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时的突破-《中国残障人观察报告2015》之【特殊教育教师专业标准】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一加一   2015.12.28 10:25  浏览916

转载本文请注明作者出处


《中国残障人观察报告2015》自2015年12月3日起,由《有人》杂志微信公众平台独家发布,并陆续发布后续完整内容,敬请期待!

2015年12月20日发布三大突破之适时的突破第一部分——【特殊教育教师专业标准】

12月21日发布三大突破之适时的突破第二部分——【辅助性就业】


三大突破

《突破》,是36年前的一部奥斯卡获奖影片,讲述了这样的故事:4名高中生活刚刚结束的青年人毕业即失业,在风起云涌的大时代背景下,其中1人突然决定要当一名自行车赛选手,为了实现梦想,将一切反对和质疑置之度外,勇敢面对一连串的挫折和失败,坚定行走在自己的道路之上,甚至不惜为此与父亲决裂……

2015年,我们选择了“突破”一词。在这一视角下,残障人、残障政策、残障人事业如同这部主旋律青春励志片中的男主角,同样行走在社会的边缘,即将踏入同时又畏惧这一步渴望尊重却又怯于表达,试图奋发图强却找不到努力的方向

何止是残障!我们每个人、每个领域都曾有过这么一个过程成长的历程也始终如一,只是每个人都永远行走在寻找自己的道路上,寻求突破。


适时的突破

突破,用于篮球术语,意指篮球运动中,持球,在运动中使身体摆脱对方球员的防守,从而在更接近篮筐的同时创造出利于自己投篮的空间。

2015,中国残障领域所出台的一些政策、法规以及行业标准,没有受到以往摇摆与不确定发展方向的影响,目标和方向明确,解放固有观念的束缚,带球过人,摆脱防守,适时突破,为残障领域的发展创造出巨大的想象空间。


【特殊教育教师专业标准】

2015821日,教育部印发《特殊教育教师专业标准(试行)》的通知[教师(20157],其目标是为落实《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要求,进一步完善教师队伍建设标准体系,引领特殊教育教师专业成长,促进特殊教育内涵发展。

2015,我们没有在2014时看到《特殊教育提升计划(20142016年)》的喜悦,也没有等到《残疾人教育条例》的修订通过,等到却是这份教育部发的专业标准,失望之情难以言表。然而,随着仔细阅读这份篇幅不长的专业标准,我们逐渐发现其中藏有玄机。

该标准第二段,就给特殊教育教师一个明确定义,即指在特殊教育学校、普通中小学幼儿园及其他机构中专门对残疾学生履行教育教学职责的专业人员,要经过严格的培养与培训,具有良好的职业道德,掌握系统的专业知识和专业技能。这里的重点在于,对特殊教育教师的定义第一次将融合教育理念在定义中体现,普通中小学幼儿园及其他机构中专门对残疾学生履行教育教学职责的专业人员

长期以来,无论是政府、残联,还是教育系统,提到特殊教育教师,我们的语境和内涵都框束在狭义的特殊教育机构,简单而言——为残障儿童上学开办的公立特殊教育学校,并没有涵盖现在这个定义的内容这是典型的隔离式教育所塑造的结果也是社会大众对残障人、残障儿童的歧视和过度关爱延伸到Ta们的教师身上的主要表现。

虽然特殊教育教师队伍的建设备受关注,2012年《教育部等关于加强特殊教育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2014年《特殊教育提升计划(20142016年)》相继出台,但20132014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全国特殊教育学校2014年比2013年增加67全国招收特殊教育学生2014年比2013年多0.47万人的前提下,特殊教育学校专任教师2014年比2013年仅多增加0.24万人,特殊教育教师的人数增长是残障学生增长数量的一半,这还不包括在普通小学、初中随班就读和附设特教班招收的学生,特殊教育教师的从业人数远远达不到发展的需要。本标准扩大对特殊教育教师的定义到融合教育,可以预见未来教师的缺口会更大。

我们无须对这份专业标准再进行深入解读,仅此一点,我们已经被教育部制定这份专业标准的用心良苦所打动。

众所周知,2013225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决定,将《残疾人教育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全文公布,征求社会各界意见,以便进一步研究、修改后报请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从那以后,江湖再无《残疾人教育条例》的任何确切消息,这份1994年颁布实施的条例,时至今日,也有21年之长,难不成是下一个残保金政策的命运,被列入我们明年“久违的突破”部分

此外,自从2010年中国政府第一次向联合国递交《残疾人权利公约》中国履约情况的国家报告之后,联合国就对中国推行隔离式的特殊教育学校建设提出关切,这和国际上早已达成共识的融合教育相背离。并无数经验表明融合教育的普遍推行并不与该国经济发展直接相关。当时我国政府的解释是我们也在有条件的地区推动随班就读。但是,但这并不是辅以特殊教育专业服务的、真正意义上的融合教育,其推行的效果自然也不理想。这也是后来直接导致《残疾人教育条例》的修订以及后续一些政策法规的出台的原因。

2015出台的这份专业标准,正是基于融合教育的理念和发展方向,在本年度无法促成《残疾人教育条例》通过的背景下,先行将特殊教育教师的定义在专业标准中拓展,符合未来的要求,不造成政策、标准出台即落后的情况发生。这种审时度势,这种深刻用意,这种适时的突破,让我们明确收到中国政府传递的信号,中国残障受教育权利的保障,未来将剑指融合教育,为残障人全面社会融入打开空间!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