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私人订制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蔡聪   2015.04.20 13:59  浏览863
摘要:这本来就不是一个公平的世界,人与人,起点不同,路径不同,遭遇不同,最后的命运与结局,自然也不同。他人随随便便就能获得,轻轻易易就可以抛弃的,对你来说,也许只是一个梦。可又有谁说,你不能做梦呢?

2013年末的贺岁档,各大荧屏被导演冯小刚的《私人订制》牢牢霸占。尽管网络上对此电影骂声一片,如同2014年尾上映的《一步之遥》一般,但仍旧无法阻挡没钱但还任性的影迷们涌向电影院的步伐。不管如何评价《私人订制》,但大多数人都无法否认,当宋丹丹扮演的老太太眼前那一片灯光熄灭时,是何等的心潮澎湃。

这是一个追求自由、个性解放的时代。当我们的自我意识逐渐觉醒,当我们逐渐开始追求个性的释放,自我的实现之时,我们所需要的,不再是束缚与限制,而是渴望能够有一个圆梦四人组,时刻伴随在身边,死磕自己,愉悦大家。因此,不得不佩服冯导与葛爷,片子烂不烂,情节糙不糙不好说,但人心与人性,被他们牢牢抓住了,钱包也自然就跑不了了。

2014年,流行用一个字来总结自己的过去。很多人就喜欢用一个“穷”字,就像屌丝一词的突然流行一样。这里面充满着无奈,就像你我都明白的,这本来就不是一个公平的世界。人与人,起点不同,路径不同,遭遇不同,最后的命运与结局,自然也不同。

他人随随便便就能获得,轻轻易易就可以抛弃的,对你来说,也许只是一个梦。

但屌丝们没有气馁,不会认命。因为自嘲与幽默的背后,又有谁说,你不能做梦呢?

我是仓库理货员

出生于1992年的罗成,是一位心智障碍者。随班就读至小学六年级后,一直呆在家中。因为还有言语表达方面的障碍,除了和家人交流,他很少与外界有接触。

2004年,他的父亲因车祸去世,后母亲改嫁,他便和继父一起生活。随着年龄的增长,罗成的生活问题越发突显。为了能够让他找到朋友,也能在日间有人照料,2011年他被送入了一家心智障碍者托养机构。

罗成进机构两周后社工给其做了评估,发现他自理能力、认知及动手能力都还不错,但他的人际交往能力及情绪控制能力较弱。根据评估结果,机构给其制定了一系列的康复训练计划,包括人际交往、职业重建……

每天除了固定时间让其在庇护性工厂进行手工劳作,还会安排一对一的个案辅导,强化训练6个月后,机构帮他再做了一份评估,评估结果显示他的人际交往及动手能力有了一定幅度的提升。根据这一情况,机构联系了当地的一家企业,安排罗成进到实际的工作环境中去实践,3个月后,机构开设的洗车店开业。罗成被召回至洗车店工作。

在洗车店,罗成工作的非常开心。因为没有人排斥他,同时他还有自己的收入。而他的情况,比起刚到机构时,简直判若两人。

后来洗车店因经营不善而倒闭,罗成再度回到机构。一方面,他没有停止接受训练,并且在机构的庇护工厂工作;另一方面,机构也没有停止努力,后来帮其在一家百货有限公司找到一份仓库理货员的工作。

上班之前,先拖地……

我在找货哦

开始点货

同事帮我装好货了,我封箱哦!

装货上车咯

跟车送货去咯!

