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请向我的拐杖道歉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解岩   2014.03.21 12:39  评论1  浏览805
摘要:小伙子,我没拄拐杖的时候脾气就爆,拄了拐杖还和人家飙车呢,但真吃亏呀!今天要是换个人,讹上你,恶心不恶心呀?别和我道歉,给你妈先道歉吧,我也不需要你的道歉,你应该向我的拐杖道歉

小伙子,我没拄拐杖的时候脾气就爆,拄了拐杖还和人家飙车呢,但真吃亏呀!今天要是换个人,讹上你,恶心不恶心呀?别和我道歉,给你妈先道歉吧,我也不需要你的道歉,你应该向我的拐杖道歉

2007年那会儿,有个记者曾问我:你还会经常想起以前的生活吗?我脱口而出:会想,但是越来越少,因为有点痛。记者问这句话的背景,是好奇一个27岁的英俊小伙儿突然拄上拐杖,是一种怎样的心情?是呀,人生黄金年龄发生这样的变故,不仅是外人,我自己也好奇为什么会这样回答?几年过去了,现在回想起来对这个对话的情景依然记忆犹新,如今如果再问我这个问题,答案是:会想的,那是当然,但是没有痛,只有记忆,是我已经经历的过去……是呀,这就是残障人,特别是后天致残人士、以及残障儿童家长的身份认同。然而,现实却总是有意无意地提醒:你可以认同自己的身份,但社会不给你认同的理由。

201311月底的一天,早晨送女儿上幼儿园,顺道去附近的小区接一个朋友。那个小区车位非常紧张,很难找到,今天运气不错,刚好有2个车位空闲,一大一小。很自然驶向大一点车位,突然发现车位中站着一位岁数大的阿姨和她的狗,放下侧窗,我示意要将车停在这里。此时,那位阿姨抱着狗,斜眼看着我,一动不动。我明白了,她在帮人占位,只好倒车,去停那个小一点的车位。正巧后面的车紧跟上来,只能挂倒档、鸣笛、摆手、说话等等各种方式,让后面的车理解我要倒车入位。

好不容易搞定停车,还没有下车,突然,从左后镜发现刚刚那个占位的阿姨和一位年轻小伙子直奔我而来,并且气势汹汹。

“你为什么骂我妈?”小伙子猛敲车窗大声叫喊,

“我骂你妈?没有呀!”我放下车窗,回答。

“你XXX给我下车,装XX,骂人还不承认……”小伙子继续咆哮。

于是,我打开车门,示意他,躲开一点,方便我拿起拐杖下车。此时,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小伙子夺过我的拐杖,跑向远处的垃圾堆,扔了进去,嘴里骂骂咧咧地跑回来。

“扔残障人的拐杖,你敢扔我的拐杖。”自以为脾气收敛很多的我,暴怒地喊!是的,那的确是在喊。拐杖,对于我们肢残人来说,就是腿,就是生命,拿走它,意味着我们只能爬,只能跳,只能无廉耻地苟且生活。

冲上去,像斗士一样冲上去,我一条腿蹦着向前,怒目而视,即便我知道,那个小伙子随便碰我一下,随便给我一个嘴巴或者一脚,我都会摔倒,但依然向前,“为什么扔我拐杖。你可以像暴徒一样打我,你可以肆意辱骂我,但你不可以拿走我的拐杖。”我声嘶力竭。

小伙子更急了,除了谩骂,就是威胁:“我抽你丫挺的,操XXX……”

自然,现场围了很多人,纷纷你一言我一语,但大多内容都是劝那个小伙子,把拐杖拿给我,只是附带一句:“你跟残疾人较什么劲呀,多可怜呀!”

这些话,彻底激发我的身份认同,TMD,什么身份认同,什么理性,什么残疾人,打一架吧!那时的我,根本忘记了,我是一个一碰就倒的残障人。

首先,电话110报警,其次,手机拍照那个小伙子和他的车牌,最后,保持身体倚靠旁边的一辆车,同时保持嘴里的污言秽语和不断重复的一句话:还我的拐杖!我已经做好一切的战斗准备,现在想起来,当真很有气魄。

不知道是报警起了作用,还是我的气势起了作用,小伙子只是骂人加推搡,并没有实质的行动,虽然我们俩的距离都可以闻到对方的体味。

几分钟后,两名人民警察驾到。“你有残疾证吗?把身份证给我。”

