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聋眼】听不见不等于听不懂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高源   2014.03.15 11:00  浏览817
摘要:最近发现一件事,或者说是这件事发生了很久,是最近才开始引起我关注的,这就是,很多人或自然或不自然的把“听力语言障碍”与“智力不高”划上等号。(请相信我,绝对没有歧视智力障碍的朋友们的意思,我只是想说他们将我们的理解能力降回了幼年。)

最近发现一件事,或者说是这件事发生了很久,是最近才开始引起我关注的,这就是,很多人或自然或不自然的把“听力语言障碍”与“智力不高”划上等号。(请相信我,绝对没有歧视智力障碍的朋友们的意思,我只是想说他们将我们的理解能力降回了幼年。)

前不久要出差去香港,自然要去办理港澳通行证,担心自己在办理现场不能与工作人员进行很好的交流,特意在网上查了一下办理方法,带好有效证件我就去了公安局,对于第一次申请通行证的我来说,表格果然如预期的一般“复杂”,也如预期的那样,我确实有个内容不知道要怎么填写,战战兢兢地拿着表格去找工作人员,那位警察姐姐正襟危坐一脸严肃的盯着我走过去,我指着需要指导的那一个栏问她填写方式,“@#%#……”是的,我依旧如预期那样的没有听清,“不好意思,我听力不好,您稍微大声一点说好吗?”这句台词我基本上每天都要说一遍,保证熟练又恳切,“啊!”这声“啊”里我显然听到了“恍然大悟、原来如此、终于来了”的感觉,不过“终于来了”是怎么回事?!我正在迷茫的时候,这位姐姐拿起了我的笔和户口本,三下五除二的把表格填完了,并且还一项一项的给我解释为什么这么填,如果现场有人提供动画效果的话,我希望帮我把头上弄一串“哇哇”飞过的乌鸦,“谢谢您,但是我除了这个栏目以外,其他都会填”,姐姐显然不相信“这个表你能看懂吧?”“我想我应该能看懂……”我点着头(请帮我再在头上画三条黑线),然后我又拿了一张空白的纸,重新填了一次表格,在姐姐真诚的眼神注视下,我一句解释都说不出……

如果说,不常接触听障人群的人会不了解情况,我还能理解,但是,我发现,就算是参与残障工作的人,对“我们”也存在着这样的误解。单位来了一个年轻的实习生,恰好与我住在同一个房间,从她来的第一天,发现我听不清她说话以后,她就再也没有主动与我交谈过,月尾,宿舍里清算水电费,负责这件事的同事恰巧当晚有事外出,次日清晨,同事向实习生追要水电费,顺口问了一句:“你昨晚把钱给高源不就好了?”实习生:“她又听不见,什么也不懂。”我听到这句话真是哭笑不得,原来大家都觉得听力障碍的人就会智商不高。

《有人》是个好地方,我终于有机会跟大家说,听力障碍确实会影响信息接收,而且障碍程度越高,接收信息越慢,但是听不见并不等于听不懂,只要我们能把信息接收完全,我们完全有能力进行信息处理!

当然,这种事情存在与各种残障类型之间,说到底还是对残障人士不了解,不懂得各种残障类型的特点,说道这里,我不由得想跟脑瘫的朋友们握个手,我想你们比我的感触更深吧?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