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榜】残障与我何干?——我们对残障的五种认知论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一加一   2014.06.17 15:21  浏览990
摘要:自有人类,是不是就有了残障人?这个问题一直就像好多地方是不是自古以来就是我国不可分割的领土的一部分一样,一直困扰着小编。不知道这个问题是历史学家的事还是考古学家的事,反正猪编告诉小编的是查无此事,但这话见到的地方很多。

自有人类,是不是就有了残障人?这个问题一直就像好多地方是不是自古以来就是我国不可分割的领土的一部分一样,一直困扰着小编。不知道这个问题是历史学家的事还是考古学家的事,反正猪编告诉小编的是查无此事,但这话见到的地方很多。就算自有人类,就有了残障人,但如果我不残障,我家的直系亲属不残障,这事在奉行家天下哲学的中国人眼里,就是一件遥远的事情。如果硬是要扯上点关系,那可以充当茶余饭后的谈资。小编小时候吃完饭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晚饭后搬个小板凳坐到一堆大人圈里,如饥似渴地吸收各家八卦。没少通过此渠道了解别家残障弟兄的事迹。岂料后来,自己半路“出家”,想必也成为了谈资的一部分,为别家饭后的娱乐作出了一份贡献。

貌似这样说,同媒体上宣传的身残志坚与大爱无疆有点格格不入,从总体上讲,对于残障人,我们还是充满关爱的嘛!

可小编千万里一直在追寻的问题,至今仍旧没有答案。在这个充满标准的社会里,到底应该如何对待残障?或者说,残障,与每一个或残或者不残的人来说,有什么干系呢?

据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阐释,残障是一个演变中的概念。所以,究竟应当如何对待残障,这个还真不好随便定论,万一被扣上个“专家”的帽子,岂非给祖上蒙羞?不过寻寻觅觅这些年,在不同的地方,从不同的人那里,小编知道了一些残障与我何干的理论,放在一起,细细品味,还能下酒。

本期《有人榜》,小编就和小伙伴们一起,来看看这些认知残障的理论。

温馨提示:理论没有高低,排名不分先后。理论冠名权属于小编,转载请注明出处,绝非专家意见!

No1.代价论

理论来源:

残疾人的残疾是为人类文明和社会进步付出的代价。没有先天弱智、先天畸形,人类就不懂得优生和近亲何以不能婚配;没有脊髓灰质炎后遗症,就没有预防这种病毒的“糠丸”;没有药物致盲致聋,就没有那么详细的药物应用和管理制度;没有工业交通事故引起的死亡和肢体残疾,就没有交通安全规则、安全作业规程和科学的救护方法。残疾是在人类繁衍及社会发展过程中不得不付出的代价。是一部分人的残缺,换来了更多人的躯体和心智的健全,换来了人类文明、社会进步。

——《人道主义的呼唤》•邓朴方

小编解析:

这话其实挺清楚的,说白点就是我的残是一种牺牲,和炸碉堡的董存瑞,被火烧的邱少云是一个性质。没有我的牺牲,就会有更多人牺牲。牺牲了我一个,幸福千万家。所以大家在幸福的时候,不能忘了残障人,得给个军烈属待遇,要照顾、要关爱,否则岂不是忘恩负义?这是我们社会主义文明国家坚决不会容许的。

小编有话:

是代价、是牺牲,那残障人自然是残次的、无用的。即便有用,那也只是废物利用,减轻社会负担,如此而已。好在,按如此理论,残障可以消灭,代价总有一天不用再付出哇!大家会不会因此好开森好振奋?

No.2 威胁论

理论来源:

当纳粹来抓共产党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

当他们来抓犹太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当他们来抓贸易工会主义者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贸易工会主义者;

当他们来抓天主教徒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是新教徒;

当他们来抓我时,已无人替我说话了。

——波士顿犹太人死难纪念碑铭文

小编解析:

看看,历史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如果你今天不照顾好残障人,那么有一天你残障的时候,下场就会跟他们一样凄惨。要是“下一个残障人就是你”这样的话响在耳畔,你怕不怕,你还对不对残障人好了?

小编有话:

这理论效力十足,能唬住一票人呢!但为了唬住这一票人,是不是咱得把残障描绘成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就像被纳粹抓去关集中营一样?这叫什么?叫恐惧诉求。结果会怎么样?大家都敬残障而远之,如果真残了,那就是天崩地裂、人生毁灭啦!

No.3 危机论

理论来源:

我国目前有各类残疾人8300万,随着中国老龄化高峰的到来、人口流动的加快和环境污染的影响,预计未来五年,中国每年将增加残疾人口250万到300万,残疾人总数将突破1亿人。按一个家庭3人计算,受残障影响的家庭将突破3亿。

——报道随处见,数据随便换

小编阐释:

不管是人口残障化还是人口老龄化,危机的背后,一脉相承的是威胁。因此,应当搞好老年人、残障人的福祉。

小编有话:

生化危机,怪病侵袭,想想都令人头皮发麻,可怕的情况不能让它出现,应对是一方面,最重要的还得是预防与消灭吧!

