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水】口水2014年第2期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一加一   2014.08.21 11:10  浏览743
摘要:那些正在努力攀爬社会阶梯的人们,自然不愿意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资源被再次分配;反之,倘若今日的富人觉得自己经济地位并不稳定,则很愿意支持再分配的政策……

那些正在努力攀爬社会阶梯的人们,自然不愿意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资源被再次分配;反之,倘若今日的富人觉得自己经济地位并不稳定,则很愿意支持再分配的政策。人们对收入资源再分配的态度,和他们对自己的社会阶层流动性的估算是息息相关的。当人们觉得自己有更大的社会上升空间时,会对再分配持保留态度。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Russell Smyth教授2010年的调查研究表明


我们要被颠覆了。反正总之,我不改变就会被别人颠覆,差一点就被颠覆。

——聚美优品CEO 陈欧


世界提高自闭症意识日不仅仅是为了加深了解,它更是一次行动呼吁。我敦促所有相关方面通过支持教育方案、就业机会和其他措施,参与和推动这一行动取得进展,帮助实现建立一个更包容世界的共同愿景。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就“世界提高自闭症意识日”发表致辞时说


他们没有听到我的名字,忽视了我手中的证书,只看到了我坐在轮椅上。

——美国Central New Mexico社区大学的毕业生Bashir,得知他因坐轮椅被学校以安全为由拒绝上台领取毕业证时,失望地说


在中国城市化、现代化和市场化的结构转型中,面对着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资源的不平等分配,被边缘化的“打工妹”群体通过对手机的使用,表达和建构了自身的主体意识和权利意识,为促进集体赋权和社会平等提供了可能性。然而,通讯科技所带来的虚拟化流动并不能等同于社会化流动,科技的发展也并不能确保社会问题的解决。

——美国女性主义传播学者Cara Wallis的研究结论


从高中到大学,最重要的,也就是如何进入这种新鲜且复杂的多重情绪中,学会用不同的态度对待自己的生活。从原来相对固定、简单的,别人打造、安排的生活里脱身出来,开始自己来选择、自己来决定。

——杨照《高考结束了之后》


我们需要的是一种根本的制度上的改革,而不是在现有制度下的盲人参加普通高考。

——视障人张志文


我最怕看见一个所谓的理想主义者,一受到挫折,就急速走到“现实”的极端。这样的人,更像投机主义者,因为他们奢望一条简单而快速的“新道路”,一旦发现没有这样简单又快速的路,就全盘否认像一头花豹那样耐心积累力量、静候时机改变的努力与价值。

——宋涵《听妈妈的话只会更受伤》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