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轮椅越野,夺回本就属于我们的宝贝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安徽无障碍行动小组   2014.06.25 12:27  浏览1126
摘要:如果没有了障碍,我们大家都一样,一样的工作学习生活。如果没有了障碍,我们大家都不一样,用自己的方式,工作学习生活!

如果没有了障碍我们大家都一样一样的工作学习生活。如果没有了障碍,我们大家都不一样,用自己的方式,工作学习生活!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参加了一场比赛:轮椅越野,夺宝奇兵!比赛规则是参赛者坐在轮椅上,双脚不能着地的完成赛程。所有人都可以参加,要求似乎很苛刻!做为一名健全人,起初我是不这样认为的。当然,随着比赛的进行,我就深深地感觉到了赛事组织方“险恶”的用心。

比赛当天,我们所有的参赛者被分成了15个小组,每组有自己的必作任务和选作任务。参赛者自己设计路线,完成双规(规定的时间到达规定的赛场终点)。沿途会有两位志愿者相陪,在任务实在无法完成之时,可有三次场外求助机会,一次志愿者求助机会。我这一组的必作任务是,坐公交车到安医挂个号。

早上九点,我们到达包河公园车站,在站牌久久等待,期间来了两次6路,但估计司机看到有人坐着轮椅,没有开门。第三辆来的时候,我在两位年轻路人和车内乘客的帮助下成功的从后门被抬上了公交车。尽管心里有些不自在,但一路彩虹,还是觉得好人真多,心怀感恩,满带祝福。

车行半个多小时,到达安医。然后,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座人行天桥,没有安全缓坡。想要通过,必须有路人愿意抬起连人带轮椅一百多斤的重物,我此时开始为自己的体重感到“羞愧”。数次求助,均以失败告终。无奈之下,我只能使用一次志愿者权利。两位志愿者放下摄影器材,抬着我一个台阶阶一个台阶的往上移动。刺眼的太阳照晒下,汗珠颗颗滴落,潮湿了衣物与身体。为了保障我的安全,志愿者必须要用身体抵着轮椅不让它滑落,就连休息时也是如此。还好,上到天桥后,来了三年轻小伙,顺利的帮着我下了天桥。短短的路程,花费数十分钟。对于市政建设的设计者,心生谴责。

接下来的挂号还算顺利,遇到好心老大爷一枚,去超市买水,有台阶上不去,是这位跟出的老大爷助推一把,去银行也没有太大困难。不过最后一项任务,坐出租回程却又折腾了许久。

考虑到尽量不动用志愿者的因素,于是选择在人流比较多的公交车站招车,以便求助。不过左顾右盼,东瞧西看,许久,都没遇到愿意停车的司机。再次回到安医门口,终遇一位“好心”司机,下来帮助收拾轮椅,上车。结果看到跟上车来的两位志愿者,司机顿时迷茫无比。我们只好解释,顺便与他聊了聊对坐轮椅人士乘坐出租车的看法。他表示,许多司机觉得残障人士不方便,很麻烦,不愿意载。好吧,不方便,很麻烦,我好失落,好困惑。

1033,完成任务。当然,我们这组没能获得冠军。最后获得冠军的是一位残障者,毕竟轮椅他熟,生活里的障碍他也熟。

第二天合肥几乎各大报纸都对这次比赛做了报道,不过他们的报道不尽如人意,主要是呼吁民众不要冷漠,看到残障者要献爱心诸如此类。

其实,轮椅人士需要的是独立自主有尊严的生活。做为参加了这场越野比赛的运动员,我感受尤其强烈。尽管大家几乎都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但大多都需要依靠他人的帮助。如果障碍少一些,明明是可以自己完成,但偏偏就需要人帮助,这样的滋味,很让人无奈。

就拿坐公交来说吧,坐上轮椅就上不去了。只能被动等待好心人的帮助,,众目睽睽之下,被三四个人生拉硬拽的抬上公交车,内心是不安的尴尬的。这还不算,当没有人愿意帮助你时,面对大家的各种扭过头去,内心更是无比屈辱。不坐上轮椅,我也不会意识到这些。当有人愿意给予你一些怜悯时,你千恩万谢。当有人觉得你好麻烦,不愿意搭理你时,你就只能万般苦涩自己咽。何谈有尊严!

其实这样的一场比赛本应该充满了趣味与欢乐的运动精神,而不需要承载更多。但赛事组织方真心“险恶”呀,想通过这样的比赛,传递一个信息:如果没有了障碍,我们大家都一样,一样的工作学习生活。如果没有了障碍,我们大家都不一样,用自己的方式,工作学习生活!请尊重每一位以自己的方式生活于世的个体,不要将某些人排除在外。

(编者按:欢迎关注新浪微博@安徽无障碍行动小组,和这群有趣有种又不乏细腻的小伙伴同玩)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