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课桌易倒,别总拿爱心说事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刘凯华   2015.03.26 10:31  浏览1205
摘要:有人说,对待弱势群体的态度是社会文明的标杆,我想说的是,真正文明的标杆是所有人都能有保障、有尊严的生活。

这两天关于珠海自闭症孩子阿文的故事在圈内被广泛转发。很多家长非常愤慨,同仇敌忾,一下子把学校、老师推上了风口浪尖。作为一个自闭症孩子的妈妈,我非常了解大家的心情,但是,事态的发展已经脱离了理智的轨道。

我们做任何的推动让社会听到我们的声音都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们一定要理性诉求。当学校不接纳我们孩子的时候,我们就对学校做攻击,甚至对老师做人身攻击,说不收我们的孩子就没有师德,这都是不合适的。正常的师范教育课程体系里面不包括应对有特殊需要的孩子,有专门的学科叫做特殊教育,是针对各种有特殊需要的孩子的。换言之,老师可能真的没有能力给他帮助。老师们需要学习和专业支持。这是跨专业领域的协作。至于说班主任和学校应该与妇幼保健院、卫生局、医院等各部门协调,这个,我觉得这不是凭借某个学校一己之力就可以完成的,这是学校的责任,但更是政府的责任。

我们缺少的是社会保障体系中对有特殊需要的孩子所有的支持系统。包括教育、医疗、就业等等。这种体系的缺失使得我们的孩子只能靠学校、其他家长和孩子们的爱心和包容才能走进学校的大门。可融合教育从来都不是随班就坐,从来都不是让普通老师身兼特殊教师的职责和专业能力,从来都不是以牺牲普通孩子的教育权利为基础来进行的。

我们总说的一句话是如果他是你的孩子,你愿不愿意让他坐进正常学校的课堂?我们总强调换位思考,那么,我们想一下,如果我们是正常孩子的父母,那么,你愿不愿意让这样一个有比较严重行为问题的孩子坐在你孩子的身旁?凭心而论,你,愿意吗?

我们只看到在香港,在台湾,在国外,障碍的孩子们快乐地和正常的孩子们一起学习生活,但是,往往忽略掉了他们背后强大的社会保障体系和支持系统,这才是课桌背后的东西。

我们往往用爱心的大帽子来扣住老师和学校,用正常孩子能得到道德高尚的理由让我们的孩子可以在正常的学校就读。这,其实对所有的孩子都不公平。

对于我们的孩子来讲,没有支持系统,唯一靠的就是爱心或者包容,让障碍带给他们的障碍更加严重,而这就会恶性循环,他会感到压力非常的巨大,会导致更多的问题行为出现,他不会用所谓正常的标准来表达自己,他无法理解别人看起来很容易很简单的要求,比如阿文,看到保安后,就去抓老师的头发,孩子的那种无助跟紧张使得他看起来更加可怕。这样的一个孩子,已经远远超出了正常学校老师能够应对的范畴,他需要的不是同情,不是爱心,而是支持系统,需要有人帮助他学习合适的表达方式,学习理解并遵守规则,需要有专业背景的人来引导其他的孩子们如何跟他相处。

对于正常孩子们来说,阿文的存在确实可以给他们带来很多的学习机会,能够见到生命的各种形态,懂得尊重,学习接纳。但是,这不意味着正常的孩子就要去忍受他的大喊大叫甚至攻击性行为。这些问题都应该有专门的支持系统来解决而不是用爱心绑架孩子们。教育的本质就是去学习,让我们能够发现并不断创造那个最好的我们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所有的手段都只是媒介。接纳生命的不一样,也是我们要学习的重要一课,但是,是不是要以这样绑架爱心的方式来学习呢?我们需要的是真正的融合教育,我们需要的是有政策保障的支持系统,可能有人说,这太艰难太遥远了,可是,没有支持系统的所谓融合教育对所有的孩子都不公平,那不能叫融合教育,只能叫随班就坐。

深圳的龙龙案也是这样惨烈的教训,孩子不知道怎么去处理青春期的问题,常常一紧张就开始旁若无人地自慰,这样让很多的正常孩子跟家长都没有办法接受。这的确已经超出了普通老师能够应对的范畴,最后是多方协作,为孩子构建了支持系统才让孩子重返校园。

我想说的是,看着一个特殊孩子当众脱裤子,能够列入到培养正常孩子接纳、宽容跟爱心的范围吗?我们的孩子多么无助,他多么需要有人告诉他应该怎么办?他毕竟是一个有特殊需要的孩子,我们作为家长,可不可以尊重并正视他的特殊需要,而不是一味地要求我们的孩子和其他的孩子一样?要求其他的孩子给予我们的孩子包容?好多家长拿成绩说话,说我们的孩子能跟上,分数多么多么高。但是,我看了很多被退学的孩子,从没有因为成绩跟不上被劝退的,都是因为行为、情绪、安全意识等等问题。可是,我们的家长往往拼命给孩子压力,认为只要成绩上去了,学校就没有问题。好多家长认为,孩子只有接受了正常的教育才可以让他的将来像一个“正常”人那样生活,那样有尊严。我们要做的从来都不应该是让孩子变得“正常”了才可以去学习工作和生活,他们就是一个有特殊需要的人,难道就不可以有快乐,不可以有尊严,不可以去好好过日子?

我们的家长一方面要求普通教育体系能够接纳我们的孩子,一方面又要求需要特殊对待。这,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的事情。在今天的中国,我们觉得孩子们的课桌离我们何其遥远,但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每个人付出的努力都不会白费。我不是把所有的责任都压在家长的身上,但是,我们毕竟是孩子的至亲,我们要用比别人更多的付出去影响社会、影响政府、影响学校、影响正常孩子们的家长、影响对门的邻居——这将是我们毕生的责任。在这方面,广州的“融爱行”已经有了非常成功的经验。

有人说,对待弱势群体的态度是社会文明的标杆,我想说的是,真正文明的标杆是所有人都能有保障、有尊严的生活。我们要做的应该是推动政策的出台,尽管非常艰难,但路漫漫其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