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残障与性广州站:2015残障与性广州分享会

作者:《有人》杂志   2015.11.30 11:28  浏览700

11.21 2015残障与性广州分享会顺利结束。

提到“残障”你们想到了什么,提到“性”你们有想起了什么?当“残障”与“性”相遇在广州,会给人们带来什么样的思考?

本次活动,我们有幸邀请了致力于维护罕见病群体利益的老K之家发起人潘龙飞以及性教育与特殊教育者谢淑菁给我们分享他们与众不同的生活体验与心路历程,并与现场参与伙伴展开深入有趣的对话(据说有人带走了很多condom~



龙飞与卡尔曼氏综合征的故事

还没开始接触生物课,九岁便已经历了一场生死攸关的心脏手术。因为癫痫、流鼻血等,六年的小学上了九年之久。青春期了,被戏称“矮冬瓜”,没有变声,没有长胡子,没有嗅觉没有第二性征发育。龙飞说,“感觉自己就像个外星人,可能是从别的外星球来的”。辗转数百家医院,23岁那年,查出从未听过的“卡尔曼氏综合症”,龙飞笑得特别的开心,他说,“我不是外星人了!”


23岁的龙飞开始接受治疗,声音慢慢变了,身体也逐渐长开,第二性征也开始出现了。龙飞与卡尔曼氏综合症并不在这里停止,这,只是一个新的开始。豁达的龙飞发起“老K之家”,徒步中国各家医院,让更多的人了解卡尔曼氏综合症,向企业和国家递出申请信,让厂家继续生产他们的药物,帮助患者有药可及。


第一眼看见龙飞,与我们一样,要说不同,那就是干净,并没有想到他是卡尔曼氏综合症患者。
残障并不都意味着缺胳膊少腿,世界上某个角落,还有着一些我们从未听过的罕见疾病。

没有人想要天生的“与众不同”,没有人愿意成为外星人,更没有人愿意认为自己是个二等公民。

喧嚣的城市里,形形色色的人群穿梭来往,却不轻易能发现一名残障人士的身影,并非残障人数少,也并非他们愿意蜗居在家,更多的是世界的眼光让他们无处可去

请把尊重还给他们,把他们也当作普通人


淑菁·伤疤·裙子

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几场刀光血影的手术,修长白皙的小腿上覆盖了几条狰狞的刀疤。因为伤疤,明明是如此明媚的年纪,却不能像别人那样骄傲地露出漂亮的小腿

偶然的机会,淑菁接触到爱成长,接受他们的培训,第一次知道“身体意象”,发现自己的特别之处,逐渐接受它,甚至爱上它,爱自己的身体

那一年,淑菁第一次在手术后穿上梦寐以求的短裙,不再在意他人的目光。淑菁说,当穿上短裙后,其实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最多不过是别人多看两眼。除了穿上短裙,淑菁更是在教学中把自己当做活生生的例子,告诉更多的孩子尝试爱自己无法改变的缺陷

每个女生都有一个梦想——炎炎夏日,穿上好看的短裙子,把最美的一面展露出来。

但并非所有女生都有一双完美无瑕的秀腿。

一道道或深或浅的伤痕前,许多梦想幻灭。她们变得自卑,变得消沉,愈发讨厌自己

每个女生都有穿上短裙的权利,我们不应被社会对女性的审美范式所束缚,我们应努力争取属于自己美的权利。穿与不穿,全在第一步,只要你敢于迈出第一步,别人的眼光便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所有少数群体的利益都是联系在一起的。少数群体之间不应是孤立的,不管是哪一方利益受到侵犯,少数群体都应凝聚起来。只有凝聚起来,我们的声音才能被世界听到。

虽然座中的我们是多数,但说不定哪一天,我们或身边的人就从多数转为少数,在那之前,何不给少数更多的包容、理解与支持呢?

关注身体,关注爱与成长,关注性与健康,关注少数群体,需要你我的共同参与。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