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浪】书痴的自白

作者:皮特•怀特   2013.11.13 10:50  浏览918
摘要:我有着书痴的所有感观,渴望—闻一闻书页的味道,听一听打开新书时发出的噼啪声,愉快地摸一摸书脊,当然更重要的是获得阅读的满足。

我有着书痴的所有感观,渴望—闻一闻书页的味道,听一听打开新书时发出的噼啪声,愉快地摸一摸书脊,当然更重要的是获得阅读的满足。

皮特·怀特英国 视障 BBC广播节目主持人 /

春鸭 视障 踏浪电子杂志 / 翻译

我一碰到普通印刷的图书就会产生本能的抵触感。我先天失明,因此,阅读对我来说就是盲文。图书带给了我快乐和满足,但也冲垮了我不为不能拥有而悲伤的原则。盲文图书在总出版物中所占的比例还不到1%,所以喜好阅读盲文的盲人们无法在世界文学的宝库中自由地选择。公道地说,经典作品还是有的,比如《荒岛光盘》,莎士比亚的作品,《圣经》,以及之后出版的盲文超过百册的单本小说,但这些图书绝非儿童读物。

记得我读书的那所盲校有个盲文图书馆,图书馆里的藏书是《知名五人帮)、《比利·巴特》、《淘气小威廉》、《佩勒姆·G·伍德豪斯》和《詹姆斯邦德》。

这真是一种折磨——大量的图书能吞没你,但又无法像明眼读者那样享受阅读的饕餮盛宴,开始就是结束,又伴随着对于无障碍阅读的无限遐想。这就是我对明眼图书以及书店爱与恨的开始。

我记得和妈妈一起走进书店,用手指滑过书架,让图书的边缘掠过我的指尖。这是《五人蹦极跳》还是《学说唱的威廉和歹徒》?长大后,虽然我读的书已经换成了伊尼德·布莱顿、里奇马尔·克朗普顿和弗兰克·理查兹的作品,但情况丝毫没有改观,我仍然读不到塞巴斯蒂安·福克斯的最新小说,庸俗的成人文学和政治传记。我有着书痴的所有感观,渴望—闻一闻书页的味道,听一听打开新书时发出的噼啪声,愉快地摸一摸书脊,当然更重要的是获得阅读的满足。

饱受争议的科技革命终于给了我期盼已久的答案——读者可以按自己的需求订制盲文书,目前,软硬件的完美结合使扫描图书已经成为了可能。把买来的书扫描后,便可以通过盲用读屏软件或打印成盲文进行阅读。这样,即便在午饭时,也可以享受到阅读的乐趣了。仅仅如此,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更令人惊喜的是,即便不借助电脑,盲人也可阅读电子书。你可以把电子书下载到闪存卡里,然后把闪存卡插入便携式盲文阅读机里进行阅读。一张小小的闪存卡可以保存几百本图书,按个按钮就能显示出图书的内容。我知道这不是什么新设备。这一设备问世至少也有15年了。

现在,我已成了温彻斯特书店的常客,尤其是书店里为数可观的二手书,更是我猎取的目标。是的,我的目标主要是二手书,因为这可以抑制我无休止的购书欲望。这很像在糖果店里的孩子,尤其是那些不能买大量糖果的孩子。买二手书是唯一不会让我因购书而破产的方式。

我真怀疑自己是个不同寻常的图书浏览者。我需要有人帮我找到我需要的图书分类,帮我念书名和书评,甚至帮我念书的开头部分。这些都是个典型的图书浏览者干的事情,但肯定不能大声。

以前印制盲文书的决定权总是掌握在相关的委员会手里,他们选择图书时恐怕和我一样随意。一时间,我读书的冲动得到了释放。我找到了辛西娅·阿斯奎斯的灵异故事,1955年南非人在英格兰的生活,以及记得不太清楚的第一部板球系列丛书。

然而,我的阅读还不够完美。扫描图书耗时又乏味;印刷风格和大小的变化同样会影响扫描的质量,而这又需要经过精心地编辑才能使扫描的图书易于阅读;此外,如果有人升级了软件或操作系统,就会让我无法扫描。

对于在制作电子书过程中产生的问题,出版社、作者和其他机构应该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我们是否有办法既让盲人买到或借到想看的电子书,又不让出版业在盗版的风暴中蒙受损失呢?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