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二)-《中国残障人观察报告2015》之社会模式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崔凤鸣   2015.12.07 13:44  浏览889

转载本文请注明作者出处


《中国残障人观察报告2015》自2015年12月3日起,由《有人》杂志微信公众平台独家发布,并陆续发布后续完整内容,敬请期待!

2015年12月4日为序(二)

12月5日,发布《中国残障人观察报告2014》回顾


序(二)


与残障的个人模式相对应的是残障的社会模式。社会模式定位残障,作为社会的存在现象,是社会的构成。它并不否认残障者的功能局限和不同特点,但确认残障是功能局限和社会环境相互作用的综合结果,唯有客观地透过社会和文化的框架才能全面了解和定义残障。社会模式还原残障是人类常态和多样性的一部分,认为有关残障的问题是社会对个人局限的回应所造成的,强调环境中的障碍和错误态度导致残障人作为一个群体不必要的隔离和边缘化,认为把残障人作为群体的处境归咎于个体的功能局限是片面的。残障既然是社会构成,那么社会应当承担消除障碍,改变落后观念,维护残障人权利的义务和责任,提升残障人及其代表机构作为残障事物主体的认识。残障的问题就应该在多学科和跨学科的专业发展路径下,由包括各类专业人员在内的综合系统来承担,以残障人为主体,在尊重和了解残障群体的特性和需求的科学基础上,做系统的安置,用平等的机会和保障让残障人享有独立、有尊严的生活,允许他们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和能力表达、参与和贡献,促成一个对人人有益的融合社会。

综上所述,残障的模式的影响是深远和广泛的涉及到法律和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公众对残障和残障群体的认识,残障群体及其家庭对自身和环境的认识,服务和资源的分配和提供,以及专业系统的发展和专业人员团队的角色作用定位和相互关系的建立。


残障的社会模式自20世纪80年代被提出之后,一直弱弱地游离在学界的讨论中,直到以残障的社会模式为框架、以人权为原则的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的出台和相继在各履约国的推广和落实,政府的支持,残障人及其机构的积极响应,残障的社会模式才开始产生社会改变。正如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先生200612月指出:“《公约》是一部卓越的、有前瞻性的文件,在着重残障人权利的同时,也针对社会这个整体。在残障中生活的人们,往往被看作是尴尬的。他们充其量是接受居高临下的怜悯和救济的对象。在书面上,他们和其他人享有同等的权利,但在现实中,他们的机会却被想当然的剥夺了。”

《公约》所强调的概念演变以及能够带来的社会变化是我们所共同期待的。概念演变的过程同时逐步促成以下几种主要变化。首先,残障从主要被看作是个人的悲剧和问题,主要依赖于医疗的干预和纠正还原为社会构成,需要从社会的层面来综合对待;其次是随之而来的残障人身份的变化,从被当作病人、不正常或有缺陷的人和需要被动地领受救济和福利安置的客体,还原为人类多样性的一部分,成为参与和引领与自己相关事务的主体,有作为平等的公民参与社会事务的权利和义务;再次,就是解决残障相关问题的专业系统的定位变化,由主要针对个人的缺陷补偿的医疗专业系统为主逐步开始向从残障的社会性这个主要层面来进行全面的专业系统构建转变。最后,从内容上来说,残障问题成为跨学科、多学科的领域,向长期忽略这个议题的社会各个方面渗透,成为人类研究和实践的有机组成部分。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欣喜地看到一种悄然、可喜的变化,一群奇葩似的残障人,带领自己的机构,跌跌撞撞地、不安分也不客气地担当起作为主导的残障专业机构的责任,以他们独到的眼光和思路,向我们原汁原味地展示我们身边发生的有关残障的那些事。他们的专业化发展,是希望,是必然,更是必须。这是我们看待这个残障观察报告的出发点

关注残障,了解残障,为什么? 最先给残障的社会模式命名的英国专家Michael Oliver说过这样一句经典和发人深省的话:“相关研究的目的不在于把没腿的变正常……,而是营造一种社会环境,使得有没有腿都是不相关的问题。”我们期待我们生活的环境把残障和其他类似的现象看作一种常态和人类多样性的一部分,而不是特殊和怪异的现象。刻板印象其实是一种桎梏!我们希望一个学生走进校园的那天不会为看到一个有残障的伙伴或有残障的老师而吃惊。我们当明白,问题不在于有残障学生或老师老师的出现,而在于吃惊本身。我们希望通过不同的方式和途径追求美好生活的目标和愿望能够被支持和尊重,因为没有人有资格说什么人不配有生活的目标和愿望。残障者所需要的,就是能够按照自己的身心特点活出最好、独有的自己。成就他们,是对社会的贡献。

崔凤鸣 博士

哈佛大学法学院残障发展项目中国部主任

2015年11月25日于北京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