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残江湖】妥协PK坚持,现实还是梦想?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蔡聪   2013.08.29 18:07  浏览1238
摘要:在社会上沉浮多年的老张,之所以重新回到这个行当里来,更多的是想和几个志同道合的视障朋友一起,再尝试一次为自己的梦想拼搏一把。

小轩现在时常会跟着一位搞慈善的老太太去演出,但并不固定。有时候一个月四五场,有时候一场都没有。每一次,除了报销往返费用,还会有数百不等的收入。她也会不时去老太太家里串串门,带着同学去吃吃饭。
据小轩说,老太太干慈善这一行已经很久了,她以前是一个商人,人脉非常广。后来因为一场重病,愈后醒悟,开始做慈善。只是,老太太拉着大家出去做慈善的方式,很多人都不认同,包括离开了那些艺术团,尝试过主持卖药节目,保险推销,后来终又重新搞起自己的残疾人艺术团,又与老太太有过合作的老张
“老太太每次拉着我们出去,就是参加各种慈善晚宴,或者是企业年会什么的。逢场必哭,一哭就是她多么不容易,得了重病还出来做慈善。接下来自然是要提到我们这些盲人多么多么不容易,能够有今天的成就,绝对是生命的奇迹什么的。反正怎么潸情怎么来。有时候激动得糊涂了,还会把自己得的病说错。搞半个小时的演说了,我们就上去一通演,演完回来,其实也拿不到几个钱。按老太太的说法,她不是带我们出去演出的,是带我们吃饭去的,当然不给演出费。就有一次,我们接了个捐赠的大活儿,一下子收入了十万,从中牵线搭桥的她,跟我们说,她拿五万,给我们五万,这钱就不上交给她的基金会了。”
在社会上沉浮多年的老张,之所以重新回到这个行当里来,更多的是想和几个志同道合的视障朋友一起,再尝试一次为自己的梦想拼搏一把。起初他们碰到了愿意投资的老太太,自然是欢喜得紧。殊料合作之下,竟仍旧是卖残卖惨,他们便无法忍受,最终与老太太分道扬镳。
“我们组建了一个残疾人艺术团,是希望实现我们的艺术梦想,是想通过我们的努力,让更多人从艺术上认可我们。同时,我们还想为更多还有梦想的残疾孩子搭建一个平台。”
但当时也在这个艺术团的小轩,并不认同老张的看法。
“他们的分开,无非是因为分赃不均而已。其实我觉得老太太是个好人。至少她会给我买乐器,买演出服。还经常给我们买一些吃的,带我们出去演出,结交很多人。你要是觉得她给的不够,那就没法子了。”
当问及演出形式时,小轩坦言:
“老太太就在上面哭,我有时候给她伴奏,有时候等她说完再上去呗。”
至于这种形式是否让人反感,老太太做的是不是伪慈善,小轩表示:
“什么慈善不慈善的呢?老太太本来就是个商人,她当然要选择最有效的方法。何况她帮助到了我,帮助到了不少残疾人,这不是在做好事么?总比一些人光喊却什么都不做强吧!至于她募集来的钱到底去了哪里,我管不着,也没法管。我只知道,如果没有她,我就什么收入都没有,什么人脉也积累不到,也不会有现在免费的专业老师指导我深造。那么,我将来毕业之后应该怎么办?我可不想继续在艺术团里一辈子,这样根本就没有出路。即使你在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做为演员,一样没有出路。而张哥他们那边,演出太少,现在连演出费都发不出来了。”
小轩所言,确实是实情。目前老张的艺术团,能够接到的演出并不多。按老张的说法就是,他们的报价太高。一来是纯商业演出,二来视障团员的照料成本还有出行成本也会高,平时还要花钱请专业老师来给演员们上课。他们根本拼不过那些五千八千就肯拉着人去演、还有专业跑票的拉活艺术团对观众“心灵的呼唤”。何况,他们的定位,也确实还在摸索之中。
不仅在经费上有些捉襟见肘,老张目前面对的还有一个窘境:演员流失。
艺术团成立之初,老张他们依靠的是私人关系,还有梦想,拉到了一些在或官或民中颇有名气的残障演员加盟,后来又从盲校里招来了一些小演员进行培养,这其中也有小轩和小慧。
“大家来的时候,有的是拖家带口,有的是名声在外,有的是指着我们给他们未来。所以,在目前的摸索阶段,很多人,或者不认同我们的想法,或者向现实妥协,选择了离开,这也是一件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我们不能用所谓的梦想去绑架他们的人生。再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现在也很难招到小演员进行培养了,我们根本抢不过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尽管其实在那里也没有什么保障和好的出路。”

没有保障,是所有人的悲哀

小轩也好,老张也罢,在和他们聊天的过程中,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演员的未来出路问题,也谈及,即使在中国残疾人艺术团,也同样没有保障,这让我们十分费解。
大多时候,我们了解中国残疾人艺术团,都是在电视里,或者报纸上。他们国内国外到处演出,征服全世界的观众。其实这挺让人羡慕的。
国能经常出,名能经常有,想必钱也是不少的吧,毕竟上头给钱,他们演出还收费呢。
“屁咧,是挺有钱的呀,可有钱的都是那些给演员搞服务的,一个个连北京市户口都有了,残疾演员能有什么,好多连个合同都没有,就更不用提别的。”
曾经在中国残疾人艺术团里呆过的小轩,对我们的羡慕感到莫名其妙。
“那些搞后勤的,其实什么都不懂,会拍马屁就可以了。他们居然还让我们叫他们老师,他们教过我们什么?一个个的有编有户口,成天对我们颐指气使。当然,我这样说也有些偏激,这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但我真的很不服,凭什么我们演员在台上台下累死累活,最后连个合同连个保险都没有。即使是混得最好的老演员,场均演出费也就三百五,混到最后也只能离开。邰丽华嘛,有一个就可以了。”
按小轩的说法,做为残障演员,确实有些悲哀。他们不可能一直在那里呆下去,最后都要面临年纪大了,表演水平开始下降后的养老保障问题。
小轩的说法,我们在老张那里也得到了证实。因为他的团里,也有从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离开的演员。
“说实话,他们根本不担心演员的流失。这个和我当年呆的那些团是一个道理,并且现在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招的演员越来越小。他们都是直接找盲校聋校要人,你也不能不给,小孩子能懂什么,能参加中国残疾人艺术团,能出国,倍儿光荣呀!”
当然,老张也不晦言,即使目前在他们的团里面,同样未来也是一个未知数。
“如果你不是凭借自己的能力被市场所认可,那你顶多火一阵子。即使是《星光大道》的年度总冠军,也是一样。”
可,市场,还没有发展到正视残障人能力的份上。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