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罪犯”与“残障”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汪玉容   2016.02.04 16:18  浏览1106
摘要:在此先给大家分享一个关于“中国梦”,关于监狱的段子。话说自从习大大提出了“中国梦”,五湖四海便纷纷开启了做梦模式,四川有四川梦,河北有河北梦,湖南有湖南梦,就连监狱也有监狱梦。为了让梦做得真切,监狱门口贴上了对联,上联:人民罪犯人民爱;下联:人民罪犯爱人民。为了庆祝他们的梦,监狱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晚会,开场第一个节目:大合唱《团结就是力量》。

在此先给大家分享一个关于“中国梦”,关于监狱的段子。话说自从习大大提出了“中国梦”,五湖四海便纷纷开启了做梦模式,四川有四川梦,河北有河北梦,湖南有湖南梦,就连监狱也有监狱梦。为了让梦做得真切,监狱门口贴上了对联,上联:人民罪犯人民爱;下联:人民罪犯爱人民。为了庆祝他们的梦,监狱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晚会,开场第一个节目:大合唱《团结就是力量》。

讲这个段子的人是中央党校的一位教授,听这个段子的人,有街道的领导,有社会工作委员会的领导,还有各个社会组织的负责人及工作人员。当这个段子被这位教授在北大讲堂上讲起时,真是博得笑声一片啊!我也毫不例外得被逗乐了。

这样一个引人发笑的段子,我怎能独享。都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于是我便逢人就说,肆意扩散。听众们也都乐在其中,我便更加忘乎所以,继续传播。当我正酝酿着要向一个律师朋友传播时,突然就意识到他的职业“律师”,又是一个突然,就意识到,前段时间在《超级演说家》中夺冠的林正疆律师的一番发人深省的演讲——《正义的温度》——一个罪犯的独白和一个律师的情怀。

那是一个因偷窃被起诉,就此和林律师结下不解之缘的年轻人。从九年前的偷窃案到后来八年前的诈骗案最后五年前他成了抢劫犯;从一个青春飞扬的少年变成一个落寞苍白的青年。是什么让他越陷越深?且听听他的独白。

“就算我有勇气改过可是也没人有勇气接受我,我犯过罪再回到学校就像是个异类,我想好好做人,可是学校里谁的东西不见了老师同学就怀疑是我拿的,我说不是他们就逼我打开书包让他们搜,搜不到东西不但没人要跟我道歉反而还在我背后议论纷纷,邻居家里遭小偷警察也跑来我家问是不是我干的,家人总是骂我说我给家里丢脸是个不孝子,毕业后出社会连一份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我的脸上好像被刺了不是好人四个大字,永远都翻不了身,最讽刺的是当我跟那些以前一起共同犯案的朋友混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反而比较轻松,因为至少他们没有看不起我。”

再看看这个律师的情怀:“刑满释放人员再度犯罪始终是法制社会的重大课题,扣除某些病态性质的案例其他仍然有许多只是一时糊涂,并且已经付出代价的出狱人员他们渴望改过自新,但却在这个社会的许多角落普遍受到歧视,人们习惯认定他们是坏人,往往直接把他们拒于门外,然而各位对他们施加的歧视让他们走投无路的结果到头来等于是逼他们再度走上犯罪的道路,再度伤害我们也伤害社会。”,“不要剥夺他作为一个人的尊严与权利,但愿真心改过的朋友有一天证明自己获得重生的时候我们可以对世界说一声He’s not bad, he’smy brother. 他不坏他是我兄弟,让正义的温度因你我而真实存在。”

想到这里我不禁收敛了笑容,随即而来的是惭愧与懊悔。曾经,我也享受过类似待遇。我的脸上仿佛也被刺了“残疾”、“独眼龙”、“瞎子”甚至“残废”的字眼;被老师、同学甚至家人看不起;被一些企业、机构歧视。也很讽刺的是,只有跟残障同胞们在一起,才会感受到平等与轻松。

我有梦,一般被人们说成是“身残志坚”,可能是鼓励,可能是惋惜,可能是嘲笑。但他们的梦呢,却永远只换来轻蔑一笑。更可悲的是,我一直觉得我被贴上了“残障”的标签,却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也犯着同样的错误,作为同样遭受过歧视的我,听到“人民罪犯人民爱;人民罪犯爱人民”时,也轻蔑的笑了,且到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的无知,赶紧面壁思过去吧!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