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与“狼”共舞——我为什么讨厌按摩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肖佳   2014.06.13 11:39  浏览986
摘要:和大多数老盲一样,中途失明的我起初学的也是按摩。那时候抱着体验社会生活,能独立挣钱了的激动心情,在中专一年级的时候,就和另一个女同学开始了在按摩店的暑假工生涯。岂料第一天的经历就让我对暑假的美好向往瞬间崩塌。

其实我们本不必、也不应该,生活在这种令人惊恐和担忧的生活、工作、环境里!

和大多数老盲一样,中途失明的我起初学的也是按摩。那时候抱着体验社会生活,能独立挣钱了的激动心情,在中专一年级的时候,就和另一个女同学开始了在按摩店的暑假工生涯。岂料第一天的经历就让我对暑假的美好向往瞬间崩塌。有伸手抓我腿的;有说灯光好刺眼,要我把灯关掉,结果突然伸手摸我脸的;还有死不要脸,直接提出无理要求的。好容易下班了,赶紧找同学吐槽。同学也气得要死,原来她也遇到了类似的事情。

听到我俩吐槽的前辈大姐说话了:“这算什么,我们做这行就要学会忍耐,只是被人占点便宜而已,总不能不爽你就不做吧!盲人就能干这点事儿,你还要不要生活了。生气归生气,以后遇到的多了慢慢就习惯了。”

真的会习惯吗?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虽然是出于没得选择,我学了按摩,但既然做出了选择,我当然要好好努力,证明自己独立的同时也能帮助病人解决病痛,从中体现自己的价值。可是前辈大姐的话让我感到非常的迷茫。想到那些顾客恶心的样子,我对上钟充满了恐惧与无助。每一次听到话筒里传来我的名字,我就感觉特别害怕。

这样悲剧的生活持续了两个星期,我最终还是受不了离开了这家按摩店。

这家店呆不下去,不服输的我没有回家,而是换了另一家店。这里的按摩间不是封闭的小单间,而是通铺,看上去安全很多。一开始我还有些提心吊胆,后来也就渐渐地放下心来。可就在暑假的最后一天,就在那天晚上发生了另一件事,这让我深深地失去了安全感。

当晚来了一位女顾客,老板娘本来是推荐我去的,可是那个女的觉得男按摩师会比较专业,结果就要盲大叔按了。哪知大叔按完女顾客的背部以后,还硬要给她仰面再按一下,按照顾客的话说:“后来他按着按着,就按到我的胸上去了。”然后,盲大叔被女顾客的老公揍了。

我当时只感觉,做为女性,真的很没有安全感。而身为视障女性,地位就更加弱势,遭遇的问题更严重。在遇到诸如此类问题的时候,视障女性的反击能力或者自我保护能力弱于健全女性。大多数视障人从小生活在封闭的盲校里,从来没接受过如何保护自己的培训。我们工作的地点,通常都是举目无亲,店主大多都以顾客的利益至上,根本不会主动保护我们,如果反抗,有可能招致更大的伤害。何况生活里还充满了对视障人和女性的歧视与欺凌。还记得一个电影里的情节,一位视障女足疗师在给客人泡脚,那客人突然用脚踢到了她的胸部,她抽搐了一下,继续埋头工作,随后客人居然怒吼道:“他妈的,还敢戴胸罩!”一边是视障人,一边是女性,二者结合,不是相加,而是相乘。

在遇到骚扰时,躲避也是个问题。大多按摩店,不管是自己租的民宅,还是装修的店面,工作场所都是一个个的房间,摆上一张或者几张按摩床。我的一个全盲的女同事,有天遇到个喝醉酒的顾客。当时房间只有他俩,起初那个顾客就表现的不太老实,同事多次声明这是正规按摩。也许是在酒精的作用下,那人不但不收敛,居然还提出要求,让同事给他提供性服务。同事当然要走,没想到那人居然用按摩床把门给堵住了,上来就要抱她。同事紧急中灵机一动,跟那人说:“别急别急,我们这有这服务,我先洗下手再回来!”这才避免了悲剧的发生。

如果当时同事愤怒的反抗,结局就可能是另一个样子。

我的一位女同学在遇到类似的情况时,用力地在色狼身上拍了一下,转身就要离开按摩房,哪知这引起了色狼的愤怒,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向墙上撞去,同学的头当时就流血了。好在这家按摩店里头不全是视障人,有明眼人不怕店主的压制,还认识这名顾客,把这事捅上了报纸,转移到警察叔叔那里,得到了赔偿,这事也算是有个交代。但更多时候,不但店主不会帮按摩师,还有可能对她进行惩罚。

还有,很多小店是夫妻店,两个人都看不到,问题就是有苦难言了。

我有一个视障的网友,她和丈夫都是全盲,在小区里经营了一家小按摩店。有一天她的丈夫不在家,只有她一个人在店里,那天她正在玩电脑,门铃突然响了,她连忙迎上去,问是不是要按摩?那人没有去按摩房,直接走到了她的卧室,还边说是她的老乡。每天遇到来往的顾客那么多,网友也实在是想不起来是谁,她只好赔笑着,心里却打起鼓来:这人是不是小偷?结果不是小偷,是个色狼。在她的卧室里说什么是我给你按摩啊还是你给我按摩,网友说我们这是保健加治疗,然后猥琐男说他一年没碰过女人了怎么给他治疗治疗。一边说还一边动手动脚,网友最后愤怒地说你要再不走我就打110了,猥琐男这才悻悻离开。

