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流水账】解密“自闭症日”被省略的那些字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傅高山   2014.06.26 11:15  浏览770
摘要:相比之下,我更喜欢“提高意识日”这样悄悄的提醒,我猜想定这个标题的时候,人们的希望是:哪怕在这一天,什么活动也不搞,只要这个标题放在那,让更多的人能完整地看到这个标题,就一定会有人反思,而反思就已经足够。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提高意识日”这样悄悄的提醒,我猜想定这个标题的时候,人们的希望是:哪怕在这一天,什么活动也不搞,只要这个标题放在那,让更多的人能完整地看到这个标题,就一定会有人反思,而反思就已经足够。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4月2日公布的(不要问我为什么提前看到了,反正我提前看到了)《世界提高自闭症意识日致辞》中,应用了“世界提高自闭症意识日”这一表述,这当然不是第一次,但我是第一次看到和知道,彻底out了一回。

我的职业告诉我:太不专业了,连这个都不知道,还好意思混残障圈!紧接着我的本能告诉我:这一定不是我的错,一定是那些媒体和记者干得好事,要不我怎么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为了庆祝自己找到这个万能借口,我打开了百度新闻,搜索“自闭症日”(非广告,只因google你懂得),果然,满坑满谷的“世界自闭症日”,翻了几页,整个人瞬间就被治愈了。

在看了三遍全称后,我开始觉得有必要把“别的报导”中那些错误一条一条数出来,这样不仅能说明错误都是别人的,还能借此小小展示一下我的职业敏感。想想竟然觉得有点小激动!

“自闭症日”当然是“世界自闭症日”、“世界提高自闭症意识日”的简称,在日常中作为简称使用并无大碍,也是圈内最常使用的说法,但简(减)的太多,以至于忘了我们当时为什么要出发了。有意思的是,“自闭症日”作为简称在搜索结果中体现出来的,还有被随意粗暴地“加头绑尾”。

“世界自闭症日”,也许这还是简称,但在大多数人不知道全称是“世界…自闭症…日”的前提下,我更愿意相信,这是媒体为了说明这个节日不仅仅是在我大天朝有,也不是“共产国际”有,而是全世界都有的“重要”节日。在很难说服公众说服他们自己产生共鸣的前提下,似乎只有全世界都过才能体现其必要性和合理性。

“自闭症儿童日”,这属于有组织篡改,该提法常常出自或经过很多专业机构之手,自己家做儿童的就只说儿童?我就想问一句了:自闭症成人怎么你们了?是不够可爱不利于筹款,还是现在政策覆盖不到不能拿补贴?

“关注自闭症日”等前面加了“关注”的,大部分情况下,“关注”仅仅是作为祈使动词使用,而不是与后面连接成为专有名词。但是其出现的比例实在太大,虽无统计,但直觉上只要出现“自闭症日”,多半必然伴随“关注”,摆在那就像微博页面一样,好像你不把它点成“已关注”,它就一直会在。这也是让我进行深刻反思的地方,我们每个人已经有了很多的“关注”,自己、家人、工作、生活、兴趣、微博、微信,特别是我们的公众号“一加一文化”巴拉巴拉,这些大众媒体还动不动就说个日子,要我们关注一下这个,关注一下那个,关注得过来吗?即使关注了又解决了什么问题呢?关注说多了,我们自然就和自闭症没有联系了,因为关注是存在于两个群体之间的关系,说的越多,两个群体分开得越干净。“星星的孩子”更强化了分开的距离是星球级的,我们站在地球关注了就能给加分,关注了就能体现我们的社会责任感和道德优越性。当然,不关注也不会有人说你什么,那是本分嘛!而“关注”的2.0版,那就是“关爱”了,更是无法直视。

但“世界提高自闭症意识日”这几个字告诉我,它的简称应该是“提高…意识日”。这一天是为了自闭症以外的人群设立。整个世界都需要提高,它在悄悄地告诉每一个人,目前,我们和这个世界对于自闭症的意识是不足的、有问题的、甚至是有害的,说的严重点,正是我们对于自闭症的无知和恐惧,造成了歧视、限制和排斥的结果。要改变这些结果,不是要我们关注,提供各种资源或帮助,而是需要我们反思,然后能够知道自闭症原来和我们每个人有关。

说到底,其实我从内心深处并不认为弄个“自闭症日”有什么意思,哪怕是联合国整的,因为我不喜欢铺天盖地的“关注自闭症”,不喜欢那种我关注一下就将登上道德高峰的感觉。相比之下,我更喜欢“提高意识日”这样悄悄的提醒,我猜想定这个标题的时候,人们的希望是:哪怕在这一天,什么活动也不搞,只要这个标题放在那,让更多的人能完整地看到这个标题,就一定会有人反思,而反思就已经足够。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