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拆掉思维里的墙,必胜客,我们应该叫真!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傅高山   2013.08.23 15:51  浏览1031
摘要:6月初,全国多地视障人用自己的行动方式在必胜客餐厅门前展开了抗议行动,以表达对这则广告的愤怒与不满。在这个过程中,必胜客中国展现出了其强大的公关反应速度和公关能力,一面与媒体斡旋,一面尝试对视障群体进行敷衍。到本季《有人》截稿之时,必胜客中国尚未能够给视障群体一个具有诚意的道歉,各地视障人也纷纷表示,他们还将有进一步的行动,以捍卫自己的权利。

2013年4月起,必胜客中国在优酷、土豆等国内视频网站推出了一系列新产品的视频广告,其中一个关于虾球产品的广告,大体内容是:一个人问:“你知道虾球为什么总是到处乱滚吗?”另一人迷惑,前面的人继续说:“因为他是虾——球。” 视频中的屏幕上显示一个虾球戴着墨镜,拄着拐杖,旁边一个“瞎”字。而屏幕下方第二句话配的字幕是:“因为它是虾(瞎)球”。

到了6月初,全国多地视障人用自己的行动方式在必胜客餐厅门前展开了抗议行动,以表达对这则广告的愤怒与不满。在这个过程中,必胜客中国展现出了其强大的公关反应速度和公关能力,一面与媒体斡旋,一面尝试对视障群体进行敷衍。到本季《有人》截稿之时,必胜客中国尚未能够给视障群体一个具有诚意的道歉,各地视障人也纷纷表示,他们还将有进一步的行动,以捍卫自己的权利。

一加一做为中国最大的本土DPO(残障人自助组织),肩负着公众倡导和维护残障群体利益的责任,此广告一出,我们的视障成员们当仁不让,以自己的方式参与到了此次抗议活动中来。同时该活动在群体内与公众中,引发了许多争论,譬如是否过度敏感,是否内蕴阴谋等。做为亲历者,一加一的几位成员搜集整理了网络中诸多关于此次事件的质疑与疑惑,有的我们已经在媒体平台上予以了解答,有的不小心被淹没在了五毛的刷屏之中。我们觉得有必要重新梳理此次事件的始末,充满诚意地回答每一个问题,绝对不可以像必胜客中国那样敷衍塞责。因此特意将之整理成文,一来期望理越论辩越明,二来也是告诉大家,对于此事,我们会继续并一直叫真下去。至于理由为何,请看下文。
(所有提问均撷取自网络,为免引发不必要的麻烦和实名网友的隐私保护,我们将网友的ID隐去,只论理,不对人)

关于始末

有人:看不见的盲人是怎么看见必胜客在优酷上的广告的啊!
群盲:这个问题很多人问,我有三个答案,你想先听哪个我们不知道,但我们最喜欢的答案,是一位网友说的:对于必胜客虾球事件我不发表评论,但对于个别网友,个人觉得暴露了自己智力的状况:什么叫:盲人能看见广告吗???
好吧,第二个答案,我们可以使用屏幕朗读软件操作电脑,上网,只要你不把页面做得不友好,访问优酷不存在意识流的障碍,不小心听到这个广告是完全合逻辑的。
嗯,如果你非要在“看”字上叫真,那么第三个答案是,我们有比我们自己还关心我们权益的健全朋友,他们会告诉我们有这样一个广告,并且能够描述得非常突出重点。
当然,我们这个群体里还有一些地位很尴尬的人,叫低视力。

有人:你们对这个广告的哪里感到不满了呢?
群盲:OK,OK,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认真回答。
首先广告里把“虾”这个音拖得老长,摆明就是暗指“瞎”。其实我们智商都还好,你看,广告设计者生怕大家不懂他们在暗指,还专门用字幕的形势打个括号表达了一下,我们不用看就懂了他们的意思,这种情况换谁也会不爽!
其次就是画面了,一只虾戴着墨镜,手持盲杆,这么经典的形象,可不就是我们大多老盲的装扮么?姑且不论为什么老盲会搞成这种“特立独行”的形象,单就这个画面,这不摆明了在讽刺我们盲人咩!
再次,咦,好像又是三个理由呀,说我们瞎也好,画一画我们某些老盲的固有形象也罢,在很多人看来,也都在可以容忍也应该容忍的范围之内,好吧,我们忍了。可,你都活脱脱地指向老盲了,凭什么说瞎就等于乱滚呢?谁看到盲人会乱滚了?

