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百变的娃娃,不变的回忆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刘姝汶   2015.04.15 16:28  浏览998
摘要:是真实,还是丑化?是鼓励,还是打击?美丽不应该被定义,也许这位母亲是想告诉自己的孩子和社会,每个孩子都应该是最美的天使。这些残障娃娃的出现,至少意味着残障人士的声音,不再无足轻重,可以轻易的被人无视。

一个漂亮的娃娃,是无数小朋友的童年美好回忆。这其中,芭比娃娃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一款,她们以可爱的造型吸引着一代又一代的人为之着迷,有装扮、化妆、做饭等各种造型,受到小朋友的欢迎。在芭比娃娃历史上,还有一些特殊设计,她们特立独行,同样受欢迎。其中就有芭比残障娃娃。

小朋友们经常会用芭比娃娃来衡量自己,为什么没有残障的芭比娃娃呢?这种缺失会导致残障孩子自卑,因为残障被视为一种不好的事情,不能和可爱的娃娃联系在一起。芭比残障娃娃的面世旨在鼓励残障孩子像残障芭比娃娃一样以一种积极向上的态度融入社会,快乐地生活。也让其他孩子从小就能以平等的眼光来看待残障。

1.坐轮椅的贝基

1997年,为满足一位残障小女孩妈妈的要求,芭比娃娃创造者美泰公司推出了一款特殊的芭比娃娃,即坐轮椅的贝基。然而,这一活动遭到了一位17岁的脑瘫高中生的抗议,坐轮椅的贝基不能使用梦想豪宅的电梯,而且,贝基的头发过长,很容易被轮椅缠住。美泰公司进行回应,为贝基进行了一定修改,但是仍然未解决梦想豪宅的无障碍问题。若要解决这个无障碍问题,美泰公司需要为残障娃娃单独设计出一系列的相关产品,包括适合贝基使用的车子、通道入口、房子等等。这简直和轮椅使用者在现实生活里的遭遇一样。美泰公司也回应会将梦想豪宅的房门入口改宽和将楼梯改为轮椅无障碍通道。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坐轮椅的贝基渐渐被美泰公司冷落,遭到雪藏。

2.真正的唐“宝宝”

唐氏综合症娃娃一直备受人们争议。图片所示正是一款此类娃娃,身着红衣,身材矮小,头小而圆,鼻梁低平,眼裂小而外侧上斜,嘴巴张开,舌头伸着。显然这款娃娃显示了唐氏综合症的典型特征。人们认为过于强化唐氏综合症孩子身体的差异,将其过于丑化,而忽略了他们身上的可爱之处。但是,所谓的丑化,是不是落入了之前定下的标准陷阱中了呢?

3.当芭比遇上光头

就像轮椅芭比的头发会被缠住那样,在传统标准里,一头美丽的金发,是美丽的象征。但,这样的美丽,是不是过于死板了呢?同样,没有头发的小朋友,会怎么想呢?这款光头芭比的创意源自一位美国母亲,她的女儿因接受化疗而失去秀发。这位母亲在脸书上发起倡议活动,很快得到万人的支持。美泰公司此前也确实推出过一款光头芭比娃娃,而且她还拥有自己的假发、帽子、头巾等。美丽不应该被定义,也许这位母亲是想告诉自己的孩子和社会,每个孩子都应该是最美的天使。

4.听障芭比,你看得见

1999年,美泰公司与加利福尼亚大学听障国家研究中心合作,推出听障芭比,共有三款:一个手语芭比、一个手拿提示语芭比、一个佩戴耳蜗芭比。芭比的所有手语都经过了听障国家研究中心的严格审核,确保都能表达出准确的意思,也绝对没有对听障人士歧视性的语言。美泰公司推出听障娃娃旨在让更多的人了解手语,关注听障孩子,同时增加听障孩子的自信心,鼓励他们更好的融入社会。

5.假肢也很酷

这款娃娃不是芭比美泰公司推出的,但是也非常特殊。这款娃娃的腿部经过特殊设计,可以拆下来,模拟的是佩戴假肢的孩子。每个娃娃都会佩戴一双拐杖和一个泰迪熊。

这款娃娃的设计是为了鼓励截肢孩子积极面对残障和积极配合治疗。这款玩具上还附带一张卡片,上面写道:虽然我需要戴假肢,但是也是非常可爱的。我要跟泰迪一起,积极进行理疗,早日恢复健康,快乐生活。

6.进不了地铁,但可以上货架

美国亚马逊网站上有一款导盲犬盲人娃娃热卖,如图所示,由一个戴着墨镜,手拿盲杖的小男孩牵着一只可爱的导盲犬构成。这款娃娃是名为伦理娃娃的商家生产,共有白人、黑人、拉丁和亚洲籍四个系列的残障娃娃,每个系列包括轮椅娃娃、肢体娃娃、拐杖娃娃、听障娃娃等等。有没有想入手一套的冲动?赶紧去查一查,看看有没有直销噢。

7.脑瘫娃娃

脑瘫娃娃是瑞典的一家专门为残障人士生产辅助器具的机构生产的。机构负责人也是个残障人士,长期以轮椅代步。生产这款产品的创意来源于他的日常生活,人们总是对他的独立生活能力很佩服。他想通过这个娃娃说明其实残障人士不希望得到特殊对待,希望大家能够把他们当作正常人看待。不过,这款娃娃造型很不一般,她的整个脸部都扭曲着,手臂姿势与真实的脑瘫人士相同。脑瘫娃娃面世之后,立刻引起了激烈争论。因为它的英文是CP doll,CP在瑞典除了代表Cerebral Palsy(脑瘫)以外,同时也是一个骂人的话。翻成中文的话,可以翻成脑残娃娃。但是,脑瘫也好,脑残也好,认为它不好的是人,而不是它本身,不是么?

是真实,还是丑化?是鼓励,还是打击?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有人》小编。这些残障娃娃的出现,至少意味着残障人士的声音,不再无足轻重,可以轻易的被人无视。也许有人觉得残障是一种缺陷,应该巧妙地将它隐藏起来,让残障娃娃变得“可爱”。也许有人觉得应该尊重残障人的多样性,真实甚至于强化地展现他们的存在。其实,生活里不应该只有对与错的二元对立,而是每个声音充分表达后的一派热闹,也许表达后,会达成妥协,也许会永久争论下去,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