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谁也不比谁高尚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刘海英   2014.12.03 12:07  浏览550
摘要:相信桑兰不想要别人来力挺她的所谓坚强与乐观,也懒得理会道德上的横加指责。关于护工与被护理者,谁也不比谁高尚。我们需要爱,也需要帮助,但我们更需要的是专业、规范的服务,还有对我们作为消费者、作为人的尊重……

关于桑兰的“保姆门”事件曾经闹得沸沸扬扬,事件的起因源于桑兰的一篇博文,桑兰在自己的博客中首次披露了与保姆之间的雇佣纠葛,道出了对保姆不能尽责的种种不满。此文一出即引发热议,众多网友跟帖发表评论,有说桑兰坚强、乐观、不容易而力挺桑兰的,也有批评她耍大牌、不宽容的。总之,众网友各执一词,从而引起了众多媒体的关注。

作为一个重度残障人,对于桑兰的遭遇和处境,我深有感触。我住院时接触的第一位护工郭大姐应该算是我用过的最好的一位护工了。郭大姐五十岁左右的年纪,做事尽职尽责且严于律己。我每晚起夜时,说好了不用她帮忙的,可我这里稍有动静她就会醒来。在护工部接受培训时,他们的老师讲过不许串病房,不许坐患者的床等等许多要求,郭大姐都能严格遵守。她从不乱串病房,也不喜欢像其他护工那样在走廊里聚堆聊天。把分内的事情做完就坐在凳子上给我按摩。邻床的大妈非常羡慕我有这样的好护工,当她要求她的护工为她按摩时,那位护工眼一翻嘴一撇,没好气地小声嘀咕说:“按摩惯了总想按摩!”

同年又一次住院,这回遇到的护工跟郭大姐就没法比了。这位护工手特别重,我常常被她弄得很痛,她干起活来也是毛手毛脚,帮我打开一盒奶,插上吸管后递给我,不晓得应该轻一点拿着,而是用力一捏,结果喷得我脸上脖子上到处都是。类似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令我苦不堪言。后来她因惦念庄河老家的儿子,想请假回家看看,我便又换了一位护工。

这位大姐倒好,嘴巴很巧,爱说爱笑,一来到病床前就热情地同我握手,说咱姐妹俩今后要好好合作啦云云。可相处以后才了解,感情这位大姐是嘴快腿也快,一溜烟儿就没影了,动不动就跑去别的病房找她那个拐了好几个弯的表妹去了。那个表妹也时常带些瓜果到我们的病房来,两人说笑起来叽叽嘎嘎地旁若无人。一边吃着一边大声地说着、比划着。那个表妹还说起自己是如何给她护理的已因病成为植物人的患者翻身,说自己是怎样揪着那个患者的皮肉,怎样的一抻一掠又怎样的一扯一拽,说完竟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吃够了聊够了看见病房里有空床,往上一躺就睡起觉来。简直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无拘无束。

今年四月份住进中心医院,这回请的护工,做事干净利索,还能让我满意。可就是忙得很,尽管早上医生查房之前的时间很紧,她也要坐下来照着小镜子描眉画眼、涂脂抹粉。而且一会短信一会电话的,铃音调得很大很刺耳,也不怕影响别人休息。晚上,一面拿着手机嘻嘻哈哈地接着电话,一面给我洗脚,就用一只手简单胡啦胡啦便完事了。后来我了解到,原来有个男护工正在追她。没过几天,那名男护工也被分派到了我们这个楼的其他楼层。这下可好,那个护工动不动就过来给她送点吃的,什么油条豆腐脑啦,饺子韭菜盒啦,这样她就会时不时被叫出去,而且总是好半天才回来。我曾经提醒过她,我说你们双方都是有家庭的人,这样下去不会有什么结果的,可她对我的劝说充耳不闻,两人的通话与幽会始终热度不减。有一天邻床的阿姨和她的儿媳妇在走廊上看到这位护工与那名男护工在拥抱。病房里的其他人都为我抱不平,愤愤然说,你看你花着钱雇了个护工竟然是这样的人……也想过换个护工,可是听朋友们说,这些来自某家政公司的护工大都如此,家都不在本地,所以都在外面找个异性护工做情人,以排遣孤身在外的寂寞。就算再换一个,一定能换到一个好的护工吗?或许还赶不上这个呢,毕竟这个护工活干得还不错。于是只好忍耐、坚持,直到出院。

据媒体报道,桑兰家中又脏又乱,有些地方满是污渍,有些地方遍布灰垢,到了这种地步桑兰才说出来,足见她也是一直在忍耐,在坚持,直到最后忍无可忍。正如桑兰所说,发此博文并非针对保姆一人,而是希望整个家政行业能够真正从家庭需求出发,让客户得到更规范、更人性化的服务。

相信桑兰不想要别人来力挺她的所谓坚强与乐观,也懒得理会道德上的横加指责。关于护工与被护理者,谁也不比谁高尚。我们需要爱,也需要帮助,但我们更需要的是专业、规范的服务,还有对我们作为消费者、作为人的尊重。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