他有圆梦师

很多不了解心智障碍者的人,都会惊异于像罗成这样一个心智障碍者,如何能够在一个融合的环境里工作。除开上个世纪在香港电视里惊鸿一现的《肥猫正传》外,大家对于心智障碍者的认知,不是停留在村里某家有个疯子的恫吓,就是小学时班上可能会有的一个邋里邋遢的“傻子”同学。当所有人将心智障碍者的形象固化在脑海里时,却从来没有人思考过,为什么他们会是这样?或者说,到底是谁让他们变成了这样。

这也就是,当我们看到如同罗成这样的案例时,会大惊小怪的原因。

其实,当我们深入罗成的生活,走进如他这般,在融合环境里就业的心智障碍者的世界时,就会发现,原来他们每个人都拥有一位提供私人订制服务的圆梦师——就业辅导员。正是在就业辅导员的支持下,才使得他们能够在融合的环境里很好地工作、生活、人际交往,找到自己被尊重、被认可、被接纳的价值。

如同本季《有人》杂志《看见》栏目里刘凯华所写,如果课桌的背后,也有这样的圆梦师,给予心智障碍的孩子足够的支持,那么停留在我们儿时记忆里的,将不再是班上那个邋里邋遢的“傻子”同学,而是一个和我们相处融洽,给我们的生活带来诸多惊喜的,很有个性的普通同学。

成就别人,不必恶心自己

说到就业辅导员,就先要从支持性就业说起。

目前,成年的心智障碍者,大多生活在托养照料机构里,情况稍微好一些的,可以进入机构建立的庇护工厂,在那里与其余心智障碍者一起工作。比如糊纸盒,做香皂等。而还有一些,可以在融合的环境里,和其他非心智障碍者一起完成工作。只是,在这个工作的过程中,他们需要不间断地支持。

按照美国1998年实施的《康复法案》的规定,支持性就业有着这样一些特点:在有竞争性的劳动力市场就业,可以是全职,也可以是兼职,工作环境必须是融合的(即大多数员工为非心智障碍者,并且工作中会与他们有较多互动)。目标是促进因为各种障碍导致工作被迫间断的人,或者传统上被认为无法从事竞争性工作的人的融合就业。

而就业辅导员,便是在这个过程中,为残障者提供不间断地辅助与支持的专业人士。

如果对心智障碍者的认识仍旧停留在传统的歧视视角上,听起来,就业辅导员这个职位,特别像《私人订制》中圆梦四人组的口号:“成就别人,恶心自己”。但事实上,支持性就业的就业辅导员,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的职业,并且有着十分明确的职责。当他们在成就一个个心智障碍者成功就业的同时,也是在成就自我的价值。

要把大象装冰箱,拢共分几步

当一名成年心智障碍者想要工作时,首先需要对他/她做一些评估”

现就职于心智联会的庄举,以前是融爱融乐家长组织的就业辅导员,大学时学习心理专业的他,曾经做过孤儿的就业支持。在跟踪、支持心智障碍者的过程中,他在《有人》杂志上发表了一系列的专栏,记录这个过程中的一些细节。

要想为服务对象找到合适的工作,首先我们要了解他/她的情况,诸如生活自理能力,独立出行能力,社交能力,对命令的服从能力,甚至于计算能力。”

对心智障碍者的评估,并不是说要选择出情况较好的,或者是普通意义上比较强的人去就业。否则就称不上支持性就业。评估的目标,只是为了考察服务对象的综合情况,以便于做有针对性的训练,以及后续的岗位开发,进入工作场所的支持与沟通等。

在就业辅导员群里流传着这样一个经典的案例。有一位心智障碍者经过评估,各方面情况都很不错,就业辅导员也为其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工作,在工作场所,他的表现挺好,没过两星期,便不再需要就业辅导员总是在场进行支持。未曾想,发完工资的第二天,那位心智障碍者却表示他不想再去上班了。这下子可把他的父母急坏了,找到工作场所去问,也没有发现之前他有任何异样。后来还是就业辅导员和他沟通后才找到了答案。原来这位心智障碍者不认识银行卡,他只认识人民币。结果发工资的时候,会计给了他一张银行卡,他以为这些人是在骗他,所以就不想再去上班了。