有人:噢,原来你们不满呀,有不满你们就说嘛,你们不满必胜客当然会想办法让你们满意的,你们都说不满了必胜客当然不可能继续让你们不满意的。不可能你们都说不满了他们还不搭理你们,而你们明明很满意必胜客还非要问你们为什么不满的。大家讲道理嘛……
群盲:咔!你以为你唐僧呀!我们怎么没说,何止是我们老盲,好多看到了这个广告的健全人,都在微博上@必胜客的官博了。不要跟我们说官方微博不是正规渠道噢,后来我们开始搞抗议之后,他们的官博可是一直在代表官方跟我们沟通的。可在那之前,他们根本就是无动于衷,这,这,这,和我们老盲一样,“目中无人”哪!

有人:那你们接下来是怎么考虑的呢?
群盲:生可忍熟不可忍,叔叔可忍婶婶也不可以忍,还说啥,搞它呗。被这样嘲笑和侮辱了,你表达了不满,他还无视你,换谁也要搞他,你说对吧。

有人:于是你们就串联起来了是吧?
群盲:瞧这话说得,充满了阴谋论的味道。这让我们怎么回答呢,只能说,天下老盲是一家,必胜客摊上的,不是一个人的事,是我们一个群体的事。

有人:其实解决这件事的方法,或者说,表达你们不满的方法有很多,你们为什么都选择了在必胜客餐厅门口以行为艺术的方式进行抗议呢?
群盲:选择行为艺术,是因为它相对安全,并不激烈,充满智慧,并且成本低,媒体关注度高呀!如果不能理解我们如此精辟地归纳,推荐你回翻到前面几页,看看本季的《中国残障有人榜》…

有人:噢,那结果呢,你们达到了预期的效果没有?
群盲:很遗憾,没有。6月4日那天,在石家庄和青岛,都有盲哥们儿在当地的必胜客餐厅门口进行了抗议。必胜客中国公司反应也相当迅速,只是他们的反应让我们难以理解。一方面,他们在自己的官网上刊登出了一则不到50字的道歉声明,内容是:我们的确在创意上考虑不周,已全部撤除投放的广告。必胜客再次郑重道歉,恳请大家原谅。
另一方面又用了神奇的方法,致使燕赵都市报在其网站登载出的相关报道及所有转载的报道在短时间内在百度搜索中全数消失,大家都懂的吧!不懂的自己GOOGLE去。

有人:但是他们确实道歉了呀,并且还撤除了广告?
群盲:如果这样就算道歉的话,那我们狠狠地揍你一顿,想必只要随便拍拍屁股,跟你说声“不好意思,我没看见你”或者“我已经停止殴打你了,想必你不会生我的气了吧”,你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喽。什么叫在创意上考虑不周,他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在哪里?并且,他们背后又搞那些小动作又是什么意思呢?
认真来说,我们从这份极其简短的道歉声明中,读不到必胜客对于侮辱、嘲笑弱势群体的悔悟,而仅仅用创意考虑不周这样极其模糊的言语来应付。我们在乎的,不是必胜客的创意是否出了问题,而更重要的是他们对社会弱势群体的态度。
其次,相对于过去必胜客的母公司百胜餐饮集团的CEO就食品安全直接发表,长达数千字的道歉信,这个道歉声明能说有诚意吗?难道在必胜客的价值观中,只有事关销售业绩的事情才值得领导亲自道歉吗?

有人:于是,你们继续抗议了?
群盲:当然,我们其实要求的真不多,只是希望必胜客中国能够意识到这则广告的问题所在,能够诚心诚意地向我们道歉。面对他们这种“奇怪”的做法,6月5日,在北京、郑州、广州又有盲哥们儿表达了抗议。只是这一次,我们将诉求提得更加明确,我们想看到必胜客的诚意。

有人:那你们的诉求是什么呢?
群盲:第一,修改致歉声明。第二,停止虾球广告的投放,并公示相关书面证明,在全国性媒体上公开致歉;第三,百胜集团下属必胜客中国餐厅在其连锁网点明显处张贴其就虾球广告的公开道歉,持续时间至少与虾球广告投放时间一致。总结起来就是八个字:诚意道歉,消除影响。

有人:那他们做到了么?
群盲:致歉声明确实是修改了,不过,改得还是没啥诚意,搞得像是受了我们气的小媳妇一样,广告也应该算撤除了吧,反正我们接下来找不到了。然后,就木有然后了。

有人:那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群盲:噢,想知道呀,那天天请买都市报哈!

