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路】“阴”差“阳”错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汪玉容   2014.03.15 11:00  浏览780
摘要:故事得从我接到南京特教学院的录取通知书说起。话说那天清晨,邮递员送来了我企盼已久的录取通知书。欣喜若狂的我第一时间向老爸汇报了这个好消息。吃完午饭,本以为老爸会和大家商讨有关我入学的事,意料之外的是,老爸斩钉截铁地说:“不准去!”仅三个字,从这一顽固派口中说出,便如圣旨般不可违抗。仅三个字,却把我满心的欢喜扼杀得灰飞烟灭,激愤与不满随即乘虚而入肆意扩张

故事得从我接到南京特教学院的录取通知书说起。

话说那天清晨,邮递员送来了我企盼已久的录取通知书。欣喜若狂的我第一时间向老爸汇报了这个好消息。

吃完午饭,本以为老爸会和大家商讨有关我入学的事,意料之外的是,老爸斩钉截铁地说:“不准去!”仅三个字,从这一顽固派口中说出,便如圣旨般不可违抗。仅三个字,却把我满心的欢喜扼杀得灰飞烟灭,激愤与不满随即乘虚而入肆意扩张。

“为什么?当初填志愿时您不管我,让我自己看着办,如今,通知书都送来了,您为么子(湖北方言,为什么之意)不许我去?”嚎出这番话时,我已脸红脖子粗。这是我第一次这样大声并理直气壮地质问老爸。

“你上了大学又能怎样?毕业之后去小餐馆给人刷盘洗碗都不会有人要。人家健全大学生都不好找工作,何况你眼睛不好。”说完他便摔碗而去。

是这样么?我就这么一无是处么?——我在心里问着自己。

不,我不是,我相信我什么都可以!

可连我爸都不信我!

意乱心烦的我,也不管夏日的晌午,烈日炎炎,只想一个人出去走走。

我漫无目的地游走在田梗上,不知不觉的。却走到了一片坟地。定定的看着那些墓碑,对于碑上所刻的名字,我一无所知。大概,除了他们的亲戚朋友,不再会有人记得他们了吧,他们走了,最终只留下了一块不为旁人所知的再普通不过的墓碑。

话说人终有一死,若死了之后世人却不知道你曾活过,走了,才发现,人们根本不知道你曾来过。N年之后,想必我也落得如此结局。甚至,连块墓碑也没有。那就真的一无是处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也意识到,夕阳已要西下,我站在这个地儿有点吊诡。

不行不行,我需要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可以平淡但绝不能平庸。我得活出我的价值,至少让我爸深刻认识到我这个低视力是有用武之地的。为了这一终极目标,我毅然决定要“抗旨”到底,想尽一切可以想的办法来维护我受教育的权利。心动就马上行动,于是,我速度地迈着坚定的步伐往回走去……

接近村口时,我有点蒙。只听全村的人都在呼喊我的名字。奶奶远远地见我回来,便冲过来一把抱住我,说:“你走了,我怎么办啊!”我虽看不清她面上的表情,但能真切的感觉到那哽咽的语气。思量之下,我顿觉恍然。原来大家都以为我要轻生,哪知我只是出去散散心,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然后,奶奶乐呵呵地告诉我老爸同意我去上学了。我又惊呆了,还没开始抗旨呢,一切都结束了。窃喜之余不免有些惭愧,让大家为我担心了。

两年过去,尽管因为教师资格考试受限,我被迫转系学习康复。但老爸已不再觉得我毕业之后会没人要。

再回首,我深深地意识到:即使当初没有这出阴差阳错,我也会坚持到底。他们认为我的想法是错的,那只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如果我轻言放弃,随便妥协,那才会走上错误的道路,成为他们想象中毫无价值的人。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