当然,这件事很快就得到了解决。辅导员带着这位心智障碍者来到自动取款机前,教会了他如何取钱。同时,也给了就业辅导员更多评估提示,使得心智障碍者也能紧跟时代发展。

其实在美国,为一个服务对象服务的,是一套人马。有专业的职业评估师,有职业康复师,还有负责与企业进行沟通的,负责跟踪与回访的等等。”现在就职于瓷娃娃的项目官员周爽,在美国上大学时,学习的就是职业评估,也曾在机构里做过实习。“评估这个环节十分重要,尤其是在中国,心智障碍者还无法在融合环境接受教育的情况下,搞清楚他们的情况,尤其重要。”

如同很多正在就业辅导员道路上奔走的人所感叹的,如果心智障碍者的前期教育能支持得足够,等他们到了就业年龄段时,就业辅导员需要做的事情,就不会有那么复杂。

评估,有针对性的训练,岗位开发,寻找实习基地,调整,联系企业,进入企业,密集支持,逐渐退出,转为自然支持,跟踪,回访。原本是很多人齐心协力来做的事情,原本有好多环节可以分散在人生各个阶段来做的事情,在中国的环境下,都集中到了就业辅导员一个人身上。这让就业辅导员们深感责任重大。

我们什么也没有

馨是庄举曾经支持过的一个服务对象,现在她成功地在离家不远的一个蛋糕店里工作。但让庄举十分感叹的是,一个心智障碍者的支持性就业路途,可谓是障碍重重。

首先我们面临的阻碍,来自于家长。”

好几个正在做支持性就业的机构工作人员在告诉记者,他们面临的第一重障碍来自于心智障碍者父母时,让人惊讶不已。

家长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自食其力,能够有份工作。但他们不管自己孩子的情况,恨不得你马上给他/她找份白领的工作。你要是说推荐他们的孩子去做保洁,他们马上就翻脸,根本不听你的解释。”

深圳市职康残疾人服务中心在国际劳工组织的支持下,开展支持性就业已经有一年多。他们与深圳市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建立了友好关系,已经成功地支持了一位心智障碍者在酒店担任保洁的工作。但当他们想推荐另外一位十分适合的心智障碍者前去就业时,却遭遇了家长的反对。理由是他们听说谁谁谁家的孩子在办公室当文秘,为什么他们家的孩子要去做保洁。

还有家长,根本不认为心智障碍的孩子应该去工作。出去可能被人欺负,又没面子,在家呆着,被他们养着就好了。”

提到家长的态度,庄举十分无奈。无形中给就业辅导员增添了一项工作,做家长的思想工作。

家长之后,自然就是企业的态度了。

心智障碍人士能够做什么?这是比较直截了当的问题,也是大多数人的观点。在追求利益与效率最大化的企业主看来,很少有愿意接受心智障碍者的。因此就业辅导员需要说服的第二个对象,就是企业主,希望他们能够给予心智障碍者一次机会。

好容易说动企业愿意提供个机会,你跟他们一说什么岗位开发,还要在工作的时候有就业辅导员跟着做支持什么的。他们的头又会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因此,在观念仍旧十分落后的现在,就业辅导员们只能争取到诸如保洁、仓库理货等工作机会,但像在蛋糕店、咖啡馆做服务员,已经是很不错的工作机会了。这些工作,不少心智障碍者的家长又会觉得苦了自己的孩子,没有面子云云。

这些也没有什么。最怕的就是好容易争取来了机会,我们的服务对象因为前期准备不够,无法适应,最后错过。”

庄举坦言,理想的状态下,经过评估与培训的心智障碍者,如果能够有转衔服务,或者有一个实习基地,进行入岗前的实习与调整,是最佳的。这样能够保证当他们进入真正的工作场所后,出现的状况不那么多。

你想呀。他以前被关在家里,或者呆在学校里,从来没有跟社会有过太多接触,很多能力也没有被培养出来。现在急匆匆地就往上上,随便出点小问题,马上就归咎于心智障碍者这不行那不行,将他们的机会抹杀掉,不是很遗憾、很可惜?”

