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魔音灌脑无人管,此恨绵绵无绝期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边伟   2015.03.24 10:20  浏览1428
摘要:如果说法规缺失是一种无奈的话,那么行政管理的疲软则更显得滑稽。对于一个平头老百姓来说,宁静安详就是一种幸福;遇到了麻烦,有政府做主就是一种依靠。残疾人作为这个社会的弱视群体,能够自食其力,不给社会增加负担已属不易。我们不求施舍,只求一个安定的环境,一个合理的秩序,一个能够保证人民基本健康的管理机制。

我是一个盲人,在德阳这个看似悠闲的城市开了一家按摩店。这些年,经营还算顺利,与周围邻居相处也还融洽。去年,隔壁开了一家中餐馆,开张伊始,便因油烟扰民而引发众怒。为了平息,餐馆安装了一台鼓风机。鼓风机紧挨着我们按摩店的墙壁,此后只要机器一响,声波和震动便会穿墙破壁,笼罩了整个按摩店。

来按摩店做保健的客人都需要安静放松,那边机器轰鸣,这边的客人刚刚入睡,便被吵醒。几个月下来,很多顾客抱怨,按摩店的生意日渐惨淡,按摩师的收入锐减。接下来,按摩店的员工陆续出现头晕心慌的症状,胸闷烦躁,甚至走路漂浮不稳!问题越来越严重,是非曲直也似乎很明显,但真正解决起来却无奈至极。

噪音扰民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环境问题,实际上噪音又分为高频噪音和低频噪音。我所遇到的干扰正是来自绵绵不断的低频噪声,也就是指频率在500赫兹(倍频程)以下的声音。除了餐馆的干扰外,人们在日常生活中还会经常遇到来自诸如电梯、变压器、中央空调(包括冷却塔)及交通的低频噪声。

为此,我做了多方面咨询。环保局监测站的工作人员说长期的低频噪音对人体健康是有伤害的。并且低频噪声不像紧急刹车声和迪厅音乐那样刺耳,但二者都会产生声压。高频噪音随着距离越远或遭遇障碍物,能迅速衰减:如高频噪音的点声源,每10米距离就能下降6分贝,马路上的线性声源每10米也能下降3分贝。而低频噪音却递减得很慢,因此能够长距离奔袭和穿墙透壁、直入人耳。

在网上也收集到了一些资料。噪音污染目前已经成为世界七大公害之首。专家说,低频噪声由于可直达人的耳骨,而且会使人的交感神经紧张,心动过速,血压升高,内分泌失调。人被迫接受这种噪声,容易烦恼激动、易怒,甚至失去理智。如果长期受到低频噪音袭扰,容易造成神经衰弱、失眠、头痛等各种神经官能症,甚至影响到孕妇腹中的胎儿。

至此,低频噪声作为一种公害已经是无庸置疑的了,那么这样的环境问题又该谁来管呢?来看看我的遭遇吧!这里姑且省去我所经历的太多过程周折,下面只罗列各方的答复。

环保局说:“噪声扰民属城管执法局管,你要投诉找执法局吧。”

执法局说:“我们只管餐馆油烟扰民和夜间噪声,你的事要向环保局投诉。”

环保局说:“只有执法局牵头,我们才能配合监测,你还是要找执法局。”

执法局说:“我们平时管的都是高频噪音,我们不知道低频噪音有没有标准,环保局能不能监测?”

环保局说:“标准是有的,给你两个文号吧:噪音是GB22337-2008;震动是GB10070-1988。”

天啊!1988年的震动标准!我们的环境标准居然还停留在二十世纪的八十年代,让我们这些小民百姓情何以堪!

环保局说:“如果执法需要,我们可以监测。但直到目前,还从来没有监测到低频噪音有超标的。就连电线杆上的变压器的噪音都不超标……”

至今我还记得执法队员对我说的最后那句话:“你要想清楚,如果监测不超标,你该怎么办?”

是啊!我该怎么办?

我哑口无言,却心知肚明。其实答案很明显,如果监测不超标,第一执法局就不管了,第二你再闹也没用了!这个牛皮圈到此,终于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圆。

此番经历并无离奇之处,有关部门也似乎谁都在各司其职,说得有理,但结果仍然是噪音轰鸣,伤害依旧,一切仿佛只是一场闹剧。明明被骚扰,明明受伤害,就是没人管,就是管不了!

如果说法规缺失是一种无奈的话,那么行政管理的疲软则更显得滑稽。接到的建议是,让我们把顾客安排在直对大门的一楼,舍弃受噪音干扰的二楼。我以为按此逻辑,如果顾客再有意见,那么是否可以给他们佩戴耳罩或者塞上棉花球?天下也竟有如此不公之理,不平之判!

于是我们必须得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噪音是公害,而这种公害是治理不了的。我在想,今后当其他的小民百姓遇到和我同样的干扰,饱受低频噪音之苦的时候,他们周旋于各级管理部门之间,也会一样重复我上述的经历,被有关部门扯成一个大大的牛皮圈。执法无力,管理缺失,百姓们就只能忍而又忍,在盛世噪声中茫然地头痛,无奈地呻吟,甚至成为一个失去理智的疯子。

其实对于一个平头老百姓来说,宁静安详就是一种幸福;遇到了麻烦,有政府做主就是一种依靠。残疾人作为这个社会的弱视群体,能够自食其力,不给社会增加负担已属不易。我们不求施舍,只求一个安定的环境,一个合理的秩序,一个能够保证人民基本健康的管理机制。即便法规和制度有所缺失,我们的管理者和执法人员难道不能本着以人为本的理念,做一些调解和督促的工作?难道就非让这些嗡嗡作响的低频噪音持续成为社会的不和谐音符,让本来已经眼盲的我心烦意乱最终失去理智?!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