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幸福不应该交付给幸运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金玲   2014.03.17 15:51  浏览967
摘要:残障的污名化,只是因为大多数健全人对待残障的态度,导致了残障人对自我的态度。这样的理所当然,造就了如此多幸运和不幸的残障人

残障的污名化,只是因为大多数健全人对待残障的态度,导致了残障人对自我的态度。这样的理所当然,造就了如此多幸运和不幸的残障人。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有时会去农村出差,会接触到很多农村的残障人士。每当看到他们的生活,我总是感慨万千,对自己现在的生活感到侥幸,也为自己之前的生活捏了一把冷汗。

在农村,很多视力障碍的孩子都没有机会上学。他们有的是被父母关在家里,不让同村的人知道他们家有残障的孩子,有的则上了几年,甚至是几天的学,就被老师劝退,说孩子的视力没有办法上学。然后他们就呆在家里放牛或放羊,或者是无所事事。女孩子大了,家里就会把她嫁给比她大好多岁,离过婚,或者是其它残障类型的人,以了却家长们的心事。男孩子长大后,有的家里花重金娶一个健全的老婆,有的会娶一位残障女性为妻,有的干脆娶不上老婆。无论是工作还是婚姻,他们都没有太多的选择。家人和乡亲对他们的态度,是压在他们头上的大山,使他们丧失了学习和工作的机会,也使他们丧失了追求更好生活的兴趣和能力。当我们与他们交流,鼓励他们应该努力争取自己的权利,努力争取自己的幸福时,他们总是或者沉默或者叹息。

每念及此,我都感到自己生活的幸福,同时又为这份幸福感到侥幸。我虽然也出生在农村,虽然视力也不好。但幸运的是,我的父母都在学校工作,他们后来调进了城里,我也就理所当然地在他们工作的学校里读书了。那个时候,我的视力还可以看到书本,直到上大二的时候我才彻底看不清字。如果我的视力从小就像现在一样不好,如果我父母不是在学校工作,如果我高考体检的时候老师没有为我说好话,蒙混过关,我是否可以学习怎么写字,我是否可以有机会学习英文,我是否可以有大学四年的体验,我是否可以结识这么多健全的同学,我是否可以有能力胜任现在的一份工作……,我不敢想。

在残障圈里,有很多像我一样幸运的人,也有很多比我还要幸运很多的人。我们可以得到学习的机会。尽管我们学习起来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要克服更多障碍,但我们知道我们可以学习,我们还愿意学习。而我们学习到的知识,又可以使我们有能力去寻找一份工作,使我们有自主的思想去应对生活中遇到的种种困难,使我们不至于因为残障而觉得生活索然无味。同时,我也逐渐明白,那些被人强加到残障人头上的障碍,其实都可以消除,只要大家的观念发生改变。

但在残障圈中,更多的是像我在农村中看到的那些人。导致他们现在境遇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的残障,而是因为人们对待残障的态度。记得有一位国外记者在采访时曾问过我,“你为什么会因为视力障碍而感到不好意思”,第一次听到这个问题时,我非常惊讶,我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谁让我视障呢?从小大家都这样告诉我,让我觉得我的视障是一种羞耻。因为视障,我不能和别的孩子一起玩耍;因为视障,我差点无法上学。

可是工作几年之后,我慢慢地发现,这并不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残障的污名化,只是因为大多数健全人对待残障的态度,导致了残障人对自我的态度。这样的理所当然,造就了如此多幸运和不幸的残障人。

假如让我重过一次,我不敢说我是否还有这样的运气。但,残障人能否找到自己的幸福,不应该交给运气!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