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残障人观察报告2015》由《有人》杂志于国际残障人日独家首发!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崔凤鸣   2015.12.07 13:42  浏览780

编者按:2015年12月3日,是第二十四个国际残障人日,《中国残障人观察报告2015》从今日起,在《有人》杂志微信公众平台独家首发,并陆续发布后续完整内容,敬请期待!


不知不觉的,残障这个概念在过去的一个多世纪中走过了这样一个进程:残废残疾残障,这个进程还在继续,逐步演变为更客观、先进、全面的概念,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概念的更新,体现的是时代的进步和要求,挑战的是人的观念。曾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残废,简言之残既废,被普遍和正式地用来形容和称谓一个群体所具有的不同身心功能局限特征。然而社会的不断进步使得残废这个词语和概念本身涵盖的负面性越来越凸显,越来越不合时宜,自80年代起残废逐步被残疾所取代。当下,人们开始顺应一种有关残障概念的新的进步和发展,质疑残疾这个称谓的片面性及其效应的呼声越来越响。伴随着这个过程,有关残障的话题从避讳、躲闪、怪异变成坦然、从容、自然。残障者及其相关机构,也从角落走向台前,从被动的客体向主体转身。在这个过程的背后,一直围绕的是这样几个密切相关的问题: 纠结残障的称谓仅仅是因为这个词所代表的群体过于敏感?为什么时常会有“公众用残疾这个词残障本身没有负面的意思,何必那么介意”等等的反应?名称和概念在整个社会结构建构中起着什么作用?追求概念的进步所遇到的主要障碍是什么?你、我携带和加深这些障碍吗? 归根到底,我们了解残障并且愿意了解吗?

残障,是一个朴实、直白、坦然而真实的词,体现的是对功能差异和局限的平常心,敦促的是一个对人人有益的社会环境的改善和认识提升。简而言之,残障即个体差异(残)+外部障碍。外部障碍包括社会环境和负面态度。有人避讳“残”字,有人坦然地说残是一种客观状态,无需遮盖或回避,应以平常心看待。这样的斟酌本身就是一件好事,澄清是非,促成了解,改变认识。问题的焦点在于残障这个词语的内涵是指绝对的个人问题还是个人经历在社会中的折射;它是一成不变的个人状态,还是不断演变的社会构成;还有解决相关残障问题的着眼点应当在哪里;残障人及其机构应该担当什么样的角色作用,等等。科学地说,残障无疑是个演变的事物,体现的是一个从强调个人缺陷的绝对性然后施以纠正或补偿,到逐步开始客观全面地思考在社会的框架下功能的局限最终所能呈现的综合结果,以及这种结果在个人和社会两方面的体现的过程。这个过程中,有很多残障的模式在起着作用。其中最主要的是看待残障的个人模式和社会模式。那些看待残障的观点或视角之所以被称之为模式,是因为模式是把理念和想法变成实践和行动的路径。有关残障的模式起的正是这样的作用。因此,模式绝非只是动动嘴皮子,随意转转脑子,动动心思,无关紧要,可以不必在意。相反,一种主导的模式,一直在潜移默化地渗透、影响, 无处不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主导的功效和力量,其影响力能渗透到各个角落,包括相关理论和实践。

残障的个人模式强调的是一种残障的个人悲剧色彩 , 定义残障为所谓个人“缺陷”和非正常状态,是造成残障个人不平等处境的主要原因,把解决残障相关问题的策略不适当地主要聚焦在医学手段上。这个模式要求残障人作为客体被动适应环境,侧重于以对残障人进行修正和补偿为目的的绝对的医学干预和控制,目的是使之“正常化”,从而获得进入“主流”的资格,否则就做照顾性质的特殊、隔离式的安置,将他们排除在系统之外。残障人被想当然地划分为的“另类”。 以这种模式为主导的环境中,残障人作为一个群体普遍遭受社会结构性歧视。社会系统各个方面的隔离和排除性安置具有相当的合理性,被普遍认为最符合残障人的特殊性和需要,甚至在这种环境中的残障人及其家长都这么认为,严重影响他们认识和表达自身需求和愿望的能力和机会。解决残障问题的专业系统主要由医生、理疗师、特殊教育老师等以功能补偿为目的的人员为主导,着眼于 “缺陷”矫正。这样的一种视角和干预手段,不知不觉地把残障人造就成依附和没有能力的“负担”,长期误导和形成社会对残障者的刻板印象, 导致对残障人整体的偏见和歧视, 使得残障群体的负面处境广泛被合理化, 在这个过程中,残障人所处的社会环境中普遍存在的障碍和看待残障的负面态度往往被忽略。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