关于动机

有人:尽管你们说了这么多,可我们其实还是有些不理解,只是一个广告而已,你们至于反应这么大么?你们也太脆弱了点吧,真正坚强滴人才没那么敏感,以弱者的姿态来寻求尊重有意义没?
群盲:说实话,一开始,我们群体内也在争论这个问题,尤其是最初听到这个广告,还不知道画面和文字的时候,觉得它刺耳的我们,也在反思,我们是不是太敏感了。可后来知道了画面和文字,就无法忍受了。这种用歧视类语言和残障形象为广告噱头的做法,既违反社会公德,也涉嫌歧视。在很多国家,人们甚至可以在公众媒体上嘲笑讽刺总统,但绝少涉及此类内容,因为这是违法的。当然,在我们国家,这也是一种违法行为。

有人:那以后“瞎”这样的字也不能说啦!
群盲:你们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混为一谈,也不要上纲上线,公共空间内的话语传播和私人私密的聊天不同,这样的广告,这样的在公共传播中使用侮辱性用语和形象的做法,必胜客做为一个大型国际企业,他给我们的社会做了一个极其负面的示范,或许很多人看了这条广告,会更觉得以弱势群体为乐是一个再正常、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并且给公众强化了一个负面的错误的刻板的盲人形象。万一哪个小孩子以后跑上来让我们乱滚一个给他看看,你说我们囧不囧?
再说了,我们平时自己聊天的时候,会自称老盲,会互相嘲讽,这是我们在自我接纳,并且我们也从不拒绝他人善意地友好地调侃。
如果你还要追问这个问题,好吧,往后翻往后翻,这季《有人》杂志里有一篇专门解释这个问题的,看你找不找得到,找到有奖!

有人:好吧,下一个问题,你们为什么揪住必胜客不放呢?怎么不去搞赵本山,他的小品不也老嘲笑残疾人?
群盲:这个问题问得好,赵本山我们想搞来着,但搞不动呀,真不是我们妄自菲薄,也不要说我们柿子挑软的捏。因为我们的动机不在于要搞谁,我们是希望能够让大家意识到这种侮辱的严重性,并且能有成功的案例来推动社会意识的提高与进步。必胜客做为一个国际公司,相信在美国他们绝对不敢投放这样的广告。

有人:那你们为什么不直接向美国总部投诉?在美国,这样明显的直接歧视,是绝对零容忍的。
群盲:嗯,我们也想,并且如果有必要,我们也会采取这样的行动。但毕竟这件事情发生在中国,正如大家所看到的,在美国,这样的事情是零容忍,可为什么到了中国,就会出现这样的广告呢?难道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分成世界式和中国式么?
何况这个广告,从设计,到审核,到投放,到播出,里面要经过多少人,经过多少个环节,中间如果有一个人将它卡住,都不可能进入公共传播。可惜,我们非常遗憾,所有的人,在这个过程中,都陷入了一种无意识。而当我们想争取自己的合理权益的时候,还有这么多人跑出来质疑我们。所以,应该被搞的到底是谁,嗯,不用再说了吧?

有人:你们说得好听,其实就是瞎子终于捞到个机会,想讹钱吧,或者,背后有必胜客的竞争对手在指使和支持。
群盲:嘿,终于捞到个机会是真的,说实话,我们在这个社会里总被无意识地歧视与认为无能已经很久了,好容易碰上个必胜客虾球广告,我们恨不得抓住机会好好跟大家对话对话。至于讹钱,嗯,大家的思维跟必胜客的高层们还真是一样哪。在整个抗议活动的过程中,必胜客到处打听到处寻找那个唯一的“幕后真凶”,但很可惜,他们弯来绕去,也没找到是谁,看来他们得请柯南来啦。
从他们的道歉声明里也看得出来,他们其实挺奇怪,这帮子盲人根本不要钱,他们到底要闹哪样,一个道歉而已,至于搞得那么严肃紧张团结活泼么?此事定有蹊跷。

有人:其实,弯来绕去,我们还是有些无法理解,你们到底要闹哪样呀?
群盲:嗯,我们知道很多人无法理解,并且他们还会一直无法理解下去。不理解我们为什么要闹,为什么要这样闹,为什么要一直闹。如果我们愿意自己出人、出力、出物去跟必胜客协调,这条广告很可能无声无息地下架。但是这条广告下架了,能代表必胜客以后不会再投放类似广告吗?能代表社会以后不会再出现类似广告吗?如果这类侮辱视障人的宣传层出不穷,我们是否有能力、有物力去一一协调呢?显然,作为个人,作为盲人,我们真的没有。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形式,提醒必胜客、提醒社会:社会群体间,不相互侮辱,不相互歧视应该是一个常识,更应该是我们社会的底线。

有人:好吧,虽然我们不是本期主持,但,还是想套用一下那个同样应该被搞的家伙的台词,就剩最后一句了。
群盲:请记住,是社会的每个群体,互相之间,不要歧视,不要侮辱。坦白地说,有时候我们自己也会无意识,我们盲人群体会歧视聋人,聋人会歧视肢残,肢残也会歧视盲人,我们大家会歧视农民工,会侮辱性工作者,会瞧不起单身妈妈,会厌恶HIV感染者,我们把自己,困守在了一个围城之中,用歧视与不尊重筑起了一道思维里的墙,可这堵墙也会将我们变成被歧视被侮辱的对象……

有人:停,停,停,本季对话到此结束!谢谢大家的支持与关注,我们下季度再见。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