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不要对孩子说不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蔡聪   2015.07.07 14:21  浏览782
摘要:柏金斯对世界各国盲教育及视障多重残障教育机构均有重大影响,并且一直为世界各地的盲教育培养,输送人才。年前有幸造访柏金斯,在很短的时间里,深刻地体悟了一把他们的教育理念,算是摸着了个遍。

位于美国马省首府波士顿的柏金斯盲校被公认为全美国设备最完善,教学技术最先进的一所盲校。同时,它之所以世界闻名,也是因为是海伦·凯勒这位著名的视听双障女性的母校。柏金斯对世界各国盲教育及视障多重残障教育机构均有重大影响,并且一直为世界各地的盲教育培养,输送人才。年前有幸造访柏金斯,在很短的时间里,深刻地体悟了一把他们的教育理念,算是摸着了个遍。

在去到柏金斯以前,我对他们的了解仅限于这是一所世界闻名的盲校。但因为对中国的隔离教育系统的反感,我对柏金斯也没有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的期待。不过有一次采访一位中国的视障者,她曾经在柏金斯学习过三年早期干预。她给我讲述的一个故事,让我对柏金斯有了一些不同的认识。

刚到柏金斯的第一天,做为一个只有光感,不熟悉当地环境的老盲,因为忘记了携带一件生活用品,结果她被一群老师们给“扔”出了校园,让她自己乘车去市中心的超市买(柏金斯盲校的校园不在波士顿市内)。她只好在一路咒骂中出了学校,通过求助的方式,找人带她坐了车,到了超市,买了东西,又回到学校。当然,事后她得知,其实校方派了老师一路跟着她,以保护她的安全。但事实上,她通过这样一次独立的行动,在到达柏金斯的第一天,就意识到了,尽管自己是一个视障者,但这并不是一个可以耍赖的借口。从另一方面来讲,通过这种尝试,她也获得了自信。像这样的情况,其实我们平日在举办大型活动时也会采取。就是要求残障者通过自己的方式独自到达指定的活动地点。我们会告诉每一个残障者,尽管外面的障碍确实重重,但我们相信大家有能力克服它们。事实证明,我们的残障者们,最后都做得很好。

当我真正来到柏金斯,听到老师们说出的柏金斯教学理念时,还是无比感动,直接给跪了。——从来不要对孩子说不。

这是一句听起来非常简单的话,似乎说起来也很容易。但事实上,我们做得都非常不好,尤其在面对残障者时。

譬如,在柏金斯的主体教学大楼的地下,有一个触摸博物馆,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动物标本与模型,几乎都是一比一的比例大小。

其实在很多人看来,让盲人通过触摸的方式去认识这么多动物,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简直是没有必要。但在著名的海伦·凯勒身上,发生过类似的故事。在她学会“水”这个单词之后安妮·沙丽文带着她去马戏团,让她有更多机会去了解,去认识这个世界。充满求知欲的海伦,对于马戏团里的动物,提出了成千上万个细微而独特的问题,为了满足海伦的好奇心,同为视障的安妮想了好多办法。不知道柏金斯的触摸博物馆是否因为海伦而来,但我们知道,这里的老师,从来不会对孩子说不。

正是因为不对孩子说不,所以在柏金斯创校之初,他们就接纳了失去五种感官的劳拉,教会了她如何与这个世界沟通。正是因为不想对孩子说不,所以他们派去了视障的安妮,陪伴海伦,书写出了一段传奇。正是因为不要对孩子说不,所以柏金斯做为一个盲校,却努力将每一位视障孩子送到普通的学校里,让他们在融合的环境中成长,而不是单纯地把视障的孩子隔离在柏金斯的校园中。

很多时候,我们总是认为,因为我们的视障,所以这也做不了,那也没法做,各种没用。之所以形成这种认知,最重要的一点是,从周围的环境里,我们得到的反馈一直是这样。

想独自出行,家长会说,你都看不见了,出去太危险。他们很少会想,我应该怎么去做,才能满足孩子的要求。想学做饭,老师会说,一个盲人,怎么学做饭,弄得乱七八糟还得别人来帮忙收拾。……

当然,随着时代的进步,这样的情况在逐渐好转。大家会想,要训练盲人独立出行,要让我们学会自己做饭。可,如果盲人不想做按摩,也想开车,还想开枪射击,上天入地,很多人的第一反应,肯定还是不。

其实,对孩子说不,和努力想办法满足我们的需求,背后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视角与态度。这样的视角与态度,不仅影响到视障者,对于每个孩子来说,都会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一种是你认为他不行,所以最后他真的不行。一种是,你为什么不可以,最后,他当然会可以。而在我们的社会里,最后孩子的行与不行,都会归因到这个孩子本来就是行,还是不行。大家却忽略了,原来是我们剥夺了孩子可以去行的机会。

在美国,我们看到了盲人当上了神枪手,知道GOOGLE给盲人设计出了有驾驶感的汽车,有盲人会在哈佛的教室里告诉大家我以我是一个盲人而骄傲,可回过来在国内看到的,取得成就的盲人,那只是因为他的身残志坚与自强不息,你们看不见哪,怎么能上普通的学校,怎么可以做和大家一样的工作……

可是,why not?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