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子】看美剧《纸牌屋》解读国外NGO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公益慈善论坛   2014.06.23 10:51  浏览762
摘要: 对于那些无情被裁而且服务CWI多年的雇员,Clair的回应是“We are a charity, but not for our employees”,这是导演将大多数人对于NGO的真实想法投射到了Clair身上,也是每个NGOer面临的一个残酷现实。

对于那些无情被裁而且服务CWI多年的雇员,Clair的回应是We are a charity, but not for our employees,这是导演将大多数人对于NGO的真实想法投射到了Clair身上,也是每个NGOer面临的一个残酷现实。

公益慈善论坛/转载

作为Netflix出品的神剧《纸牌屋》,其诡谲的剧情、演员精湛的演技都令人称道。男主角FrankUnderwood (Kevin Spacey)在美国政界同总统、国会议员等高层进行权力的斗争自然是本剧主线,但在剧中Frank的妻子Clair(RobinWright)运营NGO的故事也是本剧精彩的线索之一。

第一季一口气追完,在第二季马上上映之际,作为NGOer以及女主角的脑残粉(成熟干练的短发女人很性感有木有!)通过本剧来解读一下国外的NGO。

1.国外NGO的筹款方式

剧中Clair运营一家叫Clean WaterInitiative(简称CWI)净水计划的NGO,主要为不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人们提供清洁用水,已经有十年时间。

剧集一开头就是Clair的NGO因资金问题将要大幅裁员,她给出的理由是因为明年组织要变更项目方向。停止成熟的项目转而去开发新的项目,这自然是存在风险的,作为净水计划的ExecutiveDirector(类似于国内的秘书长),经验丰富的Clair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但背后的决定性因素还是钱。

  那么,国外NGO常见的筹款方式有哪些呢?以下是我了解的几种:

  (1) 募捐晚宴。NGO会提前募集一些艺术品或捐赠物品,之后通过一场宴会或典礼的形式举行现场拍卖,那些拍卖品是载体,目的是让邀请出席的社会名流、企业家们慷慨解囊,晚宴筹到的钱会投入到NGO之后的项目运营里。剧中CWI就是在一酒店外的广场上举办了一场晚宴,拍卖的主要物品就是Clair的好朋友(实际是情人)摄影艺术家Adam的摄影作品,最终筹到了50万刀。可是你认为企业家真的就仅仅是一种大方的爱心捐赠行为吗?当然不是……出席宴会也是认识上层名流、拓展人脉资源的一种方式啊,与时下流行的报名国内长江、欧亚商学院有异曲同工的意思,这就像剧中Clair被丈夫Frank问到有可以帮忙什么的时候,Clair一定要Frank能在晚宴当天邀请到一群(注意是一群,不是一位)议员的原因。之前在CCTV上有看到过嫣然天使基金的募捐晚会录播,现场各种大牌云集,记得当晚就募到了5000多万人民币。不过,这种筹款形式对于NGO负责人本身的人脉和资源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2) 企业合作。企业一般会选择与自身发展愿景相契合或本身经营领域相关的项目进行合作。剧中CWI的WorldWell(世界之井)项目主要资金就来自一家叫San Corp的公司,主要业务是天然气能源,每年提供的经费有200万刀,作为资助的条件,CWI将提供世界之井的项目资料供SanCorp作为公关和营销使用。这是国外的NGO与企业合作常见的模式,但现在企业会越来越主动、积极参与到项目中。例如,国外著名的NGO(其实准确地说算是社会企业)TomsShoes(建立著名的 “Buy One Gives One”模式,提倡买一双鞋,就让一个没有鞋的孩子得到一双新鞋。)与某品牌商推出合作限量鞋款,TomsShoes获得相关销售收入,而品牌商以此当成一次市场推广活动。

当然,Tomes Shoes通过售卖自己生产的鞋子这种运营模式也是盈利的,这本身就是第3种筹款方式,就是拥有自己的盈利项目,这也是之前称它为“社会企业”的主要原因。具体关于“社会企业”的定义有兴趣的可以自查。

2.国外NGO的人员薪资

开头CWI裁员的行动很迅速,剧中提供的信息是CWI员工签的是at-willemployment contracts(自由雇佣合同) ,所以解约不存在法律问题(这一块不太懂,这种合同和普通劳动合同的区别要虚心求教了)。国外NGO提供的许多岗位工作合同是有时间限制的,比如半年或两年合约,这是因为新开发的项目有某领域的岗位空缺,而这岗位的任务会随着该项目的结束而结束。

据我的了解,美国NGOer的平均薪资要比企业或政府部门低10%-20%,但能够达到或超过所在城市的平均水平,这就意味着国外NGOers基本能够过上小康生活了(国内的基本低于平均,壹基金员工的平均工资是业界领先的,但据说还是很难招到人)。具体的薪资高低根据所服务NGO的类型和大小、在机构内的职位和服务年限而不同。

对于那些无情被裁而且服务CWI多年的雇员,Clair的回应是“Weare a charity, but not for our employees”,这是导演将大多数人对于NGO的真实想法投射到了Clair身上,也是每个NGOer面临的一个残酷现实。

3.国外NGO的生存环境

第9集中有一个细节,Frank的助手在交谈中提到了Greenpeace(绿色和平,一家保护地球环境与世界和平的国际组织)。当时他们团队正在发起通过一项流域法案,需要Greenpeace提供对法案的民意调查,百忙之中要抽空和一家NGO会面,可见NGO对于政治团体的影响力,以及在社会议题上的话语权,这是国外NGO与国内的公益组织很大的差别。

拿美国举例,在他们的政治体系下,国会议员都或多或少会与NGO保持联系,因为议员们需要在各个社会议题上投票和选择立场,而NGO一般都有各自专业的领域,如环保、人权、教育等,也具有相当专业的实施力量,影响力、权威性都比较高,议员就需要争取这些NGO的支持以让自己的政治集团获利,而NGO同时也需要来自议员们的支持来为之后的募资提供帮助,这也让NGO与国会议员们形成了一种互惠关系。Clair当初放弃目前成熟项目去开发非洲项目,接着引进WorldWell项目,不论前期初衷如何,但后期有很大一部分是受到丈夫Frank政治目的的影响。

  另外,很多人持有的一种观点就是“NGO是资本家的洗钱工具”,前一段时间沸沸扬扬的“举报李亚鹏”事件可能更加深了不明群众的这种印象,这种印象不仅在国内,在国外也存在。

  在剧中,有一次San Crop公关部要拍摄World Well在博茨瓦纳的项目作为宣传片,这种行为违背了WorldWell项目负责人Gillian的初衷,被她拒绝,理由是拍摄会对项目和当地社区造成影响。正如Gillian最后痛斥Clair的那样“像CWI这样的组织吞掉90%的捐款,再拿着项目去奉承那些破坏环境的捐赠者。”

  没有考证这个数据是否准确,但类似于CWI这样的组织在国内外确实存在,因为为了得到资金,势必得满足基金资助方的要求,被利益集团左右,但没有这笔资金组织又生存不下去,这中间的矛盾有时确实很难把握。但我相信绝大多数NGOer都抱有美好的理想,希望能够切实地解决社会问题。

  虽然看了三遍,但以上基本是凭借记忆直接写下来的,可能有些内容存在不准确的地方,而且其实还有很多数据和资料来源没有查。就先写到这,去看第二季了!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