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当“性侵”遇上“残障”,高潮注定不断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傅高山   2014.03.21 12:39  浏览974
摘要:一句话概括:“姐就是想证明自己被喜欢的人碰也会有感觉!”

一句话概括:“姐就是想证明自己被喜欢的人碰也会有感觉!

《圣诞玫瑰》是昔日玉女杨采妮的导演处女作,与其他选择稳妥的爱情题材的新人女导演不同的是,她直接将难度调整到兼具争议与大胆的最高级,一场有关司法和人性的电影,以女性的敏感和细腻,结合法庭戏所具有的精彩对抗,与人性、社会所带来的立场和影响问题,戏里戏外散发着一个女导演的霸气,虽然有青涩的地方,但整体上,玉女的处女作还是有非常多的残障权利看点的。

《圣诞玫瑰》这个片名非常有内涵,“圣诞玫瑰”是一种理疗性草药,花语象征着“犹豫”和“矛盾”,这种草药非常珍贵,却又含有剧毒,代表那些徘徊在梦幻世界和理想世界之间的人,充满矛盾心理和捉摸不定的犹豫。《圣诞玫瑰》暗指了片中的主题,也借代桂纶镁饰演的李静纸折的玫瑰花,每一朵里面都包含着期望和对世界的问责,可以说这个片名非常贴切。



还记得2012年闹得满城风雨的“桑兰性侵犯案件”,一场关于其受伤后在美生活期间曾遭理疗师性侵的法律与人权的是非持续了几个月的事件,最终这个案子以肥皂剧收场,留下一地鸡毛,和无数人在网上的议论高潮。这部《圣诞玫瑰》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于此不无关联的故事。

“真的很想剧透啊!这片子太适合剧透了但是一定要忍住啊!”之前影片在各地上映之后,有影迷就在微博上写下了这样的文字。影片的反转式结局如果不看到最后就真的没办法感受到影片最震撼人心的关键所在。


影片讲述了残障钢琴教师李静在一次例行体检后将香港名医周文瑄以性侵犯的罪名告上法庭,引起全港哗然。代表李静的检控官陈志天立誓要为她讨回公道,但被告周文瑄的辩护律师薛肇文却认为本案并非想象般简单,一场关于情与法之间的决斗拉开帷幕……


其实案件很简单,周文瑄给自己女儿的钢琴家教李静检查身体,被她控诉为性侵犯。性侵案没有其他目击者,每个人都在讲对自己有利的证据,究竟作为被告的男医生是不是真的无辜,作为原告的残障女钢琴师被被性侵有没有感觉?如此环境下的法庭辩论显得力道十足。一个以救死扶伤为主的医生,一个以传道授业著称的教师,两个很具有正能量的职业人士,在遭遇这种案件后,会一石激起千层浪,情节自然高潮不断。剧中的公众和局外的观众或者主观或者偏见的对待这个案件,在心理上都会倾向于弱者,就像我们对于残障的本能是同情的。而《圣诞玫瑰》体现的正是一种价值观上的冲突,人情是否能凌驾与法律之上,印象中的弱势者就一定是受害者吗?本片的宣传语:“性侵犯案中案,由你裁决。”和电影戛然而止的结尾留下了一个很大的空间,就像“桑兰案”最后的收场一样,必定也会引发与残障相关的争议。


此外,电影片段中剑拔弩张的法庭控辩双方对峙,混乱的庭外舆论曝光,都在传达着同一条信息:遇到这样的事情,任何人都逃不过舆论风暴的压力。特别是当控辩双方有着明显强弱身份对比的时候,比如残障和非残障之间,李天一和“酒吧女”之间,在法律审判之外,还有着舆论审判和道德审判。

最后,真相揭开,原告其实是诬陷。不过,残障钢琴教师李静的动机挺合她自己的理,一句话概括:“姐就是想证明自己被喜欢的人碰也会有感觉”。从自我角度引起了观众关于“残障与性”的无限想象,影片结尾,夏文汐饰演的母亲半路杀出,带出了李静“谁能比我惨”的身世,让高潮从司法公正的环节转瞬进入到人情帐环节。残障的女教师,饱含了世间风霜,一个渴望被爱却倍感孤独的女性,这样的身份让她在法庭上的控诉非常有力量,情感迸发的独白成就了本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段落。让电影的结尾饱含着对于残障的关怀,也饱含着整个社会对弱势群体俯视背后的愧疚。

话不多说,残障人有没有感觉,你说了不算。看片有没有高潮,看过才算!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