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趣】36.5 摄氏度的人生遇上性——我写过的情色小说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我是土豆   2014.12.09 17:52  浏览847
摘要:男女之间会有忘乎所以尽情燃烧的沸点,也会有冷若冰霜形同陌路的冰点,但最恒久最舒服的,还是正常体温36.5℃……

男女之间会有忘乎所以尽情燃烧的沸点,也会有冷若冰霜形同陌路的冰点,但最恒久最舒服的,还是正常体温36.5℃。

“喂!喂!喂!”我正用手机看一个朋友QQ空间里的说说,突然像路遇蟒蛇般惊呼起来,然后念给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的浪子听:“哥伦比亚大学心脏病专家认为,如果女性一年当中能有200次性高潮,那么她的生理年龄就会年轻6岁。200次啊!你欠我200次!我本来就比你大六岁,加上你欠我的这200次,怪不得我推你出去玩,人家都以为我是你妈!”我振臂即兴演讲,义愤填膺。

浪子哈哈大笑:“200次?那得需要什么电池啊?中途是不是还必须使用充电宝啊?哈哈哈!不过据本砖家研究证明,女人啊,要想活得好,切莫要高潮。”

“少来!你这种山寨砖家!专门糊弄我这种农村妇女吧,不管怎么说,你记住你欠我200次!”

然后随便在哪个时刻,我会如唐僧念紧箍咒一样念念有词:“200次啊!200次!”浪子大笑,我亦大笑。

我跟浪子的生活里充斥着类似的戏语,这也成为我们快乐生活的一部分。

我是在浪子颈脊髓损伤高位截瘫后跟他结婚的。

脊髓损伤后,受伤平面以下没有知觉,直接受影响的就是大小便功能和性功能。大小便算是个人问题,性功能却是两个人的事情。无数脊髓损伤伤友在出事后家庭出现破裂,有一部分的确也跟性有关。也许尽享了性爱中的旖旎世界,再强迫退出,必然有太多的不甘和委屈。而对于一直不很看重性的我来说,无性的婚姻更加合体。当然,所谓的无性并不是排除身体接触,纯净水般的男女关系。它只是删除了传统意义上的真实进入,取而代之的是充满温情的拥抱、抚摸、调情、亲吻、关爱,或日常生活中的有色玩笑,甚至更包括网络中文爱的各种文字声音心理视觉刺激,这些都有效填补了现实生活中性爱的不足。

但随着年龄增长,这些都在慢慢变淡,日渐浓郁的是两个人之间的温情,如哥们如伙伴如手足如亲人如知己,如环绕在身边无时不在的空气,如触手可及的某种熟悉气息,如用久的手织棉布,如36.5℃体温,如一锅老汤,无尽岁月在其中,安宁踏实,有着隔年棉絮的暖。

有一种行为方式叫实干,有一种思想活动叫意淫。

自从知道浪子跟我一样都不是实干家后,我心中窃喜。啥叫性和谐?就是当性冷淡遇上了性无能!

我们同居一室,各安其床,异床异梦。他的梦中情人是林青霞和林心如,我的梦中情人是郭靖和杜淳。我们互相交流网恋心得,切磋网上征战绝招。一致认定,网络是调料,现实是主食,只有在确保主食充足的情况下,才适当加点味精料酒葱姜花椒芝麻辣椒酱增加生活情趣,切实落实好红旗与彩旗的主次关系,不至于本末倒置。因此,当我看到浪子在新浪UC、歪歪、呱呱等视频房间唱歌泡妞,如鱼得水,尽享调料之乐时。我也萌发了制作调料的想法,于是我庄严宣布:“我要写黄色小说了!”于是我在常玩的脊髓损伤论坛公开招标,征集实战素材,准备写一篇脊髓损伤群体性爱题材的小说。一时间群情激扬,各路豪杰纷纷浮出水面,有吐苦水的,有秀性福的,有讨药方的,有展示独门绝技的,有毛遂自荐当顾问的,我寂寞已久的QQ顿时门庭若市。我这时不得不承认,性原来是所有调料中最生猛最火辣的一味,直教人魂牵梦绕。

于是我开始写我的第一篇实验性性爱小说《遥不可及》,寓意就是真实的性福对脊髓损伤者来虽说是遥不可及,但相关联的亚性福却触手可及,尤其是男女之间的温情。不过这对我来说的确很难,因为我没有切身体会,刻画不出那种身临其境的切肤之感。这时,浪子作为首席顾问就发挥了巨大作用。

“你受伤平面以下都没感觉了,还想不想?”

