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是犯懒,还是计划不清责任不明?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蔡聪   2014.12.17 10:59  浏览620
摘要:如诸位所知,《有人》杂志的阅读渠道,除了获得纸质印刷版,访问有人杂志的网站之外,还有一个为我们编辑组非常重视的渠道,就是微信订阅号“一加一文化”。在此之前,这个微信订阅号的主内容,均由有人杂志编辑组来承担并提供……

如诸位所知,《有人》杂志的阅读渠道,除了获得纸质印刷版,访问有人杂志的网站之外,还有一个为我们编辑组非常重视的渠道,就是微信订阅号“一加一文化”。在此之前,这个微信订阅号的主内容,均由有人杂志编辑组来承担并提供。

以往我们的安排是周一到周五,图文消息的第一条,均是有人杂志原创文章,周六是声波FM同事们的音频节目。而周日,则是推荐其他有倡导多元文化意味与反思的文章。通常一周的原创文章,都会由我在周一安排好,除非出现公众关注的残障领域热点事件需要临时上稿的情况。一般安排好的稿件均由媒体官员李姗进行编辑,最后由主编傅高山确认并发送。至于周日的推荐文章,平时会由各个同事关注并推荐,最后由主编傅高山确认,但之前并没有计划。

831日是一个周日,晚上我接到同事李姗打来的电话,询问当晚公号发布什么内容。我便在以往收藏的文章中,看着标题挑了一篇名为《性别歧视的本质》的文章,并未认真阅读,便发给了李姗。孰知,当晚文章发布之后,后台收到了大量女权主义者批评留言,在朋友圈里,我们也看到了不少就此文章质疑的声音。回头仔细看过之后,傅高山和我也发现了文章里确有诸多不妥的表述,便在第二天的微信中发布了一条道歉的声明,将之视为一次公关事件。

起初,我们认为,我们的错误在于犯懒,没有认真阅读,便草率发布,这实际上是对读者的不负责任。但后来再三阅读后,意识到,尽管都是在倡导多元,但因为发展阶段的不同,从残障的视角来看,那样一篇存在着性别谬误表述的文章,如果是放在残障里,我们是可以容忍,并会愿意将之发布的。原因就像,IBM公司曾经发布过的残障大学生自强成长计划一样,尽管里面的表述仍旧有弱化残障者、同情残障者的成份,但我们仍愿意将之推广。一来是,所谓多元,应该是没有对错,只有每个人充分的表达与讨论;二来就是,自诩为精英的人可以不在乎这样的机会,甚至大肆批评,但并不能代表别的残障人不需要它。所以反思之后,我们发现,以后还有可能发布类似的文章。

因此,回过头来,我们再度反思。尽管内容上我们可以找到托辞,可实际行为上,确实是没有负起对关注我们公众号的读者的责任。而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是责任不明,角色不清。周日的文章推荐,既然是由傅高山决定,那么他就应该全权负责,并认真寻找。而我作为原创内容的把控者,在接到电话时,首先应该想到的,是让李姗去联系傅高山,其次才是做好补位的准备。至于李姗,从一个媒体官员的角度讲,尽管内容上她不用负责,但是每次都要等到周日才来询问的运行机制,存在着风险,在最初就应该有所意识。

总体而言,就是我们团队在工作中,长期缺乏计划性,这其实是缺乏责任感的一种表现。缺乏计划性的结果,就是工作一片混乱。有时候依靠个人能力与小聪明,能够将问题在deadline来临前解决。但这样绝非长久之计。在团队规模不大的时候,出现问题还能补救。但当团队规模越来越大时,缺乏计划性,不仅会让新同事跟着散漫,带坏团队的整体风气,并且在问题暴露的时候,想补救就十分困难了。有时候,甚至是致命的。

因此,我们之后做出了调整,将微信内容的整体发布全部纳入到计划之中,不因个人习惯与喜好而转移。同时,也在其他工作内容上反思,并且趁着团队规模还不大的时候,做好修正与规划。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