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我想有个家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紫罗兰   2015.06.29 15:29  浏览659
摘要:现实哪能都如我想象中那样简单!总有些事情,无论我们怎样努力和争取,也改变不了!比如,得到尊重,享有公平。

曾经,我以为只要心怀美好,世界就会对我微笑,即便我看不见她的美丽容颜,也丝毫不影响她对我的宠爱与宽容;曾经我认为,"只要努力一切皆有可能"是人生最不变的真理,即使让我经过比常人多上好几倍的心路历程才能到达那个叫做“成功”的彼岸,我也无怨无悔、在所不惜。可如今,我才发现,原来这些只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的天真幻想而已,现实哪能都如我想象中那样简单!总有些事情,无论我们怎样努力和争取,也改变不了!比如,得到尊重,享有公平。

2014年对我来说,应该算是小有收获的。终于看着我跟老公苦心坚守了四年的小店,生意逐渐一天天好起来了,当有越来越多的人成为这里的常客,越来越多的声音对本店赞赏有加,我打心底里感到高兴。我知道,这是我们努力坚持的结果。这其间经受了多少不易、多少艰辛,我想,只有与我们有过同样经历的人才会感同身受。可是,日子终于慢慢好过些,好容易,之前投入的成本总算有所收回,稍有了点积蓄,不安分的老公就动了买房的念头。坦白说,买房子在我看来是太遥远的事儿,现在房价那么高,就我们目前的能力怎么买的起?我连想都不敢想!但老公却胸有成竹,说不一定要付全款,我们手里的钱,在老家那儿付个首付应该没问题,其余的钱,我们可找银行贷款。经他软磨硬泡、反复劝说,我也有些蠢蠢欲动了。是啊,谁不想有个温馨的小家,谁又不希望能给自己未来的孩子创造一个相对稳定的成长环境呢?若真可以,就买了吧。

在与家人商议、多方考察、谨慎筛选之后,总算挑中了老家小城的一处目前虽不算多繁华,但未来发展却是有一定潜力的规划中的小区作为我们将来定居的地方。从看房、选房到敲定付款,过程基本还算顺利,没想到,竟然在银行贷款这个环节上卡了壳。

因为我们是盲人,所以银行不愿贷给我们,只因怕我们没有偿还能力,若真那样,银行又不能收回房屋,赶我们露宿街头。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人家宁愿不给我们办。就这样,我们首次向交行提出的申请被退回了。多么堂皇的借口,多么充满道义的理由啊!我理解他们的顾虑和谨慎,毕竟给我们贷款银行是要担责任的,可是,责任一定就是风险吗?别人贷款就确定是万无一失的吗?在没有事实根据的情况下怎么可以提前下定论:认为我们将来必定不会按时还款或没有还款能力?就好比一个人本来并没有犯罪,可在法官那里却早早给判了刑。这除了对个人能力的质疑之外,我认为更多的是对我们这个群体的集大程度的不理解、不尊重,更是对我们最直接、最让人无法接受的赤裸裸的歧视和瞧不起。我第一次经受这样的不公,也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感到:咱们残障人想要得到社会的认可有多么不容易!我们拼命通过努力想证明自己,可到头来,即便能出示所有相关资料和证明,还是无法让社会用同等眼光看待你。而原因只是因为,我们是他们口中一再强调的“弱势群体”。所谓“弱势群体”,不是制定更多的政策来扶持和帮助,而是给予各种条条框框来加以约束。可为了能让人家贷给咱,有再多条条框框,只要咱们能做到,就认了吧,谁让是咱求人办事呢?于是,我们换了农行继续申请。

