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视利】神奇小子的不神奇之处(下)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郝曦   2015.08.12 17:49  浏览581
摘要:对他来说,这有两个方面。作为视障人,我们有义务教育别人,让他们了解怎么样帮助我们;同时作为教育者,我们还要当榜样,通过证明我们的能力,可以改变别人对视障人的态度。

三年前,视障的凯伦第一次提出要去拉丁美洲时,遇到了很多障碍。尽管父母很支持他去,当他提出要到困学校当志愿者时,却遭遇到了大部分慈善机构的拒,他们表示没有条件接待盲人当志愿者。凯伦找到了一家英国旅行社,经过努力系秘的志愿机构,最后于找到一家NGO很愿意接受他去。几周之后他便一个人到了秘首都利

“那家NGO想找学西班牙的外国大学生在民窟里当志愿者,我去了以后就教身处困中的小孩学击乐。我学打击乐14年了,但从来没当,不过我很快就入了角色,因为我很喜和孩子交流。最后我成功地参加了演出。”谈到自己的志愿者之旅,凯伦兴致勃勃,也十分自信。

凯伦的自信来自各方面:第一,他掌握的技能——外和音——他很大的优势他比容易适陌生境,迅速交到新朋友;第二,他从小一直很独立,出行能力很,拿着盲杖行走非常自信,不会有任何不自在或者自卑的感;第三,他认为“盲”是一种“正常”状,作盲人他有义务教育社会,使大家自然而然接受障和其他所的“残障”。

尽管凯伦的家庭和学校经历一直挺利,生活里没遇到过严重障碍,但他深知,对视障的不理解和歧是普遍存在的,只不在不同国家和社会境中歧程度不一。往往不是人有意去歧残障人,而是因为大家缺乏了解,用主(包括各种解和恐惧感)作出不合理的判断,果有候想帮助残障人,反而却帮了倒忙,或者给彼此带来伤害。

凯伦在南美旅行遇到了来自陌生人的各种度,从情帮忙到怒拒绝。不管最初如何,大部分人经过他的积极交流后,都逐对他的态度。

凯伦这样总结他的经验:无是全盲是低力,你将一子是教育者。

对他说,这有两个方面。作为视障人,我义务教育人,了解怎么帮助我;同时作教育者,我们还要当榜,通过证明我的能力,可以改变别对视障人的度。

此外,他还觉得,我们不能因为视障而自私,我们要争取改善比我更困的人的生活。好的教育者一定不要忘掉多数的困人群。而视障人生活的改变,就是这样一个榜样。

凯伦说他希望2015去中国访问,很愿意认识中国的朋友,达他所有者的新年候!

(丘比丘前的草泥!) – source: Google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