No.4 排斥论

理论阐释:

社会排斥是某些个人由于贫穷、缺乏基本技能和终身学习的机会,或者由于受到歧视,导致他们被推入社会边缘,无法全面参与各项社会活动的过程。社会排斥使他们不能得到工作、收入和教育的机会,也使他们远离社会、社区网络和各种社会活动。他们难以触及权力和决策团体,因而经常感到没有权力和不能控制影响他们自身生活的决策问题。

小编解析:

来,小编和大家一起深奥地探讨一下这个深奥的问题。所有的社会制度,其实就是游戏规则,最初都是双刃剑,在它使一部分人成为“赢者”时,另一部分人就会成为“输者”。在市场经济社会中,为了鼓励“效率”,常常将“效率”与“赢者”的利益捆绑在一起,所以其游戏规则表达的是社会中“赢者”的声音(所谓“赢者统吃”)。而“输者”则成为贫弱群体,他们的利益往往会被忽视,他们的声音也会被淹没。“赢者”在这个过程中又掌握了制定游戏规则的权利,结果只能是富者越富,贫者越贫,产生许多社会问题。

引用鲁讯先生的话就是,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小编有话:

你如果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拥趸,那小编就赶紧闭嘴,免得被像朝鲜的残障人一样被灭掉!你如果认知到社会制度的不合理是造成不平等与歧视的主要原由,那联系小编,咱去喝酒。

No5. 宿命论

理论来源:

一只小狗被汽车轧断了两条后腿,被主人送到了宠物医院,等待注射“安乐死”。一位高僧闻讯赶到宠物医院把它救了出来,收养在寺中。探听之下,高僧吐露原由:此狗过去世曾在某寺为僧,犯了邪淫戒,本当受地狱苦报,但因有出家功德,转投了畜生身,此生遇上车祸被轧断后肢算是重罪轻报。

小编解析:

这是一个故事,也是小伙伴们认知残障的一个缩影。残障是一件不好的事情,是报应,是惩罚,是救赎。前世造孽,今生受残障的报应。残障人自己这样认为,周围人也这样认为。还有家长则认为是自己上辈子造孽,于是有了残障的子女前来惩罚他们,或者是讨债。

小编有话:

害怕自己下辈子遭报应,或者认了命,要还上辈子的债,自然是要对残障人好点,要关爱他们点。可背着沉重的心理压力与负担,残障人能有好么?说是要破除封建迷信,但扪心自问,当残障被视为一重罪与孽,当人人恐惧、害怕、疏远残障,当在这个社会上举步维艰的残障人及其亲属处处碰壁,甚至生存都十分困难时,除了能怪自己,还有何处能找到心灵的慰藉与逃避的死角呢?

小编陈词:

2014年2月17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朝鲜人权状况国际调查委员会发布《朝鲜人权报告》,披露的内容着实令人震惊。在追根溯源的过程中,小编看到了朝鲜对待残障人的态度。

对党来说,重要的是一个人可用的程度。这种政治标准适用所有事情。就算是机器也会依照同样的原则获得奖赏和勋章!这种“有没有用”的观念对残障人士的命运有不利的影响,他们经常一出生就被赶出大城市,因此只能住在乡下。身体或心智障碍、驼背、盲人、聋哑人士,都只能由家人照顾,因为没有任何专门机构。他们被视为次等人类,对社会毫无用处,在街上也没有人要跟他们讲话。

受到宣传影响,这种态度非常普遍。

——《这就是天堂—我的北韩童年》•江赫

结果从报告中我们看到,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是朝鲜的绝大部分人,而并非仅仅只有残障人。这算不算也是一种威胁论调呢?

小编知道,理性、包容的《有人》读者们,肯定都是追求自由,倡导多元文化的求真者,不管是从人类社会发展的文明要求来看,还是从人活着总得有一些善意与卑微来说,当我们在讨论残障与我们何干时,其实最根本的期望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是被尊重、不被束缚的个体,而不是被抹杀掉个性、作为某个集体的存在而存在、离开集体独立就失去符号意义的成份,按黑先生的话说就是:“成为一个人,并尊重他人成为一个人。”

残障的概念在演变,不管是上述哪种论调,小编相信它都在某一历史时期起到过属于它的作用,为改善残障人的生存状况做出过贡献。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越来越意识到,很多时候,残障者的形象,始终是他人眼中的残障者,而非残障人自己描述的残障者。这种他者化的存在状态,往往也是残障者权利被剥夺的原因。

同样,纵观同性恋者们走过的道路,从去罪化,到去病化,再到制度层面的反歧视,以及大家在追求的尊重个性,平等与不歧视,这也是一个群体追求自由的过程,最终从这个群体里走出来的人,都是一个又一个鲜活的个体。从别人如何看待同性恋者,到同性恋者们站出来,告诉他人,我们是这样,我们不是那样,我们也是人,我们需要的是尊重,我们需要的是自由,不会干涉到他人自由的属于我们自己的自由。

也许彼时,你会说,残障与我无干,尽管一个残障者摇着轮椅从你面前走过,但你视若无睹;你会说,同性恋与我无干,也许一对同性恋人和新婚的你一起排队领证,但你毫不在意。这,比强加其身的关心、照顾与揪正,要好得多。这无关乎道德,尊重他人、尊重自由的唯一体现就是不干涉他人的自由,不为自己的自由侵害他人的自由。

自由不可能来源于等待他人的恩赐,只可能成于自己不懈的争取。

好吧,最后,以苏格兰裔美国人帕特里克•亨利一七七五年三月二十三日于殖民地维吉尼亚议会演讲中的最后一句话做为本期有人榜的结束: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不自由,毋宁死)。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