银行要求,首先不仅要出示所有基本资料(如身份证、户口本、结婚证、银行流水、收入证明等)外,我们还必须提供我们的从业上岗证。理由是,知道我们是盲人,可是我们虽然说我们会做按摩,他们无法确定我们就真的会按,并且能以此来赚钱,必须有相应的证件给予证明才行。我不禁哑然,本来属于我们选择的职业就太局限,若我们再连通过这一行来维持生活的能力都没有,又何谈买房?更何谈去找他们,贷款?但与他们辩论这些毫无意义,因为银行不会因为你的辩解而对你的戒心减少半分,想证明,只得遵从。其次,银行要求我们提供具有稳定收入的至少两个以上的担保人。理由:如我们将来不能按时还款,银行可找我的担保人负责,由他们来承担归还余款的责任。于是,我找来了妹妹和妹夫,跟她们商量,请求她们为我们做担保,幸好我有一个从小就无比心疼我的小妹,妹夫也非常善解人意,担保这一块才算没太费力。倘若我没有这样支持我的家人,或者,即便有,但人家不愿意给担保,是不是我连跟银行提出贷款的资格都没有呢?可是,有了担保人还不够,此外,银行还要求,我们必须提供担保人住房的房产证。理由:假如我们将来还不起钱,我的担保人又不愿承担,银行要收回房屋。为了不让我们无家可归、露宿街头,必须要给我们找一个能收容我们的去处,不然他们就会背上不人道的骂名。听到这里,也许大多数人都会觉得,这个要求很合理,而且人家为我们考虑的极周到,连退路都帮我们设计好了。可在我听来,却觉无比心酸和悲哀。表面看,是为我们考虑,可这其中,涵盖了多少对我们的质疑声与不相信,一层又一层,都在假定我们将来还不起款,字字句句都反复说明,我们身有残疾,我们是特殊群体,特殊情况就该特殊对待。为什么不能多给我们一点信心?为何不能也把我们看做是与常人同样享有平等参与社会活动、拥有同等人格和尊严的一群人?由于妹妹是新婚,而住房是他们婚前妹夫父母买的,因此,房产证是妹妹的公婆的名字,如果要提供证明,必须取得对方父母的同意,并且得到他们亲笔签字和保证才可生效。无奈,只能厚颜通过妹妹再去请求老人家帮忙,这样才能让银行多给我们一点信心。一个买房贷款,人家也许只要一个人就能搞定的事儿,我们却一共要6个人签字。这足以能证明我们的诚意了吧。

但尽管如此,在申请签字的过程中,还是听到业务员满是嘲讽和亵渎的语气,那种居高临下、那种尖酸刻薄,实在让人难以接受。如我因是全盲,签字时让妹妹手扶着引导写,她就说:“怎么一点都看不见啊?连字都写不了?这个没法办的。”老公稍有视力,但写字还是不能完全看清,所以可能字签的不如明眼人规范,她老人家又说:“两个人都看不到,字都写不工整,让我们领导怎么批?”言外之意就是:你们看不到怎么还想买房,你们连字都写不好居然还想要贷款,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吗?我无语,看不到是我们的错吗?写不好字就没有正常生活需求的权利了吗?她一再强调,银行可以挑选客户。像我们这样的情况,他们如何如何不屑贷给我们,她本人如何如何不愿跟我们多接触,因为觉得与我们这样的人难以沟通。也就是说,倘若我们的申请侥幸能被批准,那将是银行对我们莫大的恩惠和赏赐,换言之,若贷不下来也在情理之中,因为就如她一次次所说,银行向来就是嫌贫爱富的,就是更愿意将钱借给有钱人。在她看来,好像我们不属于人类,连与常人正常交流的能力都没有。假若真是很有钱的人,又为何还要去找他们借钱呢?我实在理解不了这位大姐的逻辑了。总之,在交谈过程中,过分的话时常会从她嘴里说出,后来,为了能不给我们办,她甚至试图劝说开发商的售楼小姐,建议不要把房子卖给我们,说太费劲。老公是个北方直性子的人,几次想起来与她争辩,都被我强行按住,尽管我心中也是波涛汹涌、怒火万分,但表面还要装作强颜欢笑,祈求人家多帮帮我们……那是一种怎样的委屈求全,又是一种何等的无奈甚至屈辱,我想我穷尽脑中所有的词汇也无法形容当时我复杂而纠结的内心感受。

回来后,我的心久久难以平静。不仅是为我个人办事不顺,更为我们视障群体的处境感到悲哀和不平。我终于能理解好多和我有同样买房梦想的盲人为何迟迟不行动,一定要等到攒够全款才去买。是因为他们早有准备会在银行办理业务时遭拒绝。可是,我们也是普通公民,我们也应该享有同样的权利。国家一再倡导:人人平等,关爱和帮助残障人。而到我们真正办事儿的时候,却是如此的艰难和不易。我除了感到心痛和绝望之外,却再无能为力。我们的力量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现在,申请还在审批当中。我不知道最终会如何。但无论结果怎样,我都会欣然接受,因为,这几个月折腾下来,我已精疲力尽。如果成功,我会心存感激,对帮我安家筑梦的人抱以微笑和感恩,但若没办成,我也不会抱怨,因为我知道,这或许就是目前现状最真实的写照。我只会从内心祈祷:未来的10年或20年以后,我们的状态会有所改观。到那时候,无论我们走到哪里都不会备受歧视,我们的生活到处都将畅通无阻。我想:这应该才算是一个国家真正的平等,真正的文明!

编者按:就在本期杂志截稿前,紫罗兰发来消息,说她和丈夫的房贷批下来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默默地祝个福。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