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趣】亲历慕残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阿莲(化名)   2014.09.23 10:38  浏览2054
摘要:当残障者不再被另眼相待,他们的各方面条件都得到很大的改善,与残障者结合不再是值得报道的新闻的时候,残障不再是我们的羞耻,而只是人类多样化的一种“常态”的时候,慕残现象的污名化才有可能开始改观吧!

本人是一名重残女性,与男性慕残者有着十几年的交往经历,在此谈一些对他们的看法。

首先我想说明一个理念,残障人与健全人不是两个物种,而是人的两种不同形态。残障者由于先天或者后天的原因,得了不可治愈的疾病,或者遭受到意外创伤而使肉体功能受限,在与不完善的社会系统和负面态度互动的过程中,处处受阻。社会本应提供更多支持来消除这些障碍,但是,情况却恰恰相反,残障者在社会中得到的更多的是歧视和排斥,使得原有的障碍情况更加严重,精神上也受到许多创伤,这很容易扭曲残障者的心理,使得他们与社会更加疏离,形成恶性循环。

其实,很多残障者是比较反感健全人那种居高临下的献爱心啊,同情心之类的行为的,或许他们的确得到了物质上的帮助,但更重要的平等看待与尊重,健全人又做到了多少呢?!

在性与爱的方面,同样如此。

爱情是男女之间最本质的吸引,残障者在一般的健全人眼中是缺乏性吸引力的,估计也有很多人怀疑我们的性能力吧。而且因为事实上我们的各方面条件普遍差于健全人,因此婚恋问题就成了一个相当难以解决的问题。如果有健全人要和残障者谈婚论嫁,旁人的第一反应基本上是这人脑子有病吧?而有健全人和残障者结合的事例出现,媒体也往往以奉献、伟大之类的词汇来评价。给人的印象就是,健全人和残障者结合是桩赔本的买卖,非高尚者不能为之。

以专业术语来定义上述的现象,就是社会对残障者的污名化。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慕残者不被理解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慕残者的性取向的确异于常人,也算是性少数人群。他们的行为有时候是挺让持“正常”标准的人难以接受的,用变态这个词来形容也不过分。但李银河说过,变态是个中性词,它只是指非常态而已,不带贬义。我同意这种说法,凭什么大多数人的普遍行为就是正确的?比如普遍的男尊女卑思想,歧视残障人的思想,这些能叫正确吗?!一个文明的社会一定是多元的,可以包容各种生活方式和行为,只要这种行为方式不伤害到他人,别人就无权干涉。

在很多男人眼中,女人的高跟鞋和丝袜是迷人的象征。很多女人也觉得男人的胸肌与汗水,十分性感。对慕残者而言,残障者的残端、行为模式等也有同样的效果,因此他们愿意接近残障者并与之产生较为亲密的关系。在我看来,这对受性别与残障双重歧视、生活颇为艰难的女性残障者来说其实是一件好事。

从现实层面讲,男性慕残者多数都是各方面条件比较好的健全人,物质条件不好、社会地位低下的一般不会出来或者暴露,至少我没有遇到或者听说,这与和残障者结合的非慕残健全人多半是条件较差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因而他们对于残障者来说也颇具吸引力。但是,慕残者与残障者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使得这种关系普遍无法长久维持,而且往往会给残障者带来更多的伤害。

方刚在《多元的性别》一书中说,慕残者与残障者之间的矛盾是由于彼此的性价值观的冲突造成的,这个说法我觉得很到位。慕残者因为是健全人,所以在婚恋方面的自由度比残障者大得多,虽然他们真正的性满足是要靠残障者完成的,但是只为了性满足而与残障者结合,需要承受的压力和代价太大,这是他们不愿意付出的。他们的普遍状态是和健全人结婚,拥有完整的家庭,然后找残障者做情人或者说是性伴侣,以满足自己在健全人那里无法满足的性需求。我之前认识的一位男性慕残者,就是如此。目前社会上有点权势和地位的男人,找情人是一种普遍而且可以炫耀的行为,慕残者在残障者面前显得更加“优秀”,有此想法也就不足为奇。

对于残障者来说,社会的拒绝,机会平等的缺乏,自我的封闭,导致自身的条件普遍较差,能和健全人交往的机会就非常少,能接触到的健全人也条件有限,在精神方面能引起共鸣的就更少。

男性慕残者的出现,不但各方面条件都比较优秀,而且深谙我们女性残障者的心理。因为很多慕残者对残障方面的医学知识和新闻报道都很关注,交往时共同语言很多,所以在一起的时候感觉会相当的舒服。再加上彼此间的性吸引,投入很多感情,希望能够与之谈婚论嫁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这种愿望与男性慕残者本人的愿望却是背道而驰的,这肯定会给我们带来精神上的伤害。

何况占主导地位的男性慕残者中有些人行为的确很不检点,他们和普通人一样歧视残障人,顺带也歧视起自己来,在很多方面都不尊重我们,甚至有时候将残障女性视为物品,而非是有独立尊严的人,使得慕残者在残障者的心目中声名狼藉。这只能加深慕残者与残障者之间的矛盾。

因此,慕残行为本身的性取向无可厚非,但是因在双方关系中对残障者的不尊重不对等,给残障者带来伤害,这是我认为的慕残行为应当令人诟病的关键所在。

其实慕残者与残障者双方意愿一致的结合,是对双方都更为有利的,但整个大环境的扭转需要整个社会的共同努力。当残障者不再被另眼相待,他们的各方面条件都得到很大的改善,与残障者结合不再是值得报道的新闻的时候,残障不再是我们的羞耻,而只是人类多样化的一种“常态”的时候,慕残现象的污名化才有可能开始改观吧!

扩展阅读:

“慕残”是一种性倾向。慕残者是渴慕性爱对象为残障人的人,他们迷恋残障人或热衷于变为残障人,可分为慕残者、扮残者和自残者。相关文献显示,慕残者通常在少年时便出现对残障人感兴趣的倾向,大多数人在青春期便能意识到自己的这种倾向。多数的慕残者同时也是扮残者和自残者,他们常常幻想成为截肢者或其他类型的功能障碍者。因为对慕残成因、心理变化、行为模式、生存状态等缺乏系统的研究描述,我们尚不知道慕残者的人口确切比例,但在人口众多的中国,慕残者的绝对数量应该不是一个小的数字。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