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视利】神奇小子的不神奇之处(上)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郝曦   2015.04.22 17:56  浏览1028
摘要:从这些经历凯伦得出了几个结论:第一,大部分学校和老师并不了解残障人,因此我们要不断地提出要求来教育他们,当自我倡导者,让学生和老师逐渐明白残障人不一定是“困难群体”;第二,很多情况下不能依赖同学的帮助,一定要自力更生,自己解决问题;第三,想和同学交朋友一定要找到共同兴趣。

最近和一位20出的大学生凯伦·罗(Callum Russell)聊天。他的人生经历无比丰富,让我收获许多,让我仿佛又回到了许多年前采访和拍摄的时光。

前几年他着三个暑假到拉丁美洲当志愿者,最后一次实现了一生的理想——徒步秘的印加古道。他告诉我:“最我惊的并不是人们对我的鼓舞,而是鼓励我的人不是当地人却是加拿大游客!”因为他是一个盲人。

在秘鲁凯伦很少能发现盲人有机会平等参与社会,秘人看到盲人走印加古道一定会很惊奇。但在加拿大,盲人参与社会活很正常,徒步旅行也不应该是什么特的事情。因此,凯伦对大惊小怪的加拿大游客的鼓掌感到很矛盾:三天走了四天的路程使他感到挺自豪的,但他并不喜们觉得盲人做种事情有什么了不起,尤其是不应该以此为怪的人——“我年力壮,腿很有,我又不是用眼睛走路。”他觉得挺搞笑。

凯伦的南美之旅把他到了巴西、阿根廷、哥和秘。在英国本科的候他学的是西班牙、法和意大利在他正研究生,念法律专业,打算两年拿律师资。从小学到大学他上的一直是普通学校,小学初中父母特注意为他找合适的学校,最后入好的中学特意搬到了挨着敦的里郡,因那里的国立中学有专门协障生的特教部

按英国的教育制度大部分障孩子都能接受全教育,可并不是每所学校都具接受盲人学生的理想条件,因此有的地区把不同残障型的学生安排到具有相关条件的普通学校,因为离家太远,有需要安排汽车接送(当然由国家出)。这样至少能保大部分残障孩子都能接受全教育,但不一定能保每一所学校都能足每一名学生的个性化需求。

凯伦自己很幸运:作先天性全盲的人,他从小掌握了盲文,在学校里用盲文电脑;学校让视障生和其他学生一起上所有的,包括体育、音、数理化学等。最后凯伦和其他同学一起参加高考,学校他提供了各种合理便利(盲文考卷、电脑、增加时间等)。在伯明翰上大学的是外语专业,后来分在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各学了三个月。他告我,在三个国家的经历很不一:相比之下法国学校最差,学生和老似乎不愿意帮助盲人,最后他不得不靠自己的本事来克服困,熟悉校园境,不断地提要求。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学校好多了,老负责任,大部分学生也挺情的。

经历凯伦得出了几个结论:第一,大部分学校和老并不了解残障人,因此我要不断地提出要求来教育他,当自我倡者,学生和老明白残障人不一定是“困群体”,但有候我做事情的方法和其他同学不一;第二,很多情况下不能依同学的帮助,一定要自力更生,要熟悉学校境,自己解决问题;第三,想和同学交朋友一定要找到共同趣:凯伦足球,很会和同学侃西班牙、意大利、巴西等球的事;他也学击乐,到哪都能参加音表演。有了共同趣同学很快就放弃了残障的尬和恐惧,让凯伦自然加入他的群体。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