其实,这样的情况,不止出现在心智障碍群体中。因为残障者的就业问题,还牵涉到教育、无障碍、健康服务等等。很多企业经常表示,我们是有爱心的,我们非常愿意招录聘用残障者前来工作,可我们找不到合适的。但当大家在讨论残障者能力不足素质不够的时候,却忽略了教育的不公平,出行的重重障碍,甚至于身体条件差异,所带来的其他需要,这些结构性的不平等因素。最终把结果归咎于残障者本身,只是新一轮恶性循环的开始。

不管怎么地,人家美国有法律规定,企业必须要接纳心智障碍者在融合环境就业!欧洲有法律规定,心智障碍者应当在普通学校接受融合教育。他们在就业前,应当有转衔服务……而我们呢,我们什么也没有。”

就业辅导员这个职业,跟传说中的社工一样,似乎应该无所不能,但具体说来又不知所能。实际上,目前在中国也没有自己的就业辅导员培训体系,大部分在推进的机构,只能借鉴国外经验。但因为不同国家的政策不一、环境不同,如何能够将就业辅导员本土化也是一个问题。

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

最攻坚领域

1600年,布鲁诺被烧死时,日心说,是很多人眼中的谬误,地心说才是宇宙唯一真理。经验、归纳与分类,组成了我们的认知体系,也给一切事物打上了不易更改的标签。2014,心智障碍人士,不仅可以就业,还能在融合环境下就业,开始挑战人们的固执与想象。这条道路,注定充满艰难,但它不会孤单。

支持性就业

2006年全国第二次残疾人口普查显示,残障人士就业率不足四成,而心智障碍者是所有残障类别中就业最为困难的之一。中国大陆有超过1200万的智能和发展障碍者,而他们平均就业率不足10%,心智障碍人士的就业,在大多数人的意识和认知里,智障和自闭症人士就业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1984年美国的《发展障碍法》提出了“支持性就业”的概念,并通过近30年来的摸索和实践,心智障碍人士,尤其是重度心智障碍人士进入社区竞争性职业场所就业成为可能和现实。支持性就业是一个有利于社会融合的先进理念,它鼓励并支持心智障碍人士在竞争性的工作岗位就业,而不是把他们都集中在庇护工场里。支持性就业理念是在国际人权事业不断改善,残障人事务持续取得进步的基础上产生的。

那么在中国,2014年的3月,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简称:ILO)与中国智力残疾人及亲友协会开启了为期两年的智力障碍者支持性就业试点项目。北京、湖南、广西、山东、辽宁大连、吉林长春、广东等七个省市地区,100名心智障碍者开始进入常态环境下的工作场所开展支持性就业,20名成熟的就业指导员得到培养。

ILO选择残障领域里最困难的心智障碍者就业,尽管他引进了德国、日本、马来西亚各地的成功经验,并且在过去的一年里,召集了包括中国残联及各地残联就业指导中心、中国企业联合会、残障家长组织等各利益相关方,展开密集地培训,坚定地推进着时间表上的每项计划。同时为了配合心智障碍就业领域的私人订制,在公众教育层面,ILO也没有忽略。行业内专业媒体《有人》杂志的支持性就业专刊即将推出,雇主与社工的《障碍者支持手册》印刷在即,但这些是否能够从根本上带来现实的效果,还值得长期跟踪和观察。

毕竟支持性就业,它挑战的是整个社会的态度,包括家长、社工、雇主以及作为消费者的普罗大众,从态度到政策,从技术到模式。更何况就中国的环境与文化,如何落地生根,更如何枝繁叶茂,都是一个未知数,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一条充满荆棘的道路。

套句俗话,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ILO的一次兴风作浪,冲击的是整个残障人就业领域的理念与态度。当它剑之所指,准备开山之时,已经是一种成功。支持性就业,这场攻坚战已经打响!

