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个身份都是一个世界 | 大胆谈性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有人》杂志   2015.11.16 18:07  浏览865
摘要:我不认为我是一个男性,我也不认为我是一个女性,我觉得应该没有性别这样的概念,我失明前,在酒吧工作,穿着裙子、留着长发,我讨厌基于社会性别的男性身份带给我的困扰,我是一个盲人,别人总对我说“你怎么这样?” 我怎么样了?盲人不可以关心性吗?盲人不可以是同志吗?


要脱掉,还有脱光

残障与性


2015残障与性分享会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个身份都是一个世界


讲者:韩震《从同志到视障的身份认同》

2000年失眠


我不认为我是一个男性,我也不认为我是一个女性,我觉得应该没有性别这样的概念,我失明前,在酒吧工作,穿着裙子、留着长发,我讨厌基于社会性别的男性身份带给我的困扰,我是一个盲人,别人总对我说“你怎么这样?” 我怎么样了?盲人不可以关心性吗?盲人不可以是同志吗?

请不要把我当做男人,当然我也不是女人,如果你能忽略性别这个东西,那我会很开心。

我把自己的身体当作行为艺术的道具,我把失明当作很好玩的体验,我喜欢哥特音乐、服饰、建筑,最爱德国的永恒沉睡。


不念过往,不惧将来


讲者:妖妖《我们是女性,我们是残障者,我们是我们自己》

独立纪录片导演

“残障人还有性需求吗?他们连生活都难以自理,他们还要做爱吗?”

社会忽视了残障人的性需求,他们生理和心理的需求很难被照顾到,我如果出柜,还对得起日夜照顾我的父母吗?

曾采访过两个女同性恋者,所有人对他们的态度,就是你们怎么好好的生活下去,他们的性没有被提及,没有被关注。于是,双重身份带来的压力,让她们羞于向人提及,让他们产生了罪恶感。



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讲者:Vincent《手天使重新启动重障者的性》

台湾手天使创始人


残障人是有性需求的,我们的服务是免费的,我们会摸清他的所有信息,根据他的性倾向及偏好提供最好的服务,完全是五星级的服务,我们希望帮助他通过性度过人生的障碍。


小宝,向前冲


讲者:周霖《我的孩子与性》

唐氏综合症家长


我是一位十五岁唐氏综合征孩子的妈妈,我个人认为性别教育是性教育的基础,也是人生的启蒙,所以他很小时我就告诉他是一个男孩儿,尽管我很希望他是女孩儿。当孩子产生性的困惑,我们不应该回避,而应该进行引导,而不要让他产生不安。





每个家长心中都有一个巨人


讲者:曹军《孩子有需要,我们就解决》

深圳智家喜憨儿成长关爱中心发起人

我是一个心智障碍孩子的父亲,我的孩子是一个男孩。

“性问题”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因为我知道心智障碍的孩子,一定很难有女朋友,一定很难很难结婚,我一直在思考他成长过程中一定会遇到的问题。

现在,我的孩子已经有了性需求,台湾有手天使,日本有守护天使,欧洲有政府买单,而中国大陆是传统文化,很多事情很难去做。

我听说有一个爸爸教孩子如何自慰,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父亲,我觉得他很伟大。心智障碍的孩子不太会保护自己,容易弄伤皮肤,所以我想到了一种方法:一个飞机被就可以解决问题。


我们都一样,年轻又彷徨


讲者:涂晓雯《从残障青少年性需求调查说开去》

上海计划生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复旦大学硕士生导师

调查分为三个方面:性知识、态度行为和性与生殖健康方面的需求。


我们的残障青少年普遍缺乏性与生殖健康相关的知识,不同障碍的青少年的缺乏程度不一样,他们获取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的困难不一样,希望我们社会能从这些困难出发为他们提供适合他们的性与生殖健康教育。

调查发现,残障青少年获取性知识的来源主要为网络,学校与家长普遍缺乏性教育。因为辨识能力不够带来了不必要的困扰和错误的偏见,城市青少年与农村青少年的性知识、性态度存在普遍的差异。



不曾走过,怎么懂得


讲者:吴么西《一个基层性教育者实践与思考残障者的性教育》

新金赛联合创始人 性教育工作者

我面对不同障碍的残障者,我们想知道他们需要怎样的性,他们需要怎样的性教育。我和我的小伙伴们一起在探讨性教育该怎么搞。

在我们的性文化里,又有多少人总是把生育当成性唯一的目的,把无知当做纯洁,把愚昧当做德行,把偏见当做原则。去除性身上污名化的标签的道路还很漫长。


我敢在你的怀里孤独


讲者:张金明《我们不应该忽略的慕残》

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慕残研究

所谓慕残,是一种少数人的性倾向,所以它和主流价值观不相符,所以被排斥的情况就会发生。于是,这些慕残者就会把自己隐藏起来,不让外界知道他的性倾向。


慕残会有不同的方式,伴随其他的性倾向。它是与生具来的,不该被评判的,不是不道德的,这是我对慕残的认识。



那篇星空,那片海


讲者:小柏《性向义工的告白》

台湾手天使义工

性不仅仅是生理冲动,还包含社会的含义。我们的社会常常会把性分好的坏的,好的性比如婚内性、异性恋、无金钱的,坏的性比如同性恋,有金钱、婚外性等。


我们能获得的性信息大多来自异性恋男权社会所提供的,而事实是不同和多元才是更全面和真实的部分。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讲者:彭晓辉

华中师范大学人类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

新金赛首席科学家

一个的性愉悦首先要实现性权利,一个人的性表达只要不伤害他人就应该尊重。残障人士的性系统并没有残障,残障人士的性并不残障。

性是多元的,性是多层次的,可以是异性之间的,同性之间的,人与非生命体之间的。性是中性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淫者见淫。真正残障的是我们偏见的观念,无知的认识。


本文内容由新金赛整理自《2015年残障与性分享会》




面面观性|新金赛出品

本文首发【新金赛】官网,特约专稿,欢迎分享,欢迎点赞,原创不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擅自转载将追究法律责任。



谈谈情 炼炼爱
www.chinakinsey.com


微信ID:chinakinsey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