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报告回顾-《中国残障人观察报告2015》之来了,一加一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崔凤鸣   2015.12.07 13:57  浏览691

转载本文请注明作者出处


《中国残障人观察报告2015》自2015年12月3日起,由《有人》杂志微信公众平台独家发布,并陆续发布后续完整内容,敬请期待!

2015年12月5日发布《中国残障人观察报告2014》回顾

12月6日发布十大关联词(一)


来了,一加一


2014年的报告,就像一个被一群没做过爹妈的人急吼吼地催生出来的不太足月但机体已足够健康的婴儿。当这群父母怀着兴奋、忐忑、自信、激情和期待,勇敢地把这个初生的成果捧到大家面前的时候,可能没有完全想到,他们的这一举动,在我国的残障权利意识觉醒的过程中翻开了一个怎样的一个新篇章。

长期以来,在全球,因为残障的个人模式的广泛而根深蒂固的影响,残障者作为一个群体,一直被想当然地看作被动适应环境的客体、接受修正的病人、能力受损的弱者和主要需要被关爱和救助的对象。他们缺乏平等的学习、发展、提升和实现的机会,使得他们理应作为平等的伙伴,能够充分理解和表达自身的需求和特点的关键角色作用受到很大限制。因为偏见,他们以不同能力和方式发展、展示和参与的可能性和必要性被当作让人不舒服的和可怜的,长期被公众忽略。他们的这种处境和状态无疑对残障事物的发展是有害的。

事实上,他们才应当是相关自身事物的主体,作为所有关注残障发展的人们的核心合作伙伴,甚至是引领者和专家,对于在残障方面提升自己和教育外界了解残障及其相关事物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这种责任和义务,要求残障人及其代表机构要成为残障事物的专家和专业团队,也要求社会开放和滋养一种空间环境,成就这种相得益彰的理想状态和事半功倍的好事。这份2014年的初生儿似的报告,正是这种好事偶然中的必然显现,是一种展示,告诉人们,残障者有兴趣、能力和意愿担当;更是一种真诚的邀请,邀人们在加深了解残障和社会发展的旅程中对话和碰撞。

笔者认为,2014年的报告最突出的体现是作者们对残障事物发展的直观敏锐的察觉和捕捉,深度的体验和感受,以及残障者独有的眼光和视角。报告反映出作者们对残障的权利发展有更广阔的视野,也有对现实的客观定位和思考。理念方面无疑是非常先进的,这一点,在概念的罗列,关键词的取舍和称述,各种相关领域的介绍和评判的内容上都清楚的呈现。他们对残障作为一个行业的各种发展趋势的肯定和否定微妙地反应出他们关注整个事业发展的健康心态和纠结,这些都是非常可贵和真实的。

然而不足之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之前受到他们的邀请给他们的初稿提建议的时候,我在对内容做了具体的修改建议的基础上也指出:“总体的感觉是,好的点很多,但语言不够清楚到位,逻辑也需要再调整。”作为一个研究残障领域的专业人员,也凭着与他们相伴成长的宝贵经历,我能够从字里行间琢磨出他们努力试图表达和传递的想法,但报告的文字表述有意无意地出现很多含糊不清的地方,仿佛欲言又止,且自相矛盾;也仿佛大都清楚,又不够精确。对残障行业的未来发展的定位也反映出很多游离和困惑之处。在专业程度上,作者们对精彩纷呈的残障事件的具体现象敏感抓捕和深层次的专业脉络沉淀分析之间存在一定的距离,两者还不能适当对接。对于先进的残障理念在教育、就业等重大领域的实践的具体体现和落实方面的表述,有模糊不清和摇摆不定的地方,可能造成专业引领的困惑。对自身作为残障自组织的角色定位有认同,也有迷茫。这份报告的作者们在多大的程度上能够在报告中体现残障群体的综合认识,报告没有确定地告诉读者。

无论如何,这样的回顾目的不是为了说2014年报告的是与非,而是希望承前启后,把读者从一年的报告这个点带到一个重要的进程中,这个进程就是残障者及其代表机构作为事业主体的专业和能力发展进程。这是事关他们的事情,也是他们和残障相伴中日积月累的生命体验,是所有相关研究、政策和实践的基本出发点和依据。2014年的这个初生的婴儿既是像前面开始所说的是个早产儿,又是个难产儿,TA早该出来了,也终于出来了。

以上我所说的报告突出的优点体现的是唯有作者们作为残障群体的一员所独有的价值,是需要得到认可、欣赏和支持的。而那些遗憾的地方却不是他们能够独立完善的,需要一个融合的支持体系共同解决。在写这篇回顾的时候,我再次翻开2014年的报告仔细阅读,从中我感受到的依然是和一年前初读时同样的震撼和力量。我看到的是一个报告,又不仅仅是一个报告,语言顿时难以表达我所想的,同时也好像理解了为什么报告的作者们当初不能完全把自己想说的表达清楚。废话少说,让我来邀请你们和我一同走进2015的报告中。


崔凤鸣 博士

哈佛大学法学院残障发展项目中国部主任

写于旅途中

2015年11月9日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