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声】有人提问,有人回答2013年 总第02期

作者:一加一   2013.11.13 17:17  浏览625
摘要:哈佛大学法学院首位先天性听力与视力双重障碍的学生Haben Girma,3月份曾到北京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访问,他们与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师生、残障人士以及相关法律工作者、特殊教育从业者开展交流。

【编者按】哈佛大学法学院首位先天性听力与视力双重障碍的学生Haben Girma3月份曾到北京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访问,他们与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师生、残障人士以及相关法律工作者、特殊教育从业者开展交流。上期《有人》杂志对话Haben后,有人,提问啦!

提问:为什么我们要一视同仁地对待你呢?

Haben这个问题问的真好!你应该让一个秃头的人假装有一头长长的秀发吗?你应该要求他去上被隔离的学校吗?答案当然是不。盲人有时候确实需要帮助,尽管这种情况比你想象中要少得多。没错,盲人与有正常视力的人确实不同,但是这些不同的地方比你想象中少。盲人只是没有视力。这当然会比较麻烦,但是这也只是没有视力而已。认为残障人一无是处的假设是平等最大的障碍。既然盲人和有正常视力的人基本没有什么不同之处,社会自然应该同等对待。

提问:美国有盲道吗?

Haben:没有,看到北京的盲道我们感到非常新鲜。

北京许多人行道上都铺设有盲道。美国的情况很不一样。美国政府将资金投放到手杖出行和导盲犬的培训方面,鼓励盲人自己出门。

中国在盲人的技能培训上还非常欠缺。尽管一些低视力学生可以进入普通学校在家人和辅助科技的帮助下受教育,但是盲文和手杖出行的技巧却只在盲校教授。北京盲校的高年级生有两个专业可供选择:钢琴调音和按摩。盲校的高校长对怎样教导听力和视力双重障碍的孩子很感兴趣。Haben解释说,这样的孩子可以学习手语进行交流。拥有视力的聋哑儿可以通过视觉分辨信息,听力和视力双重障碍的孩子可以把手放在做出手语的人手上,通过他们的手获取信息。目前听力和视力双重障碍的孩子在中国还没有办法接受教育,他们希望未来能够看到这样的。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