“说不想是假的。”

“你下面没感觉,小便失禁,先不说能不能做,即使真刀实枪的做了,能有快感吗?”

“有,是心理上的快感,是享受做的过程中想象健康时候的那种心理愉悦,是一种意淫。随着受伤时间增长,对这些也不太感兴趣了。不过偶尔会看看片,看看群里的秀,看看视频房间调剂一下。”

有时写着写着会遇到障碍,比如男女主人公洗澡的片段,卡住了。

“嗯,问你一下,假如你坐在卫生间马桶上洗澡,一个陌生女人帮你,当然是一个好女人,当她柔滑的手触摸到你的后背时,你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肯定有想法啊,孤男寡女的……”

“具体说说,说详细点,什么想法什么感觉。”

“我肯定想让她的手在我身上尽情抚摸,然后我会抓住她的手带进我的怀里。”

“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会做柳下惠呢。”不过真实生活当中,柳下惠还真是有的,我跟一个脊髓损伤朋友出门旅行80天,同吃同住,就秋毫无犯。

顾问过浪子之后,我顺利写出这样一段——

晚上九点,还是青青先洗。“记得你答应过我的帮我搓背,到时候我喊你哦。”薛飞进卫生间前刻意提醒。青青不置可否,上网查阅滇藏线的资料。一个多小时后,“青青!青青!青青——”薛飞的喊声直接把青青从滇藏线拉到卫生间。“你不怕被淋浴打湿吗?”薛飞瞪眼看着穿着睡衣出现在眼前的青青。青青更尴尬,坐在马桶上的薛飞一丝不挂,自己多年不看男性裸体,视觉冲击力过于强烈,青青觉得有些难为情。“没事啦,我反正只给你搓下背,搓完了就出去,淋不湿的。”一双手搭在了薛飞肩上,轻轻滑过,手如柔荑,所到之处,如同跳跃的琴键,每一寸皮肤上都演奏出兴奋的感觉。肩胛骨脖颈,因为脊髓损伤,受伤平面以上更为敏感,甚至很难再雄起的小兄弟也悄悄蓄势待发,薛飞忍不住抓住青青正在移动的手,青青停顿了几秒,作势要抽。薛飞抓得更紧,青青后抽的力量加大,两人沉默僵持着,薛飞最终还是放开了。“青青,你没必要太克制自己,我们都是成年人。”

“我没有克制,我只是不喜欢这样。”

“嗯,好的,我尊重你的选择。”

我的小说终究是没有写完,我本来是想让男女主人公一起结伴去西藏,而后在海边买一个小小的房子,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日子。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再也没有写下去。也许现实生活本就平淡无奇没有太多诗意和奇迹,也许是论坛上不断涌现的想自杀的帖子,也许是一张一张触目惊心的褥疮求助图片,也许是关于疼痛、痉挛、便秘、尿失禁如何缓解的不断探讨,我从充满激情通宵达旦的狂敲键盘鼠标更新,到意兴阑珊闲看网络奇闻明星八卦,整个过程不到半个月。浪子很奇怪:“咦?怎么这些天听不到你说高潮了呢?这么早就泄了啊?”我之前曾经告诉浪子,我的高潮就是我发帖之后看别人给我回帖。一般会持续一两天,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次这篇小说给了我前所未有的高潮,而且持续了十几天。

我总归还是回到我36.5℃的生活中,洗衣做饭弄浪子上下床站立处理大小便推他出去玩,开有色玩笑讲有色笑话,模仿电视剧里男女对台词,在弄他上下床时互相揩下油,然后大叫“性骚扰啊!”男女之间会有忘乎所以尽情燃烧的沸点,也会有冷若冰霜形同陌路的冰点,但最恒久最舒服的,还是正常体温36.5℃。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