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滑板上的展览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Keven Connolly   2014.06.23 10:51  浏览725
摘要:Keven Connolly从2005年开始摄影。作为一名大学生,他在2006年抓住了赴新西兰当交换学生的留学机会,坐在滑板上开始了探索世界的旅程。此后,他还利用极限运动会所得奖金,游历欧洲多国。所到之处,他都用相机拍下人们对他的“注目礼”,这为日后的摄影展《滑板上的展览》积累了素材。

KevenConnolly,生下来就没有腿,靠滑雪板行走。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记者采访时说:“我生来就没有下肢,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连医生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的残疾。但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除下肢残疾外,他上肢健全,肌肉发达,内部器官发育正常。19858月出生于美国蒙大拿州海仑纳,就读于蒙大拿州立大学,是电影和摄影专业大四学生。他一头棕色短发,相貌帅气,性格外向。Keven Connolly生性顽强,年幼时就拒绝使用义肢,因为很不舒服,行动起来也不方便。他的代步工具是一个类似于滑板的圆形装置,可以平稳托起他的身体,并在他行动时起保护作用。

Keven Connolly虽然生来残疾,却非常喜欢也擅长运动。初中时代,他曾3次在美国残疾人运动会上夺冠。他还擅长自由滑雪,在2007年美国极限运动锦标赛上勇夺亚军。

KevenConnolly2005年开始摄影。作为一名大学生,他在2006年抓住了赴新西兰当交换学生的留学机会,坐在滑板上开始了探索世界的旅程。此后,他还利用极限运动会所得奖金,游历欧洲多国。所到之处,他都用相机拍下人们对他的“注目礼”,这为日后的摄影展《滑板上的展览》积累了素材。

对他的残疾,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反应。Keven Connolly说:“有一次,一名妇女向我走来,也不问好,只是用疑问语气说‘Thalidomide’?她随后解释说,那是一种导致胎儿先天畸形的药物,怀孕妇女服用后会给孩子带来不幸。”还有人认为,Keven Connolly是个乞丐,或是位圣人。但孩子们就不同了。他们看到你以后就走掉,还惊叹道,哇偶!

KevenConnolly早已习惯人们的注视,也颇为理解。“换作是我,看见大街上有个没有下肢的人,也会瞪着眼睛看。”然而,老是面对人们的注视,有时也会令他厌倦。“有一次,我坐着滑板走在奥地利维也纳的街道上,有点想家。一年来,我没有见到家人和朋友,而是独自面对众人的目光。我几乎厌倦了这种注视,于是用手中的相机‘还击’他们。”他通常把相机放得很低,几乎接近滑板边缘,还用一根带子把相机拴在腰上。由于身体原因,他所拍的照片一般都是仰视效果。

KevenConnolly将别人对他的注视目光拍成了摄影作品,通过这种独特的方式比较不同的文化,了解不同的民情。他说:“各地人会结合所在地区文化背景,把你想象成某一个人物。人们所构思出来的关于我的经历真是千差万别。”

Keven Connolly说,不同的照片有不同的主人公,但他们的相同之处是那注视的目光。这些目光却又有所不同,仔细看看每一张面孔,通过这些面孔,我透视了人性。坐着滑板在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街道上走,我明白了,不同文化、不同风俗造就不同的人。

如今,Keven Connolly已经完成了这项摄影工程,这就是《滑板上的展览》,其部分作品在一个美国摄影家网站(www.therollingexhibition.com)上展示。Keven Connolly在网上发表声明说:每个人在遇到令他感到新鲜的事物时,总会在脑海中给出自己的解释。就像我们想要知道一个魔术究竟如何表演,一部神秘小说如何结尾一样,我们也想弄明白为什么有人长得奇怪,他们如何变成这样。这很自然,这就是好奇心。然而,在构思解释方案之前,我们首先要对这一事物产生反应,也就是盯着看。这种注视或许只是匆匆一瞥,又或许是扭过头来瞅瞅,我们总是想看看那些日常生活中不常见的事物。就是这份好奇心,反映了我们是什么样的人,进而折射出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异。而这就是过去一年中我从事摄影工程的初衷。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