这次算是过去了,但如果事情更加严重呢?作为全盲的网友,她根本不能描述出猥琐男的形象,也就是说那人要是犯案后跑了,即使报警也很难提供线索。 话又说回来,就算是想私下把这个猥琐男打一顿,网友也没法告诉家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最后也只能在网上发发帖子诉诉苦。

这些年的所见所闻,让我感觉这个问题对我们视障女性的影响非常大。盲人按摩全国到处都是,各大盲校从中专起就开始教授这一生存技能,可以说经过学习,推拿按摩能治病所言非虚。可迈入社会后,视障女按摩师根本进入不了医疗机构,面对的不是医患关系,而是一种服务与被服务者的关系。当然,服务关系也没有问题,但为什么就会莫名地低人一等,或者要遭遇欺凌呢?如果仅仅变成一种非本技术领域的服务,或者渐渐自我甘愿忍耐,那么学校三年医学知识的学习用处在哪?加之,按摩本身就是身体接触性工作,受术者肌肉放松的同时,如果还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容易诱发受术者产生欲望,更增加了工作的不安全性。何况还有一部分只认利益不顾道义的店主助长了色狼的气焰呢?

有时候在想,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姐换工作成不!百度搜索一下,盲人职业:

按摩、按摩、按摩、算命、按摩、按摩、按摩、按摩、按摩、卖艺、按摩、按摩、按摩、按摩、按摩、按摩、按摩、按摩、按摩、按摩、按摩、按摩、按摩、按摩、按摩、按摩

其实,在科技发达的今天,无需太多辅助,能够操作电脑的视障人能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只是,社会没有给我们这样的机会而已。这些年,我一直在跟色狼的斗争中求存,后来听说北京有培训视障人做速录的机构,我便毫不犹豫地关掉了自己的小店,不顾家人反对,只身北上。可惜的是,现在这个视障人的新职业,因为种种原因,并没有大规模推广。而有勇气放弃自己还算稳定安逸的生活、打破环境给我们安排的既定道路、寻求改变的姐妹也并不多。所以,更多的姐妹,还在或即将迈入按摩师的行业。不管她们的身体是否适合这样的劳动,不管她们的内心是否愿意忍耐,不管这是否是她们的自由意志,都只有沉默这一个选择。只因为我们是弱者。可即使我们是弱者,这种现状也是这个男权中心、健全人中心的社会建构起来的。

对此,我所能做的,是鼓起勇气,回忆那些恶心的过往,告诉每个能听我诉说的人,我的经历,我的想法。同时,也要把这些年我在斗争中总结的视障女按摩师防狼经验和大家分享一下!即使环境的改变十分艰难,我们自己首先不可以放弃。保护好自己,是我们抗争的第一步。

1、选择工作场所时,要观察店内是否有单间,单间门上的玻璃是否足够透明。多向前辈打听,不要误入贼店。

2、工作时自己的衣着首先要注意,以免潜在影响色狼的发作。也许倡导“我可以骚,但你不可以扰”的女同胞会觉得这是对男权的低头、退让,但是视障女按摩师工作时骚不起也伤不起。不过,去年网上出来的一款腿毛丝袜,好像挺不错,不妨一试。

3、能选择的情况下,尽量将顾客带入大房间,这样从环境上给人的感觉就不那么私密,减少对方想入非非的机会。大房间人也较多,色狼不敢太放肆,就算放肆了也不会出现“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困境。

4、按摩中避免触及顾客的敏感部位,如:胸部、大腿、臀部、腹部。要是顾客指明要按摩这些部位的时候,就要警惕起来,按不按就要看当时现场情况了。

5、技能过硬,按摩中和按摩床保持一定的距离,因为很多色狼会假装不小心碰到你,然后趁机摸一下,让人觉得恶心无比。

6、当色狼言词猥琐或刚刚露出动手动脚的苗头的时候,就要立马表情坚决地告诉对方自己的立场,切不可容忍或言词软弱,这样会使色狼更加放肆。即使不敢严厉拒绝,也要找理由离开。

7、实在是倒霉的时候,遇到了神智不清、行为无法控制的色狼,又在没人响应的情况下,只能借口答应无理要求,千万不要自乱阵脚,也不要有过激的反抗,因为这样有可能激怒对方造成更大的伤害。可以说要去洗手或是说给他倒杯水,哪怕说提供这样的服务需要跟老板打声招呼,总之,找各种借口离开房间才是王道。

8、由于夜间是色狼发作高危时段,为了防狼,起初我的小店在七点钟准时关门。后来发现不行呀,得活呀!又请不起人,于是只能麻烦已经退休的爷爷每天晚上过来帮我看看店。个人开店的女生可以借助亲友的力量保护自己。

9、安装声控门铃,这对防狼、防盗都有帮助,因为你首先得知道有否来人,要是没有门铃,贼人偷偷潜入店内就恐怖了。

10、在前台安装一个摄像头,可以起到震慑作用,即使碰上震慑不住的,也不会出现说不清色狼长相的问题啦!把证据交给警察叔叔,看他往哪跑。

11、店内多摆放一些医学有关的物品和贴图,整齐、干净,最好再洒点消毒水,这样看上去就是医疗场所的派头,减少对方主观上对按摩理解的偏差。

还有就是我自己一个人开店的时候总结出的经验,和大家分享的同时,大家想到什么其他的好办法也可以继续完善咱们的防狼手册。

好啦,这一次就总结到这里,期待姐妹们一起来将它不断完善。其实我们本不必、也不应该,生活在这种令人惊恐和担忧的生活、工作、环境里!不管有多少种方法来避免、解决这些问题,我仍旧十分讨厌按摩,十分讨厌这种被强加的生活。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