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提不提我是个一个来大姨妈的残障女人?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皮小宁   2015.07.08 17:43  浏览1258
摘要:说出来!很多公众不是不人道,而是不知道。

作为一个人,我有着和男人一样的需求,吃喝拉撒工作;作为一个女人,我又有了区别于男人的需求,最显著的就是每个月的那几天。出于对身体健康的负责,那几天不适合负重不能做剧烈运动不能下凉水……这本属于个人隐私[害羞]可是如果你是一名搬运工或者是一名水下作业者,你的同事、老板是男性,你跟他们说,你和他们不一样呢?还是不提,硬撑着做那几天不能做的事情呢?朋友圈的小伙伴们,告诉我,你会怎么做?男性小伙伴们也可以回答。

有一天心血来潮,我在朋友圈发了这个话题,然后得到了如下的回复:

1.(年轻女孩)正常工作能负荷,不行就请假
2.(报业主编)我建议说出来,现在的办公环境下,很多男人已经学会关照大姨妈了,我和女同事讨论这个并不觉得流氓。
3.(中学女老师)当然要说,大姨妈人人都认识的,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的回复: 哥们姐们同志们,以上只是我比的一个例子。其实我是想说,残障人士对无障碍环境有需求这件事情,是自我克服障碍环境带来的困难,还是对公众讲出来?让大众在了解到你需求的情况下,为我们做些事情。有些人就认为,我们是拿残障说事儿。

可我认为,残障者的“残”,只是身体的某一个或多个功能,因为疾病或其他原因导致丧失或弱化,“障”就是外界环境的不友善不方便而导致处处碰壁。

这个残吧,我可以藏着掖着,属于我们自己的隐私。但需求问题,也就是环境的障碍,不呈现,不完善,人为非故意二次设障,比如我们经常看到的石球拦截,栏杆柱子阻挡了轮椅的脚步,大众不了解,怎么解决?
我又将这一番追思发了上去,以下是回复
(中学女老师,自闭症孩子的家长)说出来!很多公众不是不人道,而是不知道。
(一个资深残障人士)回复是“
这个已经有理论来解决这个问题了”,这就是CRPD《残疾人权利公约》在最新条款签署之前大家一直在争论的一个问题,就是说这个无障碍它到底是不是一个权利?公约里面每一条列出来都是权利,无障碍单独列了一条,实际上它是所有权利实践的一个前提。
所以说,从我的角度来破解这个问题,就是当环境到达一定的友善的程度的时候,我们就不用去说出来了,因为这个已经成为了大家的一种默契。可是现阶段,它对你的生活会造成影响和障碍的时候当然要说出来,因为我们的目标就是让这个环境到最后变成友善,也就是有些同学在纠结的,他不想去提自己的残障,只想去做好每一个人应该做的事情。这是一个理想的状态。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奔向这个状态而去的,目标是一致,只是手法不一样过程不一样。

好吗,其实我真的不是大姨妈来了想聊聊天,只是做为一名普通的人,普通的残障人,普通的残障女人,想说说话。

其实残障也好大姨妈也好,都是我们的隐私,谁愿意天天把无障碍呀残障呀挂嘴上,可是现阶段的提,是为了将来的不提。因为我们都只是普通人,很普通的一员。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