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有人,咋管?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一加一   2014.03.07 16:34  浏览1102
摘要:2013年10月1日零点的钟声敲响,11万人在天安门广场等待观看升旗仪式的过程中,迎来了一场暴雨,遗留下了五吨垃圾。国人惊呼:有人,得管! 与此同时,另外一件更令世界瞩目的事情终于发生——美国联邦政府停摆。

2013101日零点的钟声敲响,11万人在天安门广场等待观看升旗仪式的过程中,迎来了一场暴雨,遗留下了五吨垃圾。国人惊呼:有人,得管!

与此同时,另外一件更令世界瞩目的事情终于发生——美国联邦政府停摆。

政府停摆,在国人看来,肯定是一件严重到丧失安全感的事情。但事实上,美国联邦政府停摆,给普通美国公民带来的影响是:

368处国家公园随之被停摆,数百万游客将国家公园、国家动物园和国家博物馆从度假目的地中划去;联邦移民局休假,等护照等签证的人,只能继续等待;华盛顿特区的垃圾将无人清理,准备向联邦政府贷款买房的人只能继续忍耐;联邦公务员可休无薪长假,军队继续上班,邮政包裹照寄,最关键的是税务照收。

政府停摆带来的影响居然如此,看起来似乎很不可思议,也挺像个笑话。但这已不是美国联邦政府历史上第一次停摆。国人惊叹:有人,不用管!

事实就是如此,一切都是源于美国的联邦制度,大多数美国公民的日常事务,由州政府、县政府、市政府就可解决。

在这里我们产生了一个不太恰当的联想,那就是我国古代基层乡村自治机制。县以下没有行政机关,主要靠乡绅、里甲自治。不管城头如何变换大王旗,除非是土匪上门抢粮抓壮丁,乡村的秩序一般都不会受到太大影响。有人,真不用管。

两种情况的联想与列举,我们并非是想例证“没有人管,社会一样”能够稳定持续地发展。美国公民也好,中国古代乡村的农民也罢,在政府停摆、官不下县的背后,都有一套能够自行运作的礼与法,将秩序紧密地维系起来。不是为了约束,只是为了在某一套规则下,实现对每个人相对的公平。

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超市里的东西你拿了不付钱,没有人管;地里种的粮食人家可以随便来吃,没有人管;走在路上,可以随意被人杀死,没有人管;呆在家里却能被人轻易地破门而入,没有人管;有人生病了,没有人管;有人想上学,没有人管……那么,想必这个社会早已人心惶惶,或者是一片茫然了吧。那有人,应该咋管呢?这是个《有人》暂时还解决不了的课题。

话说回来,在中国,残联的职能是“服务、代表和管理残障人”。一般我们能看到的最低级别,就是县残联。但实际上中国最贫困的残障人,大多都生活在农村。这批残障人,要说没有人管,绝对不然。村里可是有村长,组里可是有组长的。可每当我们去到农村采访时,如果在当地没有一个残障人的自助组织,就很难找到村里的残障人,或者说是很迅速地了解他们的情况。

不过,前段时间去云南农村,我们在当地见到了这样一个组织模式。每个村里,由村长、村里的残疾人联络员、富有的残障人及其亲属、健全村民组建起了一个村残疾人协会,负责平日里处理残障人相关事务。说来其实也简单,无非就是统计一下残障人的情况,建立一个档案,宣传一下优惠政策,传授一下致富技术,做点服务与帮扶,在有需求的时候,向不下乡的县官反映一下。

似乎做的事情并不多,但我们看到的当地的残障人,大多都并非生活在贫困之中。他们充满自信:有人养猪,有人种烤烟,有人开小卖部,有人开火锅店。他们不担心出门被人歧视,因为村里总有大喇叭在喊不要歧视残障人;他们不担心自己不懂残障,耽误了自己的康复,因为有人会请来康复专家给他们做评估与辅导;他们有了疑问与需求,也有人可以解答。

他们比较多的感慨是:以前没人管,现在终于有人管了!但这里的管,不是说给他们制定了无数条规则来对他们进行约束,而是一切需求都有可以得到反馈的地方。哪怕这种反馈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美国联邦政府停摆,美国公民并不担心,因为他们的需求能够得到反馈;中国古代的农村,充满土豪与剥削,但规则与秩序、需求与反馈,有人管理与维护。当然,这样的论调,剥离开了复杂的背景,忽略了很多其他情况,未免过于简单粗暴。但中国的农村残障人,不应该被遗忘;或者出现在我们脑海中的,是模糊的群像。

有人,有自己的需求,需要得到反馈。有人,得管!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