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原来不自信,只是我一厢情愿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杜兴   2014.03.17 15:51  浏览743
摘要:我是一个来自农村的低视力者,只读过小学,不上学之后家里给我买了两只小羊,就这样我开始了放羊的生活,渐渐的和村里的同龄人拉远了距离。平时出门的时候我总是低着头走路,看见村里的人也不爱说话,原因是我看不清他们的脸,所以也就无法分辨他们是谁了。有时候遇到其它村子里的孩子,他们还会对我说瞎子之类的话,当时的我就会去追打他们,可结果还是被他们逃了,原因是我看不清他们,所以,我经常被其他孩子欺负,慢慢的我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以后每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我总是会远远的躲开。虽然我的心里很难受,可是我能做的只有逃避。慢慢的我变得更加不爱说话

我是一个来自农村的低视力者,只读过小学,不上学之后家里给我买了两只小羊,就这样我开始了放羊的生活,渐渐的和村里的同龄人拉远了距离。平时出门的时候我总是低着头走路,看见村里的人也不爱说话,原因是我看不清他们的脸,所以也就无法分辨他们是谁了。有时候遇到其它村子里的孩子,他们还会对我说瞎子之类的话,当时的我就会去追打他们,可结果还是被他们逃了,原因是我看不清他们,所以,我经常被其他孩子欺负,慢慢的我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以后每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我总是会远远的躲开。虽然我的心里很难受,可是我能做的只有逃避。慢慢的我变得更加不爱说话。

随着我的长大,和我玩的最好的一个朋友出去打工了。他在省城的一所大学找了份保安的工作,一个月能挣三百多块钱,这对于我们农村娃来说已经是很不错的收入了。他也经常会给我写信,他很想我也能在省城找份工作,这样我们就可以经常见面。我知道我自己的情况,我又何尝不想出去挣钱呢?可是有谁愿意找个视障员工呢?我记得在我们隔壁村子里有个算命的盲人每天走村串户为大家算卜吉凶,抽签解挂。我听妈妈说,在我眼睛不好之后,奶奶也为我抽过签,算过命。那时候才三岁的我并不记得,只是后来听妈妈说,卦象说我以后衣食无忧,媳妇也能找到。也许当时的抽签算命对我们家来讲,只不过是一种安慰吧!因为,村子里大多数的人都认为我应该像隔壁村的那个盲人一样,学个算命的手艺,这样将来才能养活自己。其实,他们的想法也不错。当时村子里的同龄人“除了上学的”都已经出去挣钱了,而我除了去地里干点农活剩下的也只有羡慕嫉妒恨。渐渐地我变得越发沉默。

有时候命运的转折,在猝不及防间就悄然来临。记得那是1998年的7月份,那年我才十九岁,远房的叔叔给我介绍了一份种花的工作。工作的地方是省城的一家房地产公司。公司有个种花的基地,专门为公司培养花卉,为每年的“五一劳动节”和“十一的国庆节”、提供花卉需求。然而在这里工作的人大多数都属于临时招聘的员工,到了冬天他们也都会离去,有些干得好的也许会被留下管理大棚,而我,就是那年招的临时工之一。

等我来到这个陌生而又期待的城市后,激动和惊奇的心情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我依然不爱说话,还是会低着头走路。原因是害怕别人会看我的眼睛,所以不敢抬头。在单位里大家也都和我保持距离,说话都害怕我听到。每到星期天领导会简单的安排一些工作,只是大家都不会去做,只有我因为不知道能干什么,就会去把工作都做了,最后,得到的是保安说的一个“傻”字。很快两个月就过去了,我望着远方的星星想着家里的一切。不知道家里会是什么样。我肯定是留不下了,回去了该做些什么呢?心里有些失落,也有些彷徨。也许回家能找个媳妇成个家就是最大的幸福和满足了吧,我这样想着,同时,这也是农村大多数父母对孩子的愿望吧!

有时候事情总是在最不可能的时候转变,他就像女孩的心思让你无法琢磨。就在我想着回家的时候,最爱偷懒的两个同事被辞退了,就这样冬天留下看大棚的名额有了我一个。

慢慢的,我的为人处世改变了他们对我的看法。对于我这个自卑的视障人来说,使我们越来越融洽的应该是时间。大家相处的好了,不但提高了工作效率,同时,也让我收获了我人生的第一份自信。另外,还有一份敢于收获爱情的勇气。

记得那是我来这里三年之后的一个秋天,天气格外的凉爽。一个叫“亚”的女孩经常带着她姐的孩子来我们这里玩,慢慢的我和另外一位同事都喜欢上了她。我觉得我比不上那个同事,没有勇气去争夺“亚”的芳心,我只是默默地关注着她,直到我发现我那个同事同时追求三个女孩的时候,我才鼓起勇气给“亚”写了第一份情书,说出了我心中的想法。只是从第二天开始她就再也不和我说话了。而我,却依然在期盼着她的回信,哪怕是拒绝的信……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我依然没有等到“亚”的回信。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一个经常和她在一起的女孩问我,你喜欢“亚”吗?我听了傻傻的愣了许久……后来我才知道她心里是有我的,只是我却忽略了女孩子的心思,因为,没有拒绝就是有希望的象征。那个时候的我很开心,走在马路上我在不知不觉中抬起了头,看着穿梭的人群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个时候我发现并没有人注意我,更没有那种异样的目光。或者也许有,但我已不再害怕。

之后,我在大街上卖过糖葫芦、在夜市里卖过麻辣烫、在校门口卖过海报、在大学里帮儿时最好的朋友发过传单。就这样,慢慢的我在城里学会了生存的方式,找到了交心的朋友,也找到了将相守一生的另一半。

再回头看时,原来不自信,真的只是我一厢情愿!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