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树欲静,亲不在—我的病中时光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刘胜秀   2016.02.23 16:58  浏览952
摘要:现在,我只能把最好的爱给读初中的女儿。我要给她讲,生病其实是一件可以辩证看待的事情……


女儿最近发烧、咳嗽,可她一节课也没落下,这有点像当年带病上课的我。所幸的是,女儿很快康复了。当年脚疼的我坚持去学校,上课时却趴在桌上振作不起精神。老师便背我去附近的医院看病。

这一病,病得不轻,化脓性骨髓炎引发的败血症差点让我去见了阎王。当我挣扎着逃出死亡之井,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看到的是母亲含泪的微笑,父亲慈祥的笑容。他们买这样买那样给我吃,那些平时吃不到的零食,比如硬牛利、酥心糖等放在眼前,我却没有胃口。于是就想,以后病好后也有这么多好吃的就好了。

听说我病危,院里的大妈们都拥到病房前来看望。听妈妈说,杨妈甚至为我处于死亡的边缘而心疼得直掉眼泪,怨上天怎么不长眼,要让我这样一个活泼可爱、不满十岁的小姑娘遭受苦难?学校的老师也跑来看我,给我鼓励和安慰。同学们到天池山搞野炊,也没忘把自己包的抄手给我送到医院来让我分享。

记得那年“六一”,院里的伙伴们到我家来联欢,陪我度过了一个难忘的节日。他们事先把我的床布置了一番,以营造节日气氛。晓英把在白纸上写好的“庆祝六一”四个红色大字用线牵好系在我的床柱上,还在床柱两边分别系了两个小气球。当天下午,他们带来了糖、瓜子等食品,也带来了各自准备的唱歌、舞蹈、口技、笑话等节目,更带来了欢笑与友爱。在齐唱《让我们荡起双桨》时,有一会儿,我鼻子发酸,因为我天天坐在床上,无法像同学们那样“做完了一天的功课,让我们来尽情欢乐”!可是我不能表现出失落,有大家的陪伴我该高兴才对。于是,我调整好情绪,朗诵了自己从《少年文艺》上摘录的诗《我是一朵小花》:我是一朵小花,长在荒坡路旁。依偎在大地妈妈的怀抱,沐浴着雨露阳光……

伙伴们散了,我还在回味那欢乐时光。他们都去学校了,我却不得不在家继续让父亲请来的医生为我治病。有时,我常望着窗外的树影发呆,想从前能蹦能跳的日子能否重现?我在病床中思念学校和同学而泪水涟涟。为解除我病中的孤独,父亲给我借回一大堆小人书和《三国演义》《水浒传》《家》《春》《秋》等书,妈妈也从不多的伙食费中节约出钱来给我订阅《少年文艺》《电影故事》等杂志,有书相伴我又是快乐的。我在书中感受真善美,品味别人不一样的生活和更为丰富、广阔的人生,我在书中增长了见识,开拓了视野。于是,我喜欢上了阅读,也喜欢上了在本子上涂抹自己的心情。我甚至想将来要为妈妈和自己写传,让妈妈为我骄傲和自豪。

三年的病中时光,最应感谢的是母亲。是她在我两次大手术后整夜守护我,为我打扇、端屎端尿、洗衣擦身,无怨无悔;是她在我想吃李子的时候,不顾夏天中午太阳的毒辣,专门去给我买;是她在医生给我换药时,抱着我,给我安慰,让我做一个勇敢的孩子;是她在我百无聊赖的时候,捉螳螂给我养,为的就是让我高兴;是她没把钱花在算命、求佛之上,而是用这钱给我订了一季度一季度的文学杂志……

生病,只是暂时的,在病中感受到的亲情、友情、师生情、邻里情却是不能忘的。残障,只是身体不便,我们的精神却是完整的!能够坦然面对自己的残障,像平常人一样去学习、工作和生活就是幸福的!当我实现了童年的愿望——出了一本书时,母亲的病情却加重了。我真想多陪陪她,让她高兴、安心,让她不觉孤单,可是,要上班的我却不能时时陪在她身旁。在我们全都上班的时候,母亲却离开了我们,怎不让人痛彻心扉!

现在,我只能把最好的爱给读初中的女儿。我要给她讲,生病其实是一件可以辩证看待的事情……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