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真正的美女都是从困难中走出来的

作者:纪寻   2013.11.12 16:21  浏览823
摘要:当艾米穿着设计鬼才亚历山大•麦昆为她特质的木靴走在聚光灯下时,她没有想到这场秀不仅成为了她事业的转折点,也撼动了世界对美、对残障约定俗成的看法。

当艾米穿着设计鬼才亚历山大·麦昆为她特质的木靴走在聚光灯下时,她没有想到这场秀不仅成为了她事业的转折点,也撼动了世界对美、对残障约定俗成的看法。那一年,22岁的艾米·穆林斯已经在运动场成就了自己的名声,膝盖以下被截肢的她参加了亚特兰大残奥会,是100米短跑和跳远的世界纪录的保持者。不按常理出牌的麦昆邀艾米步入T台,用他疯狂的想象力将一双用木头和硬烟灰制成的靴子“刻”在了艾米的腿上。木靴巧妙地与艾米被截肢的双腿连接在一起,

TED大会的演讲上,艾米展示了她的十二双美腿,也就是她的假肢。这些假肢形态各异,高低不等。有的是是运动时用的,灵敏而富有弹性;有的是平日生活佩戴的,轻巧舒适;有的则是走秀时展示的,凸显了腿部优美的的线条;还有的,如麦昆设计的靴子,分明就是一件艺术品。有了它们,艾米不仅可以驰骋于田径赛场,自信地在天桥绽放,演电影拍广告,更可以随心所欲改变自己的身高。对艾米而言,被截肢的她反而拥有了最完美的腿型,劣势成为了优势,逆境成为了转机。人们甚至开始有些嫉妒上帝给她的礼物。

可当我亲眼见到艾米的时候,才感受到她光环背后的决心与意志。在2011MaD香港年会上,身材高挑的艾米自信满满地走向演说台,佩戴假肢后的她看上去与常人无异,但因为身体重心向上移,她走路的步伐显得十分“飘渺”。没有小腿的她必须依靠臀部的力量吃力地行走,这令她的臀部和大腿肌肉比其他地方更发达,因此她的身材也颇令人羡慕。

她是一位坚定的残障权利意识倡导者,一个充满了野心与梦想的女孩,但同时她说:“我所有的野心只是把‘残障’从我的简历中拿掉。我希望当别人介绍我的时候,会说‘艾米是一个模特和演员’,而不是说‘她是一个残疾人模特和演员’。”如果社会可以平等地看待残疾人,将他们视为社会的普通一份子,又为何非要清楚地划分界限,用“残疾人”这个定语来定义他们的职业与身份?如今,维基百科上关于艾米的介绍提及了她截肢的经历,但明确的表示:艾米·穆林斯是一个演员、模特和运动员。

艾米也是一位女权倡导者。残障女性在社会中所受到的压迫是双重的,跟男性相比,女性获得了更少的教育与培训资源,就业和自我发展的机会。而缺少话语权和自我表达意识使她们的地位更加岌岌可危。在“重男轻女”、“男尊女卑”观念横行的亚洲,残障女性受到的社会歧视尤甚。“以貌取人”仿佛潜规则一般深入人心,残障女性被认为是不美丽的和没有吸引力的。在这一社会观念的影响下,残障女性对自身的认同感也随之下降,而放弃了追求美丽的权利与机会。

可是,什么是美?为什么“美丽”只能够有一个标准?即便是外表的美丽,也可以是多元化的。没有双腿,戴上假肢站在T台上,面对全世界的艾米展现的是力量之美,创想之美,超越之美,同时也是女性之美。谁能说拥有十二双美腿的她不酷呢?谁又能说能够享受这种精彩的她不值得羡慕呢?

艾米在用艺术探索生命的形态,当残障遇上女性,它可以晒出一份独特的精彩。

艾米被《人物》杂志选为全世界“最美的50人”之一,并被巴黎欧莱雅命名为该品牌的全球形象代言人。这是对她的“美”的认可,更是对她勇敢打破传统追求美丽与平等的嘉奖。同样身为女性的我在她身上找到了自我的认同与骄傲感:不需要因为别人眼中的“缺陷”而自卑,不需要被固有的社会观念绑架,为自己骄傲,勇敢的展现自己,我们每个人都会是美丽的。这种美,源于我们的智慧与态度,独一无二。

追求独立与自尊的女孩会经历更多的困难,但这些痛的体验让她们走向成熟,真正的美女都是从困难中走出来的。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