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有人,有担忧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蔡聪   2016.01.07 10:51  浏览1337
摘要:有人担忧自己重蹈覆辙,因为残障人的隔离式教育,质量不佳;有人担忧白费功夫,还有普通高校招生体检工作指导意见拦路;有人担忧形式主义,因为即使进入学校,没有相应的支持,形似神不似;有人担忧前途渺茫,毕业了,还有就业歧视等着残障人。

每逢第二季度,有人无法避免的话题都是高考。谁让残障人士的高考一直是个问题呢。

2014年,教育部1号文出台,有人,感谢不已;有人,闹腾不已。一切落幕,最后回归到,有人,真正上学了嘛?

2015年,残障人普通高考管理暂行规定的出台,有人,准备好了;有人,想试一试;有人,仍有担忧。

每一次突破,都是下一轮挑战的开始。

2015年的4月,有人化名郑清,将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告上法庭。原因是学校以其患有血友病为由,取消了其学籍。实际上,这并非是第一例罕见病人士被学校拒之门外。

与此同时,残障人们又迎来了写入法规中的高考合理便利。可谓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但忧虑的绝对不止被学校拒之门外的残障者。面对普通高考,有人担忧自己重蹈覆辙,因为残障人的隔离式教育,质量不佳;有人担忧白费功夫,还有普通高校招生体检工作指导意见拦路;有人担忧形式主义,因为即使进入学校,没有相应的支持,形似神不似;有人担忧前途渺茫,毕业了,还有就业歧视等着残障人。

因此,当有人欣喜于突破,有人沉湎于创举,也有人已经尝试新的开始。

8名视障学生,走到台前,在媒体审视下,进入高考考场,备受瞩目。因为看不见与看试卷的冲突。走出考场的他们,更希望听到的是,有人开始谈论,真正的融合教育支持体系的建立,而非是用口水与关注将他们包围,却没有人告诉他们,有没有大学愿意“收留”,即使有大学“收留”,教材从哪里来,生活往何处去。有人,不想红,只想好好学习,像其他人一样好好学习,平凡生活。

但时代把他们推到了风口浪尖,当有人身后有过来人的羡慕,未来者的期待时,就无法再选择平凡。在勇敢与观望中,他们选择了勇敢,即使还没意识到自己应有的担当,也已值得我们敬佩,然后思考,如何给他们更大的努力与支持。有人,如果要行动,不是赞扬,而是推进下一步的工作。

同时,我们也不能忽略郑清,遗忘还有更多没有选择的残障者。因为一个简单的原因,因为一份对残障的不了解,因为一时缺了一种担当与胸怀,因为不想负起本该有的责任,有人,就只能失去了平等。

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教育的意义又是什么?

有人欢欣鼓舞,那只是一时。有人满怀担忧,踽踽前进。有人期待,教育,不再是为了将人分出三六九等;有人向往,教育,可以让每个人的潜能,得到最大程度的开发与发挥。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