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有人,有担当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一加一   2014.11.13 13:31  浏览773
摘要:公元2014年8月3日,星期日。上海梅赛德斯奔驰中心,“蝉心乐沐·音为爱”全国视听演唱会——沪上最大规模的融合演唱会,于19点17分拉开帷幕……

公元201483,星期日。上海梅赛德斯奔驰中心,“蝉心乐沐·音为爱”全国视听演唱会——沪上最大规模的融合演唱会,于1917分拉开帷幕。

既不是19点整,也不是1930分,演出开始时间就这样不当不正地定格在这一刻。

这一场演唱会,到场的有当红明星霍尊、桑吉平措,还有青春回忆里的黑鸭子演唱组,更有一出场就带着梦想与泪水的中国残疾人艺术团。但他们注定不是当晚的主角,主角自然有人——他们是接受主办方赠票,前来观看演出的3124名残障者。

3124名残障者,同时出现在上海同一个地方。平时,在大街上你看到一名残障者都难,现在突然出现如此众多的、平时很少看到、或者平时很少如此之多地看到的残障者,1人、2人、3人……满眼都是,随处可见。

虽说是主办方主动赠票,做足了准备功课。但3124名残障者,也远远超出了执行团队的预计。尤其是,当轮椅观众的数量远超预计时,怎么办?

一个字,拆。拆内场座椅,腾出轮椅观众席,即便内场票贵,肯定损失票房收入。可座椅是拆了,本打算安置两排轮椅观众席。可当天发现如果安置两排,演出期间如有去卫生间的观众,根本无法移动,怎么办?

改为一排,其余轮椅观众沿内场与二层观众席交界处的围墙排列,并腾出安全通道。等到了进场时,突然意识到部分轮椅人士或者其他障别的残障人需要有陪同一并入场,可事先没有发票,怎么办?

将预留的最低票价的票紧急发放给亲属,虽然他们的座位已经无法和轮椅人士在一起,都是在最高层5层和最不好的位置,也只能如此。演出期间,这些有陪同的残障人士由志愿者全程陪护;演出结束后,等待家属到位,最后离场……

赚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有人,经受住了考验,主角非常满意。

要说,邀请如此多残障者前来观看演出,主办方没有预见到现场可能出现各种状况,估计没人相信。但有人说了,目标就是尽可能多地邀请上海本地残障人与非残障人一道观看演出,更野蛮点的表述是:制造一次事件,把残障人与非残障人在同一时间封闭或者说“关”在同一地点,做一次公众残障意识教育。有人,有阴谋。

可是,如此之多的残障者,从上海各地汇聚而来。当消防、安保等各部门了解到这一情况后,纷纷怀疑与阻挠。因为有残障者参加的活动,安全是最大的问题。普通人受了伤可以,但残障者出了事,那就是道德问题。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残障者被以爱的名义,隔离在了家里。有人,顶住了压力,因为相信残障者有方法,有能力。

3124名残障者,如约而来。演出虽不正点,但终究顺利开启。当最后一个节目《千手观音》结束后,面对全场观众,主持人唐涛平静而自豪地说完:“今天来到现场观看演出的残障人人数是3124名。”之后,有人,等了5秒钟。零星的掌声,逐渐演变为当晚最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这5秒钟,是全场非残障的观众,突然意识到坐在他/她身边的有残障人的5秒钟;这是全场残障的观众,突然意识到自己只是名观众,而非只是残障的5秒钟;这是全场所有观众,逐渐意识到这才是今晚最为感动的5秒钟;这是全场所有观众和工作人员,完全意识到这才是这段时间最为幸福的5秒钟。有人成长,有人见证,有人改变。

当演出落幕,当夜色已深,当主角们退场,有人在算账:一场演唱会,3124名残障者,花钱花到手烫,不赔不赚。社会企业用商业的方式解决社会问题,社会企业要保证自给自足,社会企业是社会创新。有人,做了尝试,采取了行动,尽管是一个机会主义者,但,有担当。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