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路】我那“不人道”的鹰爸虎妈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叶小猫(笔名)   2014.06.12 11:31  浏览714
摘要:你的视力不好,有些能力必须从小开始锻炼。你要记得,我们可以陪你走一时,却不能陪你走一世,你总要学会独立,我们的狠心、苛刻,也是对你的爱!”

你的视力不好,有些能力必须从小开始锻炼。你要记得,我们可以陪你走一时,却不能陪你走一世,你总要学会独立,我们的狠心、苛刻,也是对你的爱!”

今年26岁的我生活在北京,有一份普通工作。我是个乐天又容易满足的人,按家乡人的说法,这叫“缺心眼”或“少根筋”。说到这儿,就会不由得想起我那对可爱的父母,因为我这像野草般快乐而又坚韧的性子便是出自“毫无人道”的他们之手。呵,那对幽默而又严肃,宽容而又苛刻,朴实而又智慧的人!他们将我置于泥沼,摔打磨练,比起前些年霸气外露的鹰爸、虎妈来绝对不遑多让!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极为偏僻的小镇,三个月大时被确诊为先天性眼底发育不全,视力只有0.08。在那个偏远落后的地方,一个天生残障的丫头对于一个对残障一无所知的家庭来说,简直就是一个灾难。幸运的是,他们没有像很多父母那样将我丢弃在福利院门口,并且选择了与大多数残障孩子的父母完全不同的抚养方式——散养!

不可否认,小时候我是个极淘的丫头,上房揭瓦,招猫逗狗,无所不干,邻里们曾对此十分不解,有时也略带责怪的问我的父母:“怎么不把小孩看好,本就眼神不济,就不怕摔了碰了出点事儿?”这时我的父母就会和他们说:“我们再怎么教,总不及她自己亲身经历,摔了也好,以后就知道了!”

除此之外,他们的教育也很另类。四岁那年冬天,母亲炒了许多大瓜子,那时我耍赖,死活不肯学嗑瓜子,却又忍不住想吃,就央求父亲剥给我吃,父亲当时什么话都没说,笑眯眯的开始给我剥瓜子。父亲剥得快,我便一直吃,小孩子的消化功能本就比较弱,再加上瓜子油腻,没人阻止我又没有节制,结果当晚我便因为消化不良吐了个昏天黑地。父亲一边拍着我的背一边微笑着说:“看,这就是不劳而获的结果!”可是,我的亲爸,您现在能多给我些人民币吗,让我再体会下不劳而获的感觉!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患上了大多数学生都有的毛病,不爱写作业。还毫不羞耻的为自己找了个理由:“爸,我是特别爱学习的,无奈练习册上的字太小了,我看不清楚。”父亲看着我,露出一个让我至今仍觉得阴森的笑容说道:“这点小事,爸给你解决了。”自此以后,我的练习册全经父亲之手,放大抄写下来,每天除了学校布置的作业外,还要额外多做一份,父亲曰:“这么爱学习,就多做点吧!”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到了十一二岁的年纪,大多数父母都会开始叫孩子帮忙做些家务了,我的父母也一样,可我却是个懒人,常常找各种理由逃避劳动。一次母亲叫我扫地,我琢磨了会儿跟母亲说:“妈,你看我这眼神也不好,扫地肯定扫不干净,到时你还要重扫是吧!”可母亲却一把将扫把塞到我手里,温柔的笑说:“没事,妈今天下午不上班,就坐在沙发上看着,你哪儿没扫干净就告诉你,一遍扫不干净两遍,两遍扫不干净三遍……”

就这样,我在他们散养而又用心的调教下慢慢长大,很多记忆都已经渐渐模糊,却还记得幼时也曾抱怨:为什么无论刮风下雪,还是深夜黎明,他们从没像其他父母那样接送过我上学放学?父亲看着我,一改平日的嬉笑,严肃的对我说:“你的视力不好,有些能力必须从小开始锻炼。你要记得,我们可以陪你走一时,却不能陪你走一世,你总要学会独立,我们的狠心、苛刻,也是对你的爱!”

说实话,这份“狠心、苛刻的爱”让我哭过、痛过、也伤过,曾因父亲劝我不必在意他人的眼光时大哭大闹,曾因学骑自行车摔得三天无法下床,也曾因学习做饭烫的满手是伤。可我的父母没有停下,我,也没有停下,直至执笔的此时此刻,我已深深的懂得并真心感激你们给予我的这份“狠心、苛刻的爱”。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