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我的就餐之困

作者:金玲   2013.11.12 17:22  浏览740
摘要:有很多时候,是残障人士自己给自己设置了融入健全人群体的心理障碍。放下这些顾虑,以跟朋友交往的平常心去看待另外一个群体,事情可能会简单许多。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在很多人看来,能够有饭局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我在一加一工作的这些年,经常会因为参加各种各样的会议、讨论或培训而出入于各类的饭店,很多同事都羡慕我有口福,可我却因用餐时的困扰而有苦难言。

在家里时,父母,爷爷奶奶都会因为我视力不好而处处让着我。吃饭时,会把我最爱吃的饭菜摆到我面前。我自然是毫不顾忌地胡吃海喝。可是在饭店里,菜都摆在桌子的中间,我根本就看不清盘子里放的是什么。有时候,坐在旁边的人会帮我夹菜,我心里会特别感激,不好意思让别人因为给我夹菜而耽误了自己吃饭。所以总是会以比平常吃饭慢好几倍的速度来吃,有时候一根南瓜条我能分成3口吃。总之,就是让自己碗里的吃的总保持一个较多的状态,这样,不至于让给我夹菜的人太有压力。除了在乎吃饭速度外,我还会比较担心自己的吃相,尤其是害怕别人在我刚咬一口东西的时候跟我说话,特别是那种一口咬不断的东西。最让我觉得难以处理,不知道是应该慢慢吃下去好,还是要先咽下去。

有时候,没有人帮我夹菜,我只能硬着头皮,凭着筷子的感觉去夹。但有些菜比较滑,特别难夹。23次都夹不上来之后,我就会主动放弃了。为了显得不那么呆板,我便会端起杯子假装喝水。所以一顿饭下来,我还是会肚里空空。

另我苦恼还有,越是担心给别人造成麻烦,我就越不会用筷子,还会时不时地出现把筷子碰到地上,或者把水杯碰洒等情况。非常窘迫。

我反倒觉得跟盲人朋友一起出去吃饭更放松,我还会乐此不疲地帮一些全盲的朋友夹菜。像涮火锅这类的事情居然也能搞定。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离健全人这个群体太遥远了,或者是把健全人的帮助看得太珍贵了,这么跟人家见外,就自然不会融入人家的群体中去。这一点,我的很多全盲同事倒是做得非常好,尤其是全盲的男性朋友。他们似乎不怎么拘小节,有什么需要健全人帮忙的地方便会提出来。他们说话风趣幽默,让周围的人都愿意主动地为他们服务。这恰如志愿者的精神一样,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找到乐趣。

最近,在美国盲人协会杂志的知心姐姐这一版块上看到了一封读者来信。恰恰是在咨询应该怎么跟别人一起就餐这件事。知心姐姐告诉他,有时候餐桌上是摆好了用餐人的名牌的,这个时候需要找人帮他看一下。如果桌上没有名牌,则可以在找到一个空座位后询问这里是否有人,自己是否可以坐在这里。落座后,可以跟周围的人聊天。聊天的内容不要都集中在视力障碍这个问题上,以免让大家觉得视力障碍人士只是对残障的事情比较了解,对其它圈内的事情便一无所知。

这封信虽然比较短,但给我的启发却很大。其实有很多时候,是残障人士自己给自己设置了融入健全人群体的心理障碍。放下这些顾虑,以跟朋友交往的平常心去看待另外一个群体,事情可能会简单许多。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