——摘自《中国残障人观察报告2014》

2014年,支持性就业领域被中国民间行业观察者评为最攻坚领域,昭示着其在推进过程中遇到的障碍重重。但尽管有这么多障碍,却没有打击到心智障碍者支持性就业的推动者们的信心与决心。因为越来越多的家长意识到,支持性就业是对孩子来说最好的模式。越来越多的服务机构意识到,支持性就业是对孩子来说最好的模式。越来越多的培智学校老师意识到,支持性就业是对孩子来说最好的模式。越来越多的企业主,也开始意识到,接纳心智障碍者就业,不只是奉献爱心、提升企业形象、减税增奖,同时他们的企业文化越来越多元,他们的员工忠诚度会越来越高,而他们的企业效益,并没有降低。

庄举最初给馨提供支持的时候,因为店方不同意,他只能在大夏天站在店外观察馨的一举一动,发现情况赶紧进来解决。而店里的员工们,起初也不太敢接近她。后来经过他做工作,大家与馨相处下来,对她有了很多了解后,整个店里员工之间的是非也少了,大家也很迅速地学会了在庄举不在的时候给馨提供自然支持。并且有一次,上级来视察时,馨打瞌睡,两个店员还跑到她两边架住她,撑开她的眼皮,跟上级解释这位员工的情况。馨所在的分店的员工一直是最团结的。而蛋糕店的服务员流动性很大,目前馨已经成为了他们店里比店长资格还要老的员工。

确实,有很多困难,但当我们的服务对象每取得一点点进步,看到他们每天都过得很开心很充实的时候,我们就会充满干劲。”

对于就业辅导员来说,目前国家尚未有政策来支持他们,工资待遇,职业发展,是他们自身面临的问题,但他们仍旧充满希望。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在支持他们,肯定他们,成就他们。

如《中国残障人观察报告2014》中所说,2014年的3月,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与中国智力残疾人及亲友协会开启了为期两年的智力障碍者支持性就业试点项目。北京、湖南、广西、山东、辽宁大连、吉林长春、广东等七个省市地区,100名心智障碍者开始进入常态环境下的工作场所开展支持性就业,20名成熟的就业指导员将得到培养。

广州市残联已经将心智障碍者支持性就业列入2015年推进计划,2014年11月到2015年4月,广州市将组织已完成九年义务教育的部分心智障碍者进行职业能力评估、职业技能培训,同时组织对家长和用人单位的培训。曾成功倡导政府出台心智障碍者融合教育政策的“融爱行”项目背后的家长们,正在努力,影响人社局与残联一起推进支持性就业。

而2014年5月7日印发的《湖南省智力残疾人支持性就业试点实施方案》作为全国首个省级心智障碍者支持性就业实施方案,给予了大家对未来更多的期待。

与此同时,聪明的就业辅导员们并没有等待万事俱备,而是从现阶段的条件出发,展开与企业的沟通协调,去企业开发各种各样的岗位,回过头来再去和心智障碍者进行匹配。还有成功的案例,企业同意将一个岗位拆分给好几个能力有差异的心智障碍者,只要他们能够完成这个岗位的工作即可。

我们为什么不能工作?

有这样一幕幕场景:在美生源支持的一个项目中,一家数据处理公司里。他们的业务是将政府或公司的大量纸质文件数据化。比如政府养老部门的个人很隐私的文件要处理等。

工作的程序是文件扫描,录入,在电脑上分类、存储,碎纸、回收。

几十个年轻人坐在电脑旁边,一起工作,紧张有序。你分不清哪个是心智障碍者,哪个是非心智障碍者。你看到的是一个忙碌的整体。

在台湾的一家加油站,当你将车停靠进港,会有穿着干练的员工拿着一堆牌子过来,让你选择你要加哪种汽油、柴油,加多少,然后迅速地请您下车,拿来油枪。还会有人过来为您将车刷洗一通。你吹着口哨结账,开车离开的时候,会去想,刚才为你提供服务的是不是心智障碍人士么?

现在在工作的时候,就业辅导员们要去给家长解释,我们的孩子为什么要工作;去给企业主解释,我们的孩子为什么要工作;去给政府解释,我们的孩子为什么要工作……但未来的常态,很可能是,当有人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周围的人会反问,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的孩子不能工作?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