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盲人忘吧忘吧不是罪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杨永全   2014.06.17 15:21  浏览706
摘要:仅仅是我自己忘记,这并不起作用。当我坦然面对自己的时候,很多人却无法坦然面对我的坦然。当我忘记的时候,总是有人有事会不时提醒我,我是个盲人,原来我是个盲人。

前些日子,我和刀锋同学(网名)一起去ifly出差,晚上自然要和对方的小伙伴们一起吃饭。大家都是年轻人,杯盘交错下,很快席间就热闹无比,小伙伴们聊得非常开心。十几个人当中,只有我和刀锋是盲人,难免在一开始就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于是,此种场面见得很多的我们俩就趁势当起了盲人宣传大使,对小伙伴们进行盲人基本情况的“扫盲”。

小伙伴关注的第一个问题,是我们俩都是自己坐火车来的,坐火车有没有什么困难和障碍呢?显然在他们看来,盲人看不见,乘坐火车肯定困难重重,两个盲人坐火车,比三个和尚没水吃还要神奇。毕竟我们还经历过有人问我们,盲人看不见能不能在扶梯上站稳的问题与担忧,这实在算不得什么。地球都熬过一轮世界末日了,还能在新闻上看到盲人会个电脑就像地球上发现了活恐龙一样时,那才叫哭笑不得。盲人可以使用的屏幕朗读软件开始普及,在中国少说已有15年以上的历史了,做为其中一款读屏软件开发团队的成员,我们决定先从电脑说起。

当小伙伴们听说我们也是在12306上买票时,有人自然就更加惊奇了。于是盲人用电脑,盲人用触屏手机等一个个话题就逐步展开来。

在跟ifly的小伙伴交流中,一个晚上,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即使一开始他们好奇我们盲人的世界,但也仅是一种技术宅对不了解事情的探索,解释清楚后他们不会叹息也不会怜悯,只会想着如何能够在日后的生活中把我们遇到的障碍解决得更好。相反,我们一起吐槽12306的验证码,一起谈打车软件带来的便与不便,一起评说摩托罗拉的没落,诺基亚帝国的崩塌,一起分享从苏州到甘肃的自驾游体验……

晚上回到住处,和刀锋回想席间的热闹,我们都不自主的感叹,如今我们常常忘了自己是盲人。

若不是在特定的场合,特意的将“盲人”和我关联起来,真的就忘了这个本属于我的标签了。还记得第一次有这种感慨是在年前一次记者采访中,我被问到作为一个盲人,生活在黑暗的世界里,看不见那么不方便,是怎么样克服生活和工作中遇到的各种困难的。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原来我是个盲人。于是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生活里没有色彩”的我是怎样克服困难的呢?想来想去,竟有些迟钝,因为解决障碍已经成为一种本能,还真没注意太多。

我只好回答:首先我非常清楚的知道我是个盲人,眼睛看不见这个事实我非常接受。在接受看不见这个事实之后,我变得很坦然。这只是我生活的一种状态,我努力做我能做的事情,找到最好的解决办法,遇上现阶段凭我个人之力实在做不了的事情,我就主动求助于别人。至于困难,还能有什么困难呢?没有许多钱,没有房?好吧,这些不是幸福的本源,与盲也无关。

我想应该就是因为我能坦然的接受看不见的事实,所以才会更容易的忘了看不见这个“现实”。

忘了我是个盲人之后,我发现我变化了。每天面对我的患者的时候,每天刷微博的时候,每天发微信的时候,都不会想到盲人这个标签,都不会觉得自卑。

但有时候,仅仅是我自己忘记,这并不起作用。当我坦然面对自己的时候,很多人却无法坦然面对我的坦然。当我忘记的时候,总是有人有事会不时提醒我,我是个盲人,原来我是个盲人。

还记得在群里收到的一个通知,这样的措词其实很常见:

阳春三月,是桃花烂漫的季节,是放飞梦想的季节,在这温暖和煦的日子里,某某视频社区风雅诵与YY盲人文艺大讲堂联袂举办一场盲人作品朗诵会,邀请现实与网络中的朗诵名家与朗诵爱好者一同演绎盲人的作品。让我们一同感受他们心里的春天,让我们静下心来,一同聆听暗夜里的春光,聆听花开的声音。

盲人的春天是怎样的?

暗夜里的春天又是怎样的?

盲人的春天跟大家的春天不一样吗?

盲人和大家是两个对立的群体吗?

……

其实,盲人只是失去了视力,但并没有失去感知这个世界的能力。要说,也只是你用视觉,我用其它感觉。这不,我还知道有盲人在搞非视觉摄影呢!

何况,如今有了电脑,有了读屏软件,盲人借助于电脑和互联网,自己能做的事情已经很难数得清了。

那么,为什么还要总记着我是个盲人,为什么还要总执着我是个盲人呢?是我是盲人有罪,还是我忘了我是个盲人有罪呢?

我和刀锋讨论着讨论着,他突然冒出一句:“盲人忘吧忘吧不是罪,睡觉吧!”

嗯,睡觉!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