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省】“好”孩子上天堂,“坏”爸爸最受伤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刘凯华   2014.11.21 11:06  浏览722
摘要:请我们所有的家长们团结起来,去唤醒政府的责任意识,去捍卫我们孩子的权利,通过我们的努力,去逐步完善社会保障制度,让我们在日渐老去的时候,能够放心地离开人世……

请我们所有的家长们团结起来,去唤醒政府的责任意识,去捍卫我们孩子的权利,通过我们的努力,去逐步完善社会保障制度,让我们在日渐老去的时候,能够放心地离开人世。

在朋友圈看到香港一位父亲杀死自闭症儿子的消息,无比地心痛和震惊。我理解那个父亲,却无法支持他的行为。无论是谁,都不可以去替别人决定是否结束生命。

有人呼吁,要对这个父亲从轻发落,我觉得对于他来讲,是轻是重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的宝贝已经不在了。27年的岁月,一万多个日日夜夜的相守,要有怎样的压力怎样的绝望怎样的无可奈何才能向那个全心全意的信赖自己,安心熟睡在自己身边的天使下手。

你知道面对一个障碍的孩子,面对他的不可理喻,面对他歇斯底里的大叫,莫名其妙的狂笑,—位不知所措的家长要付出的是24*365*若干的没有休息的日子吗?

你知道他要面对周遭人异样的眼光,疑惑,恐惧,厌恶,嘲笑,窃窃私语,在承担巨大的经济压力的同时,他还要承担多么巨大的精神压力吗?

家长们能获得的支持和资源实在是太有限了。孩子所有的一切基本上都要靠家长,就学、就医、生活、工作、养老——这让很多像我一样的家长的心愿是能比孩子多活一天:让我们满怀欣喜的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再平平安安地把孩子送走。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没有我们能够信任的支持系统和能让我们安心的制度保障。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很多人做的是指责,义正言辞地指责这个父亲的错误,翻出若干的法律条文来说明。在这高尚的背后,又有谁能理解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重负后面的悲哀?又有谁能理解面对自己渐渐老去,逐渐失去照顾障碍孩子的能力,内心巨大的痛楚和无助呢?因这悲哀和无助,于是很多人又站出来同情,说是应该从轻。可是,因为悲哀,我们就可以随意结束我们觉得没有活着的必要的障碍者的生命吗?因为无助,是不是我们每一个障碍者的父母都要去做结束自己孩子生命的刽子手呢?

还有一部分人认为,死了也就死了,反正活着对社会没有什么价值。我要对这样的人说,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生命状态,就像大树有大树的作用,小草有小草的价值,每一个生命都是一份上天独一无二的礼物,每一个生命也都是平等的,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

每个人都不是按照“正常”的标准雕刻出来的,我们总有游离于正常标准范围外的东西,有的人身高不够,有的人体重不达标,有的人视力不过关-----但是,我们都能谅解并容许自己以非标准的状态存在,为什么不能理解并尊重障碍者以他的状态存在呢?

在这一切的背后,其实是权利的丧失,制度的缺失,如果我们的障碍者都能够平等地接受教育,有相应的医疗支持系统,有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让他们能够快乐地就业和生活,那么,我们的年迈父母,怎会向27岁的微笑着睡在身旁的我们的孩子伸出自己颤抖的手?

所以,请我们所有的家长们团结起来,去唤醒政府的责任意识,去捍卫我们孩子的权利,通过我们的努力,去逐步完善社会保障制度,让我们在日渐老去的时候,能够放心的离开人世。

孩子,27年来,你一直放心地牵着爸爸的手,无论他将你带向何方,你都不曾问过,爸爸,我们去哪?你不曾质疑,不曾害怕,因为,你知道,他是爱你的。但今天,他亲手送你去了天堂,而他自己却留在了炼狱。我仍愿意相信,他还是爱你的。无论怎样,在天堂的你,此刻一定是牵着天使的手,一路前行。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