有人,来啦! 一份残障人送给所有人的礼物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一加一   2013.05.15 12:28  浏览425

《有人》杂志,是一加一的自留地。我们把想说的、能说的和要说的,留在这里,有人来啦,我们就送给她;当她转身离去,我们轻轻地说:“有人,来啦,您慢走。”就这样,迎来送往。有人,来啦,穿梭在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里。不信?请看:

躺在摇篮中的婴儿听到妈妈轻柔地呼唤,只能皱起一张精致小脸,尽管不满,但无法反抗。摇篮中的自娱自乐被打断,不停地在一个又一个陌生的怀抱里传递,听着听不懂的夸奖,被摆出各种奇怪的姿势,连哭闹这种利器都无法打消这帮人的积极性,身为宝贝,不胜其烦。这家添丁,有人,来啦!

明月高悬的夏夜,蛙声一片的田野,一群孩童低头弯腰、蹑手蹑脚地绕过地头的草棚,偷偷潜入瓜田,动作灵敏而熟练,如同鲁迅笔下的猹。但,突闻得这一声高喊,刚才还整齐的队伍顿作鸟兽散,要是跑得慢了,挨上同村大叔的一顿棍棒是难免的。不过,跑得最快的那个男孩子,回头看到邻家的小女孩一脸惶急地落在了最后,尽管心里也害怕大叔手上的大棒,还是跑了回去。这是儿时的童真,即使有人,来啦!

坐在窗明几净的教室里,渐渐地少年会厌倦了这个缺乏个性的地方。上课偷看小说,被老师粗暴地没收不止一回两回。因此,同窗的友谊就在这种患难中逐渐深厚起来,每每听得旁边低沉而急促地提醒,迅速地将书塞回抽屉并将早已翻开的课本拖至眼前,一脸若无其事地面对讲台上走下的老师,窗外偷偷露出头来的班主任,是少年加满技能点熟练度暴表的精通技能。有人,来啦,才够哥们儿。

校园里的树林、后山或者阴暗角落,是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们最爱流连之处。并头喁喁,紧密相拥,耳鬓厮磨,相濡以“沫”,道不尽的温柔缠绵总是会让人忘记了时间。在这种忘我的状态下,女孩子往往还会保持着一份清醒与警惕。一来是男孩子不可以太过份,二来嘛,就是在有不速之客“路过”时,能及时发出这声含混的惊呼。当然,要是男孩子转头四顾,并未发现来人,也要知情识趣,不可需索无度。有人,来啦,只是个幌子。

办公室里,电脑桌前,好容易忙里偷闲打开淘宝,想看看今天又有什么特价商品,瞅瞅自己盯了好久的漂亮裙子有没有降价,或者,溜一眼股票大盘,结果同事这么一声提醒,只能不舍却迅速地关上页面,装模作样地疯狂敲打键盘、点击鼠标,深刻地表示一下我很忙,以免被老板抓住扣薪水,或者留给同事不好的印象,回头还是得被老板找麻烦。有人,来啦,装是必须的。

在外奔忙一年,翻山越岭回家,其实最想的,只是静静地在这个温馨的空间里,和家人们一起享受宁静的时光。但,喜气洋洋的父母,总会满面春风地把你从房间中拎出来,应对关心你收入多少、对象几个、孩子啥时候生,各种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亲戚接踵而至。真的很想逃!有人,来啦,反而陌生了。

人到中年,何为成功,何为失败,有时候,力不从心之感,会不时地像一个魔鬼,突然地就跳出来,极力地嘲笑你。但,你怎么能甘心受它摆布。你要寻找新鲜,追求刺激,你要通过最简单的方式证明自己。你可以和情人一起,露天席地来一发,也能在狭窄地汽车后座上翻滚。可,脆弱的心脏与小兄弟,却不再能经得起惊吓了。有人,来啦,小心着凉。

我们结婚了,我们有了孩子,我们人到中年,我们正在老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开始在心中隐隐地期盼着耳边响起这声提醒。希望他们来自配偶,来自孩子,来自医院里的护士,来自养老院里的义工。有人,来啦,原来是一种奢侈。

……

我们曾经很讨厌有人来,很烦有人来,可渐渐的,我们又开始希望有人来,期待有人来。这一回,我们要跟你说一声,:“有人,来啦!”

什么人?

残障人!你们曾经和正在叫的残废人,残疾人

千万不可以远远地逃开,或者怜悯地关爱。因为这一回,来的这些人,他们将带着头文字D的速度狂飙突进,展示如同藤蔓般滋生,缠绕,蔓延的文化,多样,复杂,野生,但顽强;在轻松,调侃,放松的姿态下,解构自我的多样化生活与个性自由充满幻想的宅空间。

也许在过去的生活中,这帮子即将要闯进你的生活的人,对你来说,是一个未知数,但我们真的来了,就站在你的眼前,笑在你的耳边。

《有人》,来啦!一份残障人送给所有人的礼物!

我们,这就开始吧!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