“先把你的证件给我看,你是警察吗?”我迅速回复道。

对方一愣,然后不情愿地拿出警官证。我知道接下来,一定不会听到好声音。

果然,“他怎么着你了?”“你想不想解决,”“你愿意告,告去。”“你们这是民事纠纷,你还想怎样呀?”人民警察先生,一边拿我的证件记录,一边说着。

“为什么拿残障人的拐杖,你怎么敢拿残障人的拐杖。”这句话,是我自始至终的回应。

此时,小伙子的气焰慢慢退缩,他妈妈也不住地劝他把拐杖拿回来,周围的围观群众肯定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安静地注视着。

突然,我高呼:“他刚才打我了,我摔倒过,腿疼。”小伙子像打了鸡血一样,再次暴怒:“我没打,你怎么摔了?”

是的,在刚刚的推搡中,我的确被推倒过,但很快我借助旁边的车门,站了起来。之所以这样说,就是挑衅,就是要激怒你,把拐杖还给我。

小伙子的妈妈着急了,抱住我说:“小伙子,都是我不对,求你了,我给你道歉,我儿子不懂事。”进而转身对她儿子说:“快给大哥道歉,把拐杖拿回来,妈求你了。”老人家知道,我那句高呼意味着什么。讹人、无赖,也许这些词一时间都从那位母亲的脑海中闪现,激得她一身冷汗。

“人民警察爱人民,警察先生,就算我刚刚有一万个理由不对,您看不出我们俩有明显的强弱对比,他碰我一下,我就倒,可您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这是爱人民吗?更何况,你们执法中,肯定遇到过残疾人,残疾人再不对,你们也不敢动残疾人的轮椅和拐杖吧!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怎么就不能给残疾人一句安慰的话呢?”当着小伙子和他妈、警察、围观群众,我一字一字地质问。

周围安静了,只有我的声音和湿润的眼眶,但我知道,我没哭。

“阿姨,您不用给我道歉,道歉的不应该是您,您儿子脾气再暴躁,他可以打我,像爷们一样,但是他怎么就会扔我的拐杖呢?”我转向那位母亲,继续说。

“如果今天我就坐地下不起来了,如果今天我就诚心让你儿子打了,如果今天我就是死活说腿疼了,阿姨,您能跑得掉吗?您能逃得了吗?”

“您儿子说我装残疾人,我真谢谢他夸我,我都给他看证了,拐杖也看了,还这样,怎么会干出扔拐杖的事情?这是为什么呀?”

“孩子,阿姨求你了,给你跪下好不好,我这儿子平时就是这样,脾气太暴躁,老爱和人家打架,今天幸亏遇到好人了,给他上了一课。”

小伙子不知道是因为母亲的恳求,还是自己突然的醒悟,跑去取回我的拐杖,一个劲儿地道歉。(此处省略500字)

小伙子和母亲不断地向我道歉,进而要请我吃饭。一直亢奋的我,也慢慢安静了下来。对警察说:“人民警察,你们走吧!我们只要一句安慰的话,有那么难吗?”

“小伙子,我没拄拐杖的时候脾气就爆,拄了拐杖还和人家飙车呢,但真吃亏呀!今天要是换个人,讹上你,恶心不恶心呀?别和我道歉,给你妈先道歉吧,我也不需要你的道歉,你应该向我的拐杖道歉!”说完这句话,湿润的眼眶有点撑不住泪水,我转过了身。

以上文字,完成于事件发生后的6小时,现在回想当真很可怕,如果当时我真的被打了,耽误工作不说,对自己更是一种伤害。

但是,为什么当时没有耍赖让他们带我去医院?为什么当时明显处于下风还敢冲上去?为什么当时没有那么顾忌脸面而胆怯?为什么当时还能想到要警官证?为什么当时那么正义凛然?

是的,我是忘了自己是名残障人,虽然社会不断在提醒我;是的,我是忘了自己是名残障人,虽然拐杖随身让我无处可藏;是的,我是忘了自己是名残障人,虽然身份认同是我的功课。

不因为自己的残障,而自卑,因为我是人;不因为自己的残障,而自弃,因为我是人;不因为自己的残障,而自怜,因为我是人。

拐杖的故事结束了,拄拐杖的我,依旧前行。每一个残障人权益倡导者都应当做一个机会分子,抓住每一次影响和改变他人的机会。

不要给我道歉,请向我的拐杖道歉!

分享给朋友: 
1 纵萧 | 2014-04-01 01:16:56   回复
就应该有这样的气魄,生而为人总以一些东西是要恪守的。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