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大家都有病 人人都有用

作者:顾远   2013.11.26 10:47  浏览917
摘要:十年前,三位在英国爱丁堡大学学习艺术的女生发现彼此拥有一个共同的信念:每一个人都是重要的(Every person counts)。这个信念后来变为了一家名为EpicArts 的慈善机构,致力于用艺术来帮助残障人展现自己,用艺术来促进残障人与健全人之间的理解与融合。

十年前,三位在英国爱丁堡大学学习艺术的女生发现彼此拥有一个共同的信念:每一个人都是重要的(Every person counts)。这个信念后来变为了一家名为EpicArts 的慈善机构,致力于用艺术来帮助残障人展现自己,用艺术来促进残障人与健全人之间的理解与融合。他们把专业的艺术工作者组织起来作为志愿者,到社区、学校、孤儿院和康复中心帮助残障人学习舞蹈、绘画、表演和各种手工艺。在这些活动里,残障人找到了自信和快乐,掌握了一技之长,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了自己同样具有无限的潜能。而身边的人也开始意识到,除了“残障”,他们还可以拥有其他的身份,成为各种不同的“人”。

在英国像EpicArts 这样培养发掘残障人艺术天分的公益机构还有很多。最早也是最著名的要属伦敦的砍兜口舞蹈团(CandoCo Dance Company)。很多中国人可能是在08 年奥运会闭幕式的“伦敦8 分钟”里第一次知道这个名字,而事实上,从1991 年成立至今,由这家舞蹈团的残障和非残障舞蹈者表演的现代舞便一直在伦敦这个世界艺术之都的舞台上占据着一席之地。他们的表演所展示的不仅是舞蹈可以是什么,也是在告诉人们谁可以舞蹈。

岂止艺术可以展现残障人的天分,在英国残障工作者联合会(Disabled Workers Co-operative)的数据库里记录着各种残障人所能提供的服务,从管理咨询、计算机编程到音乐辅导、健康陪护,甚至还有社区义务驾车接送服务!残障并不意味着残障人没有能力,残障也并不妨碍他们做出同样出色的工作。

但在国内,更多时候,我们消费残障的还是在于同情,并没有想过给残障人更多机会。这种限制,来源于我们的观念。

我在讲课时曾不止一次地出示过一幅图,一张白纸上有两个黑点。每一次我问起在这幅图上可以看见什么时,得到的回答都是黑点而不是白纸。而每当我问起提到残障人首先想到什么时,得到的回答大多是“行动不便、需要照顾、同情”等等,鲜有尊重。

在伦敦的街头,因为各种无障碍设施齐备,所以不时可以看见残障人坐着电动轮椅独自逛街。从旁经过的行人并不会给予他们任何特殊的关照,而这恰恰是对残障人的尊重。

仅仅是尊重还不够,在现代管理理念里,有一条基本的原则叫作“用人所长”。同样的时间精力,用在发挥一个人所擅长的能力上要远比去弥补一个人所不擅长的能力要更有效益。这个看起来浅显的道理在实践中却经常被忽视。从孩童时努力不要偏科到长大成人后眼睛总爱盯着别人的缺点,我们似乎总是在用“完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和他人。台湾漫画家朱德庸有一组漫画,标题叫“大家都有病”,这标题起得真好。既然谁都不完美,那不妨将眼光多放在彼此的优点长处上,于是大家都轻松,也都能做得更好。

在发挥残障人的潜力时,需要的是同样的观念,把关注点放在“可以做什么”而不是“不能做什么”上。从“残废”到“残障”,从“正常人”到“健全人”,改变的不应该仅仅是表面的文字,更应该是深层次的观念和行动。残奥会不常有,残障人却一直存在,从意识到这种存在,到能够平等的对待,再到关注所长,知道大家都有病,但人人都有用。这是对待残障人,也是对待任何与自身有差异的人群时认知发展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所处的位置,对个人而言,是教养程度的体现;对社会而言,也是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体现。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