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被遗忘在海伦•凯勒之前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肖佳   2015.07.07 14:46  浏览1210
摘要:提到海伦·凯勒,在我的印象中,就是初中课本里的《假如给我三天光明》,还有莎丽文老师那如何教会她“水”这个单词的故事。至于海伦是否上过大学,学的是什么,大学毕业后又做了些什么,有没有结婚,活到了多少岁,我对此一无所知。我曾问过不少人,但得到的答案与我所知,相差无几,最多会有人犹疑地说,海伦好像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似乎,在“聋盲”这个标签的覆盖下,真正的海伦·凯勒已经被大家所遗忘了。

提到海伦·凯勒,在我的印象中,就是初中课本里的《假如给我三天光明》,还有莎丽文老师那如何教会她“水”这个单词的故事。至于海伦是否上过大学,学的是什么,大学毕业后又做了些什么,有没有结婚,活到了多少岁,我对此一无所知。我曾问过不少人,但得到的答案与我所知,相差无几,最多会有人犹疑地说,海伦好像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似乎,在“聋盲”这个标签的覆盖下,真正的海伦·凯勒已经被大家所遗忘了。

怀着对海伦生平的追索,我前段时间有幸造访了美国著名的柏金斯盲校。在柏金斯,名为凯文的老师,带着我领略了一场introduction tour。让我震撼的是,原来,在海伦之前,还有一些更为重要的事情,被我们遗忘了。

原来,海伦不是柏金斯盲校历史上的第一位聋盲人。在她之前,有一位叫劳拉·布里奇曼的女士,她两岁时因猩红热失去了五种感官—视觉,听觉,嗅觉,味觉与语言。我想,对于优生优育概念已经根植入脑海的绝大部分中国人来说,这是一件无法想象的事情,这样的孩子,只可能面临被抛弃甚至被杀死的命运。

但是,在海伦来到柏金斯之前,在这所美国历史上的第一所盲校建校之初,他们就迎来了劳拉这样一位学生。

那时候是1837年。

尽管要教劳拉的决定在当时也遭遇了许多老师的反对,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柏金斯的一位创始人塞缪尔·格瑞德里·豪博士仍旧将当时已经8岁的劳拉接到了位于波士顿的柏金斯。

豪博士的教学方法是:先把汤匙等日常用品递给劳拉,再把这一物体对应单词的盲文标签递给她。一旦劳拉明白了二者之间的联系后,便开始教她字母、数学、科学与天文学。就像海伦有那个著名的水井的故事一样,在劳拉的身上,也有一个充满隐喻意义的故事,那就是她学会的第一个单词是钥匙。为了能够让劳拉明白钥匙的意义,他们将她最喜欢的东西放进了抽屉里并锁了起来,然后给了她一把钥匙。这把钥匙打开的不仅是抽屉,更是劳拉通向这个社会的一扇大门。1842年,英国作家查尔斯·狄更斯参观柏金斯盲校时见到了重返柏金斯的劳拉,他当时说,美国的一切都那样糟糕,只有两件事情是好的,其中一个是尼加拉瓜瀑布,另外一件就是柏金斯有个劳拉。这件事情,他在回到英国后写进了名为《美国纪行》的书里。

1840年,21岁的劳拉在完成了柏金斯的学业之后回到了位于新罕布什尔洲的家乡,与做为农场主的父母一起生活。但遗憾的是,她的父亲根本不知道如何与她交流,尽管母亲会一些简单的手语,但母女之间的沟通也非常少。至于劳拉想到社会上去,那更是举步为艰。想起劳拉当时的孤独,听着凯文老师充满深情地讲述,同样做为一名残障者,我当时的内心被一种酸楚狠狠击中。因为我也曾经历过那种孤独的岁月,一个人孤独地生活在周围人的热闹之外。仅是视障的我,有时候都会几欲发狂,而劳拉,她失去的是五种感官。

因为没有味觉,对于劳拉来说,吃东西只是一种维持生命的手段。可当在家中,没有人能够与她交流的时候,吃饭,或者说活下去,已经渐渐失去了意义。

在劳拉离开柏金斯的第三个年头,豪博士收到了她母亲的来信,信中说劳拉已经快要死去了,希望豪博士能够去见她最后一面。得知这一切的豪博士非常懊恼,立即奔赴劳拉的家中,将她接回了柏金斯。

重返柏金斯后的劳拉,从此就生活在了这里。她住在柏金斯盲校内的小屋里,以教学与出售手工艺品为生。

凯文老师告诉我们,劳拉之所以被人们忘记,因为她只是一个裁缝。但实际上,如果没有劳拉,就根本不会有海伦。

海伦19个月时失去了听觉与视觉,她的母亲得知劳拉的故事时,海伦已经六岁。当她向柏金斯求助时,学校决定安排安妮·莎丽文·梅西去做海伦的老师。同样视障的莎丽文最初表示了拒绝,因为她在柏金斯学习的是盲教育,她并不知道如何教育一位聋盲人。

听说了这件事情的劳拉找到了安妮,对她说:“你一定要去教海伦。而怎样和海伦沟通的方法,我来教你。”就这样,劳拉成为了安妮的手语老师,而安妮教出了一个举世无双的海伦。

在凯文老师那里,我们得知了一件劳拉与海伦之间的趣事。她们俩一辈子就只见过一面,而劳拉其实非常不喜欢海伦。因为两人见面时,一个已经快六十了,而另外一个才八岁。劳拉在生活里是一个非常喜欢安静的人,而当时还未接受过太多教育的海伦,活脱脱就是一个野孩子,上窜下跳,让劳拉不胜其扰,赶紧让他们把她带走了。

随着岁月的消逝,劳拉·布里奇曼的身体日渐虚弱。最后,她因肺炎于1889年5月24日与世长辞。而海伦,后来,去了哈佛女子学院,最后成为了一名女权主义者与人权斗士。在二站期间,她还给希特勒写信,斥责他屠杀犹太人与智障人的丑陋行径。

可到了今天,知道劳拉的人已经寥寥无几,而海伦也渐渐地成为了一个活在人们心中的符号,和那口著名的水井一样,不再鲜活。而更多的残障者,遭遇的都是拒绝。

在这趟介绍之旅快结束时,凯文老师希望大家不要忘记劳拉,不要忘记这样一个平凡的残障者。正是因为她的普通,才代表了柏金斯的创校初衷,代表了人类前进的动力。

--不要对任何一个孩子轻易说不。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