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突破-《中国残障人观察报告2015》之【残疾人就业保障金】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一加一   2015.12.28 10:24  浏览952

转载本文请注明作者出处


《中国残障人观察报告2015》自2015年12月3日起,由《有人》杂志微信公众平台独家发布,并陆续发布后续完整内容,敬请期待!

2015年12月19日发布三大突破之久违的突破第二部分——【残疾人就业保障金】

12月20日发布三大突破之适时的突破第一部分——【特殊教育教师专业标准】


三大突破

《突破》,是36年前的一部奥斯卡获奖影片,讲述了这样的故事:4名高中生活刚刚结束的青年人毕业即失业,在风起云涌的大时代背景下,其中1人突然决定要当一名自行车赛选手,为了实现梦想,将一切反对和质疑置之度外,勇敢面对一连串的挫折和失败,坚定行走在自己的道路之上,甚至不惜为此与父亲决裂……

2015我们选择“突破”一词在这一视角下残障人、残障政策、残障人事业如同这部主旋律青春励志片中的男主角,同样行走在社会的边缘,即将踏入同时又畏惧这一步渴望尊重却又怯于表达,试图奋发图强却找不到努力的方向

何止是残障我们每个人、每个领域都曾有过这么一个过程成长的历程也始终如一,只是每个人都永远行走在寻找自己的道路上,寻求突破。


久违的突破

突破,用于股市术语,意指股价经过一段盘档时间后,产生的一种价格波动股价向上突破阻力位。

2015,中国残障领域的某些政策即便曾经如同磐石般坚硬,即便曾经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即便曾经耗无数残障人泪血干,经过长期盘整后,终于迎来向上突破。无论是反弹、还是反转,中国的残障者们面对久违的突破,都会一往无前投身其中,享受久旱逢甘霖般的畅快。


【残疾人就业保障金】

201599日,国家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中国残疾人联合会联合发布《关于印发〈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的通知》(财税[2015]72号,自2015101日起施行),对残疾人就业保障金(下文简称:残保金)的征收、管理、使用相关政策进行了调整。

终于改了!历经20年,残保金,这一事关国内8500多万残障人劳动权利和生存发展的重大政策,自上世纪90年代初推出并实施以来,对促进残障人就业、推动中国残障人事业发展,发挥了重大影响。如今,它迈出了久违的步伐。

在上世纪90年代之前,中国残障人就业的主要方式是集中就业,即被安排到政府兴办的福利企业。随着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福利企业遭遇市场竞争的挑战。1996年后,其数量逐步减少,不少企业发展艰难,安置残障人的能力下降。从1990年开始,中国倡导按比例安排残疾人就业的制度,无法安排的企业则罚缴残保金当时,残保金由各地残联征收,但力度很弱,征收效果并不理想。自2004年起,全国各地的残保金由残联改为地税部门代征,亦有地区由社保部门代征。征收主体的变化使残保金的征收得到了空前飞跃,企业漏缴、拒缴的局面大为改善,各地残保金征缴数额骤然增加。

然而,金额的增加并没有带来残障人就业情况的明显改善,企业宁愿缴罚款也不愿意雇佣残障人即使在安排了残障人就业的企业中,“挂靠”现象也十分普遍,即企业与残障人签订劳动合同,按最低工资标准发放待遇,残障人不用到岗上班,并且买卖残疾人证,市场上居然有了明码标价。更为尴尬的是,大量的残保金实际的使用效率以及残障人职业培训的效果并不高,使用情况也不透明,成为残联系统不能说的“谜”,残障人心中说不出的“痛”。

多年来,无论是学术界、残联、民间机构、残障人,还是政府、企业等等各方人士对残保金均有微词,解决残保金现状的建议也各执一词,并没有完全统一。有的说,对不安排残疾人就业的用人单位课以更高额度罚金;有的说,使用情况去向模糊,造成无人监管;有的说,评估体系过于功利,重人数轻效果;有的说,1995年财政部颁布的《残疾人就业保障金暂行规定》里规定5个的支出使用范围太局限,已经不适合发展需要,呼吁政策放开。残保金改革的呼声,尤其在最近几年里一浪高过一浪。

如今,时针指向2015,“十二五残”规划的最后一年,残保金新政千呼万唤始出来翻看这一版的残保金政策,我们惊喜地发现,在招收重度残障人就业、为小微企业减负以及残保金公示制度等方面都有了不小的创新和变化。当我们喜悦和欢呼过后不禁要问:为什么一条政策要等那么多年才得以修订?这20年是中国经济、社会、文化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20年,中国残障事业伴随其中,作为与残障人发展、社会经济最为密切相关的残保金政策,修订和改革的道路必然异常艰难。

钱,这个重要指标在过去20年起到耐人寻味的作用,尤其是在经济高速发展过后,残保金征收越来越多之后,面对如此巨大的、充满直接利益的诱惑,每一级残联的每一位主管残保金的人都陷入了难以自拔的挣扎。此外,社会上与残联相关的公司乃至公益项目,同样也蹭在这种诱惑周围,久久不愿离去。的确,面对如此诱惑,我们要有怎样大的定力才能清醒,更何况这一”就需要20年。

态度,这个重要指标在过去20年也起到不容忽视的作用。过去没钱的时候,做残障人工作的政府官员和残联工作人员,四处高呼重视残障人工作,充满态度。等到有钱的时候,该怎么花得有效,怎样残障人才能更为受益,怎样接受社会和公众监督,更加需要态度。一句话,你用什么角度看待残障,就会做出何种工作!

钱与态度,哪个更重要?这个永恒而纠结的话题,正如那道古老而充满哲理的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比如,莫非是因为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莫非是因为残障人工作那么费钱,所以要等有钱之后,我们才能去做!这样的纠结和争论如此熟悉,无数的例子上演在变革发展的中国各个领域。

残保金政策久违的突破一项政策的尘埃落定,是综合因素的作用,是多方力量平衡妥协的结果,是各方开启新的较力的起点。无论怎样,我们已经有了《残疾人权利公约》做引领,未来更多的挑战该如何去破解,我们有信心。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